Yukirrrrrin

【内斯卡】有一个地方(下)

暗恋真是孤独啊…

cp:内斯卡





(四)

训练平淡无奇,内马尔倒也是每天参与。只是训练完后还要继续打工,这让内马尔有些力不从心。奥斯卡劝他停掉兼职,可这根本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嘛!他不大愿意让奥斯卡知道自己的境况,一方面也是少年的尊严,一方面更是因为,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就是属于奥斯卡无误。
内马尔对奥斯卡怀有一种微妙的感情。他很喜欢奥斯卡,连大卫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他就是唯独听奥斯卡的话。他觉得自己是喜欢奥斯卡的,但他又非常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去想——他是alpha,而奥斯卡也是,他们是不应该有这种感情的。
每天在更衣室里,内马尔都会看见奥斯卡的身体。脱掉衣服后的男人显得性感迷人,不算健壮的躯体却有着结实的肌肉。内马尔偶尔看见那条脊椎线延伸的弧度,没入被布料包裹住的部分,突然让内马尔心动万分。
那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吻着线条迷人的脊椎部分,手指在奥斯卡的躯体上来回抚摸。然后他们接吻,内马尔将自己蓄势待发的火热…
然后他就被吓醒了,浑身都是汗,裤子里湿漉漉的一片。
内马尔顿时觉得自己彻底没救了。

这些小心思,奥斯卡浑然不知。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队友的春梦对象,甚至还成了被迫承受的那一方。他还是和内马尔训练打闹,就像是最普通的好朋 友。
但只有一个人的感情已经变了味道。


奥斯卡明令禁止内马尔再去打工,内马尔嘴上答应着,当然还是我行我素。结果终于有一天晚上在停车场里碰见了那辆玛莎拉蒂,朝他亮着灯。
"你很缺钱?"奥斯卡把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睛凝视着前方,并没有看内马尔。
幸好他没有看。内马尔想。
内马尔坐在副驾上,侧着头,靠在玻璃上。他呵出的白气在玻璃上留下雾气,内马尔的眼前一片模糊。
过了很久他坐起来,冲着奥斯卡笑。
"要去我家看看吗?"他邀请道。

玛莎拉蒂在路口就停了下来,因为进不去。这是条小巷子,没有灯,在两栋楼之间,很窄。内马尔带着奥斯卡穿过去,鞋子踩着路面发出怪异的声音。
走了一会儿之后豁然开朗,出现了几排两层的楼房。内马尔从楼房外部的楼梯上去,和奥斯卡一起穿过仅亮着微光的走廊。
走廊上还有人。底层人士大多不会太早睡觉。刚接完客的妓女站在门前擦头发,浑身都是omega信息素和alpha信息素混杂的气息,令内马尔分外不适。他拖着奥斯卡快速从妓女面前走过,尽量不去理会妓女看向他们火辣辣的视线。
刚出完工的建筑工人查理和内马尔关系不错,他正蹲在门口煮面。看见内马尔他招呼了一句:"一起来吃吗?"内马尔摇了摇头,指着奥斯卡:"我朋友来找我了。"
他没去看奥斯卡的表情。是觉得新奇?还是惊恐?内马尔当然记得自己最开始在这里生活的感受,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未曾接触过的,这是个他根本不了解的世界。
最终他们站在了走廊尽头的房门口。

内马尔掏出钥匙打开门,房间里昏暗一片。内马尔打开灯,白炽灯照亮了屋里的陈设。这是个不大的房子,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卫生间,就是这么简单。大概是因为机电房改过来的缘故,客厅一侧有个巨大的落地窗。没有窗帘,从这里可以看见很远的一些灯火。
"如你所见,我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的人,"内马尔耸耸肩,"妓女和毒品就在我周围,或者是那些拿着微薄薪水的可怜家伙。他们住的房子比我还差,有的甚至要去公共卫生间。"
"奥斯卡,我也很想全心全意踢球,但我不是你们,我还得生活。"内马尔看着奥斯卡,他的笑容有点苦涩,"如果我不去打工,我连这种房子都住不了。"
他想起自己还在住别墅的时候,不用打工,但到了晚上只有一个人,开着电脑和暖气,还是不知所措。现在住进了小公寓,依然一个人,在没有打工的晚上,坐在沙发上盯着落地窗外面看,太阳渐渐落山。
父母逝世后,内马尔其实并不很在意钱的问题。人总是可以活下去的,但孤独却是难以避免。
任你逃窜,绝不屈服。

内马尔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但他不太想哭出来,太丢脸了。在长久的沉默里很多感情很容易被催化出来,只要一些思考,就足以让人痛哭崩溃。
然而内马尔突然感觉到一只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紧接着他就被奥斯卡紧紧诶抱在怀里。
奥斯卡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抱着奥斯卡,好像坚信这种拥抱可以传达什么一样。他是如此用力,几乎要把内马尔箍进自己的怀里。他的体温让内马尔分外温暖。
"哭吧,"最后内马尔听见奥斯卡语气平静地说道,"但不管有什么事,我一定在你身边。"

我一定在你身边。


(五)

最后在奥斯卡的干预下,奥斯卡家的公司给内马尔发放了贷款。"不要拒绝,之后有利息,要还的。"奥斯卡把银行卡交给内马尔,"也算是我的投资,我赌你绝对会成为超级巨星。"
内马尔叹着气接过银行卡,反正他永远也说不赢奥斯卡。
"话说,今天的比赛我要是进了球有什么奖励吗?"内马尔收起银行卡就开始打起小算盘,"队长大人?"
"你想要什么?"奥斯卡穿上球服,抬起手指拨了拨头发。
内马尔看着奥斯卡好看的侧脸,心里闪过一千种和奥斯卡亲密接触的方式。他当然有很多贪心的念头,也有很多想做的事,但他一点也不确定奥斯卡是不是也同样喜欢他。
奥斯卡对他好,更多就是朋友之间的那种,或许其中还夹杂着惜才什么的,但恐怕爱情的成分少的可怜,或者几乎没有。温柔的人是无敌的,他对你好得无可争议,却也好得无从下手。
"亲我一下呗?"内马尔随意说道,用看似轻松的语气试图掩盖其中的惊慌。
奥斯卡愣了愣。他原本就大的眼睛突然瞪大,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然后他突然笑了出来,抬起手打了内马尔一拳。
"笨蛋,你最近是不是看网上女孩们写的文去了?"奥斯卡笑得开心,"好好好,只要你进了球,我就亲你。"
内马尔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结果,这场比赛内马尔状态神勇,三度攻破对方大门。庆祝的时候他跳到奥斯卡身上,alpha抱住他问道:"你这么想我亲你?"
内马尔龇牙咧嘴:"全校女生的梦想!"
也是我的梦想。这是没说出来的。
奥斯卡没说话,只是大笑着抱住内马尔转圈。内马尔看见灯光在眼前闪烁,他抬起手臂,仿佛拥抱全世界。
他多么幸运,能碰见奥斯卡,这一切就像奇迹一样。他感受到奥斯卡的体温和汗水,真实的,就像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他一样。他爱奥斯卡,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无声息地改变着他。
"我爱你。"他小声地说道,很快淹没在欢呼的浪潮之中。

比赛结束后内马尔在更衣室里磨蹭半天,直到人都离开了,他才从浴室里走出来。奥斯卡已经换好衣服了,他拿着手机,坐在长椅上,似乎有些无聊。
"洗完了?"奥斯卡抬头看他,然后站起来,"走吧。"
"嗯,"内马尔眨眨眼,"说好的亲一下呢?"
奥斯卡仿佛有些无奈地笑了:"Ney,你到底是多耿耿于怀啊!"
他走到内马尔面前,按着内马尔的肩膀,慢慢地凑近。
内马尔感觉到自己周身都被那股薄荷阳光的味道包裹,这让他像个omega一样微微颤抖。他也闭上眼睛,感觉到奥斯卡的呼吸越来越近,最后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柔软甜蜜。但内马尔来不及过分品尝,奥斯卡就离开了他的嘴唇。"好了吧?Ney,"奥斯卡摸了摸他的脑袋,"叫你少上网,尽学坏。"
才不是学坏呢。内马尔在心里嘟囔着。
他背过身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好像还残留着奥斯卡的温度一样,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傻子一样。

"对了奥斯卡,你有在谈恋爱吗?"
"没有啊。"
"那有喜欢的人吗?"

"有。"内马尔听见背后的人这么说了一句。他猛地回头,意外地在奥斯卡脸上看到了一抹羞涩与不安。
"谁啦?"内马尔凑上去,瞪大眼睛问道。
"我不认识他,"奥斯卡倒是诚恳,"只是见过一次,但一见钟情。不过已经过了一年多了,没见过第二次。大概…是转学了吧?"
奥斯卡脸上并没有惆怅的表情,他的语气也始终平静。
"适合你的还有很多。"内马尔安慰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是失落还是庆幸,但这也许是更好的机会。

他应该说出来。


(六)

内马尔筹划了无数个表白的场景——他的一生都还没如此紧锣密鼓过。他觉得自己像个情窦初开的傻小子,为自己喜欢的人乐于完成一切。
他甚至很恶俗地用了一些小伎俩。比如把核桃敲开挖空,将小纸条装进去,再粘好,一共11个,正好是奥斯卡的背号,上面全是请人写的情话…诸如此类,当然都是平时的内马尔很不屑于去做的事情。
但对象一旦变成奥斯卡,这些当然都是值得的。

然而这个世界一定是不顺心如意的。就像内马尔准备好了一切,把奥斯卡约到家里来吃饭。而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奥斯卡就抢先说道:"Ney,我找到他了。"
"谁?"内马尔下意识地反问。
奥斯卡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我喜欢的人。"
内马尔愣住了。

其实这就是一个故事。就像盛大的婚礼,新郎是他最好的朋友,可新娘不是他。
内马尔和奥斯卡,原本应该和所有故事不一样。奥斯卡有他家的钥匙,在门口的花盆底下;奥斯卡帮他布置家里,他们一起去买墙纸,买家具,买了有雪白窗纱的窗帘,他们就像新婚燕尔。甚至他在奥斯卡的手机里都是绝对特殊的地位,手机铃声单独,甚至有快捷键设置。
但新娘不是他。
这像是喜剧,又让人笑不出来。其实大概从很早很早以前,内马尔就非常明白一件事情,奥斯卡,一点也不喜欢自己。
内马尔笑了笑,他把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那里头还装着一个小礼盒,里面有11个精心制作的核桃。
内马尔想,都不需要了。

即使他的手指因为细致的工作变得红肿,他无限期待,精心准备,结局却依然惨淡。


内马尔抬起头,他发现自己正在酒吧里,头靠着一个女孩的肩膀。女孩长得很漂亮,大概是个beta,正轻轻笑着,肩膀颤动。
"你醒了?"女孩感觉到肩膀上的声息,扭过头来,眼睛神采飞扬,"一起玩吗?"
"不了。"内马尔婉言谢绝。他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一时间混沌一片。
女孩牵住他的手。
"内马尔,"女孩抿了抿嘴唇,"我叫布鲁娜。"
布鲁娜野猫一样精致却性感的脸和奥斯卡完全是两种姿态,甚至连肤色都不大一样。但内马尔却没来由地想到奥斯卡,他满脑子都是那家伙笑着的样子。
但那是属于别人的。就像小时候看见很喜欢的糖果,虽然他很有钱,但在别人的手上,他永远都买不过来。
无论他如何努力,那也是别人手上的东西。被吃掉也好,坏掉也罢,那颗糖果的命运,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内马尔又看了布鲁娜一眼,他也牵住了女孩的手。

有些事情注定会变成遗憾。就像是那些没有送出去的核桃。纵然它们是无限的惊喜,但那也只是对属于你的人。
内马尔和布鲁娜交往了,那个漂亮又性感的姑娘确实令内马尔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他们也接吻做爱,在床上内马尔甚至不再想起奥斯卡。
好像那个家伙给他的烙印一点一点被抹去了一样,但内马尔知道,并没有。
他看见在黄昏的体育场,奥斯卡牵着那个人的手和他接吻。离得远他看不清奥斯卡的眼神,但那大概是极度温柔。
奥斯卡一直是这样。他温柔,偶尔腹黑,一点也不缺alpha的气质。这些性格在他身上很好地融合着,内马尔一直觉得奥斯卡是他心中的完美,完美到他如此渴求着他。
却最终什么也得不到。

内马尔想,人也许应该学会摆正自己的位置。比如他不去想那么多,他永远都会是奥斯卡最好的朋友。
他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突然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
"Ney。"他听见奥斯卡的声音。

这个在老工业区的小房子,连布鲁娜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有好看的夕阳,这个地方,只有他和奥斯卡知道。
"我要吃海鲜炒饭!"内马尔坐起来,冲着奥斯卡笑。
而那些没说出来的感情,就这样,全部遗忘就好。

因为有一个地方,只有你和我知道。我所要求的一切,这就够了。



END

评论(9)
热度(30)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