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内斯卡】有一个地方(上)

简介:be my friend友情向番外,奥斯卡哥哥和内马尔。
飞机上写完的,已完结,明天放下。



有一个地方,只有你和我知道。



(一)

内马尔在学校旁边的餐厅里吃完了一整份海鲜炒饭,又喝了一大瓶啤酒——这些可是足球运动员的禁忌,不过他还是毫不在意地做了。
前几分钟他还和他的女朋友——或者说前女友——其乐融融地吃着饭,然后他随口说了一句"圣诞节大概不能陪你过了",女朋友立刻变了脸色。
但其实也不至于剑拔弩张,如果他不说出那句"我有比赛要踢"的话。

"比赛,永远都是比赛!"女友勃然大怒,"我永远比不上那颗破球!我真搞不懂,你又不去训练,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在比赛上?"
内马尔一点也不想多说什么,他依然低头吃着饭,嘴里嚼着东西含含糊糊地说道:"你确实比不上足球比赛的吸引力。"
这句话太管用,女友掉头就走。

内马尔不认为球赛和女友是不可兼得的东西。他虽然消极逃避训练,也不甚注重管理饮食,但对于足球的热爱,恐怕只能用"痴迷"来形容,球赛在他心里高于一切,所以他也只是说了实话——女友当然比不上球赛,身材再辣,脸蛋再靓,都一样。
他很享受在球场上奔跑的感觉,享受足球在他的脚下转动,在半空划出弧线,最后落进球网里的过程。他是天才,天赋异禀,对足球充满热爱,他应该成功,甚至应该成为职业球员,在足球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但这个世界喜欢捉弄人,这句话好像永远不假。内马尔从口袋里掏出50元纸币,递给拿着账单过来的服务员。一点不多,也一点不少,那是他最后一点钱。
内马尔走出餐厅,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晚上7点半,不算早,但距离他的打工开始还有点时间。内马尔琢磨着该去哪里打发一下,可惜他身上一分钱也不剩了。
幸好空气还是不要钱的。内马尔深呼吸,活着还是很好的。他确实很缺钱,但不代表职业球员就成了不可实现的梦。在他的国家,很多孩子踢足球都是为了改变生活,而内马尔小时候——还在巴西且父母健在的时候——就有柔软的草皮让他自由奔跑。那时他的双亲是巴西银行业的巨头,在金融业几乎可以呼风唤雨。内马尔在巴西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中学时他来到了国外留学。也就是那几年,金融风暴让他的父母一夜之间破产,疲劳过度的父亲一日开车发生了车祸,与母亲一起丧生,于是内马尔就成了孤儿,他甚至没能回国参加葬礼。

不过好在,alpha的控制力和领导力总是惊人的,安身立命,不算难事。虽然曾经的300坪别墅只能退租,换了一个位于社会最底层的小公寓,只有50平方米左右,是机电房改造的。那里有毒品,也有omega妓女。有时候内马尔放学回家,一路都是难闻的信息素的味道。他毫无兴趣,沉默地回到家,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夕阳西下。
那时候他觉得真是孤独,于是他找了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那是个beta的女孩子,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无可挑剔。他们在酒吧里认识,内马尔还记得女孩这样形容他——"Ney,你的笑容真让我着迷。"
内马尔一点也不清楚自己的笑容到底是怎样,他也不清楚是否上层社会的女孩都喜欢痞气十足这一类型的男孩。

是的,即使变成了穷小子,内马尔交的女朋友却大多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也不知道是天生的吸引力还是怎样,她们大多都很为内马尔着迷。不过内马尔却一点也没占她们便宜的意思,甚至每一次约会都是他自掏腰包。
然而却很少有感情能够维持更久。他的前女友——也就是怒而离去的那一位,和他的关系维持了5个月,已经是创造了记录。

内马尔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是个正常的alpha,和他的beta女友相处融洽。他虽然也喜欢omega,不过那总是麻烦的。
他最讨厌麻烦。

思考人生是消磨时间的良方,等内马尔从这大段的人生情感思考回过神时,居然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他在风里吹了好几个小时,现在手有些冰凉。
他把手放进口袋里,匆匆地朝酒吧走去。


(二)

酒吧位于高档消费区的中心,内马尔在这里见多了跑车和名模。他有时候看着那些身着奢侈品的男男女女,也会想如果自己没有经历大变故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生活。
酒吧停车场几乎每天都是停着那些车,内马尔每天来往,都很眼熟。不过今天似乎多了一辆不一样的,纯黑色的玛莎拉蒂,在一众鲜艳得有些过分的跑车中显得分外低调。豪门贵公子很少浪费彰显自己财力的机会,这看起来倒是个异类。
内马尔耸耸肩,但他并没有过分在意,就掏出钥匙打开后门进了酒吧。

换上工作服,整理好自己的发型,脸颊上挂着一个有些坏坏的笑容,刻意释放出一点点的信息素当然也为自己增色不少。他总是很有办法提升自己的魅力,即使他的头发染得有些乱七八糟。
内马尔深呼吸,推开门走到了吧台前。

酒吧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有几个坐在吧台前的女孩看见他就露出了笑,甚至挥舞着涂着绚烂指甲油的手招呼他过去。内马尔礼貌地笑笑,从柜子里拿出调酒工具,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有些瘦,因而衬衫外的半截手臂摇晃时才显得格外帅气。女孩子们因为他调酒的动作尖叫不已,而内马尔也乐得这样的捧场。

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人,正托着下巴坐在吧台前看着他。那个人有一张清纯可爱却不乏帅气的脸,在黑色短发下,那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有神。
内马尔愣了愣。

好看这种事情的标准,其实大多是因人而异,但眼前这位显然是大多数人都会承认"好看"的类型。内马尔当然不是没有见过更标致的美人,只是这位从五官到气质都透着一股子清纯可爱,天生就让人起不来邪念,在物欲横流的夜店酒吧里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天呐,他还穿着阿迪达斯的运动外套!内马尔看着都要笑了。

等他调酒完,闲下来再回过头,男人已经不在那里了。他原本还想送男人一杯酒,现在看来也没有太大必要。
只是第二天男人又出现在了那里,这次内马尔直接给他端了一杯酒过去。
"请你的。"内马尔简明扼要,盯着男人
纤长的睫毛看。
男人身上有alpha的味道,这多多少少让内马尔有些异样的惆怅。不过男人因为这杯酒而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的脸还是让他露出了笑容。
可爱就是可爱,这种事是与性别无关。

"内马尔。"男人平静下来,居然叫了他的名字。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眼睛却格外明亮。
"嗯?"内马尔挑眉,他倒是意外于这个男人居然知道他的名字。
"你还记得我吗?"男人看着他。
内马尔花了点时间打量男人的脸,然后很诚恳地摇了摇头。美人不可辜负,所以他不会忘记长得好看的人。如果这种级数的美人都被他拖入遗忘的深渊,就只能说明…他需要眼科治疗了。
"哎…"男人叹气,"也对,在足球队里,你大概只记得大卫·路易斯吧?"
"还有蒂亚戈·席尔瓦。"内马尔诚恳地补充道。
"我是奥斯卡,你居然是完全不认识我吗?"男人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说是痛心疾首了。
内马尔也痛心疾首。他被大卫和席尔瓦先入为主,以为足球队里都是这样的,一时间失去了信心。谁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个给他助攻无数但只存在于内马尔的球队大名单上的名字,奥斯卡,居然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对不起,"内马尔率先道歉,"你给我很多次助攻,但我一直不去训练…所以…"
"所以,"奥斯卡一把抓住内马尔的手,他的表情诚恳,显得有些动人,"所以,去训练吧?!"


(三)

内马尔把自己扔在单人床上,没开灯的房间只有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微弱的。他眨了眨眼,抬起手,月光从他的指间漏出来。

"你不该每天花时间在这里,"奥斯卡看着他,"想成为职业球员,你需要更多的训练和更规律的生活。"
他抓着内马尔的手腕,内马尔可以感觉到他的手掌一片温暖。奥斯卡甚至释放了一点信息素,这让内马尔觉得有些不太舒服,像是受到了挑衅。
因而他的脾气也有些不可抑制地急躁起来。
他不花时间在这里,钱难道会从天上掉下来?踢球当然是一回事,但他得吃饭啊!基本生活都不能保证,他还谈什么职业球员的梦想?
"你这样是在自我放弃。"奥斯卡的语气有些强硬,这让内马尔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你又懂什么?"内马尔皱着眉甩开奥斯卡的手,"我不会去训练的。我要工作了,请自便。"
他回到酒柜前,在酒柜的玻璃上看到奥斯卡模模糊糊的影子。奥斯卡是没有说错的,内马尔想。但对于内马尔来说,没有钱,所有的一切都很模糊。
真实的是生活。内马尔把眼神移到柜子里的酒瓶上,他拿出一瓶酒,不再看奥斯卡。

第二天奥斯卡又出现在酒吧里,内马尔无视了他。一个长相好看的alpha总是让人注意,所以其实并不需要内马尔多去想,很快就有女孩子找奥斯卡搭讪。
奥斯卡坚定不移,托着下巴只看着内马尔,对于女孩子什么喝一杯的邀请只是笑。最后那些女孩子有些气呼呼诶问"你怎么只看着Ney啊",内马尔才听见奥斯卡低低地笑了出来。
"Ney?"奥斯卡的语气像个小孩子,"Ney,以后就这么叫你了。"
"喂!"内马尔扭头,瞪着笑得软萌的奥斯卡,"瞎起什么哄啊你!"
"很好听啊,"奥斯卡眨眨眼,"NeyNey!"
"什么呀更恶心了!"

"说真的,Ney…"奥斯卡突然从吧台那头探过身来,靠近内马尔,"你会和我做朋友吧?"
他身上有点淡淡的信息素的气息,像是薄荷和阳光的混合物。内马尔愣愣地看着那张离他有些近的脸,明眸善睐,清秀去画。
内马尔盯着奥斯卡看了一会儿,突然他扭过头去,甚至整个背过身,不再看奥斯卡。他没有说话,他只是试图按压着胸口,以此来使自己平静下来。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奥斯卡的信息素窜进他的鼻子里。他原本不应该闻到那令人着迷的气息,但奥斯卡的信息素却如此真实地刺激着他,甚至…
甚至让他心跳不已,像是着迷。

内马尔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可能喜欢同性,因为他确实在爱情上显得很是寡淡。好比他的女友其实个个绝色,但内马尔就是怎么也提不起劲来。
换句话说,像他这种虽然看似风流的人,在感情完全就是得过且过的小农心理。他找女朋友比起满足需求,倒不如说只是他太孤寂了什么的。
但他看着奥斯卡,同性,男alpha,他心动了。
"到时候,见到教练了,要打招呼,不要摆着臭脸,笑一下。"奥斯卡站在内马尔面前,皱着眉伸手在后者脸颊上扯了扯。
"痛痛痛!"内马尔龇牙咧嘴,"我会笑啦!真是的你就是啰嗦…"
他抓住奥斯卡的手,把它从自己的脸上挪开,却并没有把那只手放下,而是仿佛再平常不过地紧紧抓着,用另一只手理了理染得乱七八糟的一头毛。
他其实有点怕奥斯卡突然甩开他的手什么的,那可就太尴尬了。毕竟大家就是alpha,作为本能而言,都不应该对同性有太过友好的意识。
但奥斯卡并没有甩开他的手,而是再自然不过地也紧紧握住。内马尔愣了愣,他感觉到那只手微微用力,掌心是让人舒适的温度。
"Ney,你真是不会打理自己的头发。"奥斯卡嘟囔着,抬起另一只手给内马尔理头发。内马尔看见他微微张合的嘴巴,突然有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这个念头简直蠢透了。内马尔自己也想。不过看在奥斯卡实在太好看的份上,内马尔很快就原谅了自己产生这样奇怪的念头。



TBC
评论(6)
热度(39)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