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豆腐球?】魔法少年小圆

【慎入】
【慎入】
【慎入】

警告的话说三遍。

简介:我,要成为魔法少年。
小圆脸这个梗,我心心念念很久了啊!
平行世界,豆腐哥哥没结婚的设定。小圆突变魔法少女(年)。
虽然是小圆,却偏向红蓝的设定。
算是半小圆脸的AU
脑洞,谨慎食用。

cp:豆腐哥哥x小圆




怨恨滋养世界,希望断绝未来。

(一)

莱万多夫斯基睁开眼睛。他首先觉得混乱,然后突然觉得惊恐。
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当然他也很希望自己是在做梦——好吧根本没有人会觉得这不是在做梦。他睁开眼,就能看见自己怀里的一个东西,一个球,一个小胖子。小胖子闭着眼睡得安安稳稳,呼吸均匀地洒在他的胸膛上。
马里奥.格策。

作为波兰好男人,莱万多夫斯基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和队友发展出什么关系,尤其是像这样,失忆般莫名其妙地睡在一起,更是在莱万多夫斯基的接受范围之外。他记得昨晚是圣诞晚宴,而他和格策说的话甚至没有超过五句——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介于好与不好之间,即使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队友。
却没法成为朋友,有百分之百的原因,是马尔科.罗伊斯。
他们都喜欢罗伊斯,至少在莱万多夫斯基看来,格策喜欢罗伊斯,而恰好他也喜欢。

即使现在他们都离开了罗伊斯,莱万多夫斯基和格策的关系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加亲密一点。在外界看来他像是追逐格策一般来到了慕尼黑,理所应当会认为他们的关系更好。当然并不是这样。莱万喜欢格策在赛场上的活力四射,但不代表他喜欢格策胜过喜欢与罗伊斯的精妙配合。
罗伊斯是无可替代的。即使他像个傻子一样从多特蒙德逃走,罗伊斯在他心里的地位也不会有丝毫下降。

可罗伊斯找了男朋友,那个金发痞气又有些可爱的男孩,一点也不属于莱万。
当然也就不属于格策。


"马里奥?"莱万试探性地叫了下格策的名字。然后他看见小胖子纤长的睫毛像蝶翼般扇了扇——见鬼,格策的睫毛怎么会这么好看?莱万觉得那睫毛几乎要挠进他的心里去了,像小巧的猫爪子。
"嘿——Tom,别把我搂在怀里。"小胖子迷迷糊糊地说道。
…Tom,莱万是知道的,格策家的狗。且不论自己被当成大狗是多么糟糕的事情,光是格策居然给一只狗取猫的名字这点…莱万义愤填膺,简直不可忍好吗?

他不耐烦地推了一把格策,小胖子终于惊恐地睁开了眼睛。那双因为睡眠不足而显得迷茫又水光淋漓的眼睛,正带着小动物般的神情迷茫地看着莱万多夫斯基,嘴唇动了动。
"我在做梦。"他兀自下了结论,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留给莱万的是一个半包裹在被子里的脊背。有些肉,谈不上罗伊斯的性感,倒也圆嘟嘟的有些可爱。莱万"喂"了几声,没有收到丝毫回应,于是就此作罢。
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阳光充沛,看起来似乎是很好的天气,总之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早晨,即使出现了让人略微惊恐的事。
但并不影响心情。

莱万多夫斯基走下床,他决定不去理会这件有点诡异的事情。大概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昨晚喝了点酒,或者干脆像他们国家队的克拉默一样,失忆了什么的。
他觉得有些头痛,像是真的忘掉了什么事一样,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绝对不会忘记事情,因为他的记忆力很好。

好到连罗伊斯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他也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莱万给格策倒了杯牛奶,放在了刚睡醒还有些迷茫的小胖子面前。
他拉开椅子在格策身边坐下,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满满的都是咖啡的醇香气息。
"我不知道。"莱万听见格策这样说道。
他扭头看格策。小胖子低垂着眼,一点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一时间莱万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事情大概是有些尴尬,不过彼此之间应该不会做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

他突然又想罗伊斯了,非常想。这种思念不可名状,但是深入骨髓,在他心里像是疯狂生长的藤蔓,紧紧地勒住他的心脏。
莱万喝了一大口咖啡,他收回看向格策的目光,却隐隐约约瞥见了小胖子戴在脖子上的很大宝石的项链。
"你也开始戴项链了?"莱万看似随意地问道。
格策愣了愣。他那张素来以可爱著称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莱万觉得像是羞涩,又像是甜蜜和温柔,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情绪。
"这是我的灵魂。"格策看着莱万,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的眼睛明亮得像是宝石。

莱万突然呆住了。这一瞬间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觉得格策好笑,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就像真有这么回事一般——但实际上根本毫无可能。所以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很快露出了一个算是给面子的笑,单纯只是他的为人处事之道,不予置评。
餐厅恢复了安静。莱万沉默着解决了早餐,他突然觉得有些累。
——当然也只是一瞬间。在他看见格策胸前的宝石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然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背带裤和白色短袜,拿着弓箭的少年时,莱万多夫斯基素来风平浪静的二十几年人生里,第一次经历了下巴快要掉下来的震惊。

他也一点不觉得困了,在格策扬起有些可爱的脸时,周围的环境突然变成了诡异的扭曲宫殿。黑白的墙面像是波浪般起伏着,激烈的色彩碰撞却衍生出了一股冷冰冰的感觉,齿轮转动的声音掩盖了一切。
莱万不想睡觉了,他觉得自己大概在做梦。于是他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痛得要命。
"执着。"莱万听见格策轻声说道。然后,一直以来都乖巧可爱的少年冷静地搭箭拉弓,动作流畅到像是实践了无数次一般。
"等等!"莱万勉强找回了理智,"马里奥,你能先和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格策头也不回。他的睫毛动了动,"咻"地一声,箭一丝不差地直射坐在宫殿皇位上的东西的眼睛。
那个东西…勉强可以算作扭曲的人形,像是幼儿画册上的插画一样,却不能给人丝毫温暖的感觉。
"很难解释。"格策又抽出一支箭,再度瞄准正摇晃着朝他们冲过来的东西。箭的顶端发出粉色的光芒,汇聚成一点,随着箭的飞射,划出一道明亮的线。
那支箭射中了那个东西额头上的宝石,于是齿轮运转的声音几乎顷刻间停止。莱万多夫斯基看见那个东西嚎叫着倒在地上,身体变成晶亮的碎片,一颗黑色的宝石缓缓升起。
格策走过去,取下自己身上的宝石,靠近黑色的那颗。原本有些污浊的宝石变得澄澈,格策才又把它戴在胸前。
他转过身,扭曲宫殿在一瞬间消失。依然是莱万家的餐厅,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牛奶和咖啡。格策身上的背带裤、白短袜甚至弓箭都消失了,他以莱万最熟悉的样子出现,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就,我是魔法少年。"他的声音有些小,但每一个字莱万都听得很清楚。

魔法这种东西,莱万虽然出生于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但也是看过一些童话什么的。好吧,其实年轻人爱做梦是件很正常的事情,谁没有幻想过自己抬起手就呼风唤雨呢?
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就是不对了啊!
"拜托,马里奥,"莱万多夫斯基一脸无奈,"我又不是马尔科,才不会被你骗…"
"我没有骗你啊!"格策瞪大眼睛,"你看见刚才的东西吗?那就是魔女啊,这个世界上的恶塑造了魔女,而作为魔法少年,我的职责就是消灭她们,让这个世界恢复宁静。"
"你真的确定不是穿着可爱蓬蓬裙的魔法少女?"莱万觉得世界观都崩塌了,"像年轻人都喜欢的,什么可爱萝莉…"
"因为人手不够嘛!破例开始招魔法少年了!"格策有些脸红,"总之,我就是魔法少年,大概晚上运气好的时候,你可以看见我猎杀魔女…之类的。"
说完他抬起手摸着自己胸前的项链,晶莹剔透的宝石里却总有一丝淡淡的污浊痕迹。"猎杀魔女,也是拯救自己,实现愿望,大概也就是魔法少女和少年全部的职责了。"格策像是背诵一样说出这几句话,他的眼睛像琥珀一样明亮。莱万看着有些出神,他想起远在多特蒙德的罗伊斯,那家伙的眼睛带着点灰,总有点狡黠的可爱,不像格策一般明亮动人,但却自有一番味道。

他们在赛场上拥抱的时候,罗伊斯总喜欢凝视着莱万多夫斯基的眼睛。然后他会说,罗伯特你的眼睛真美。莱万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多好看,在他看来不过是最为普通的蓝色,可罗伊斯喜欢,他就觉得分外开心。

可他们已经很久没拥抱过了。罗伊斯受伤了,很严重。莱万多夫斯基隐约记得罗伊斯给他打了电话,电话里素来坚强乐观的小火箭第一次哭了出来,他的语气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让莱万多夫斯基心疼得厉害。
他说,罗伯特,我可能没法踢球了。


(二)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累积恶,恶越是多,越是滋养魔女。"格策站在废弃的教堂前,看着高大的建筑,缓缓说道。
莱万多夫斯基有些无奈。他本来一点也不想和格策一起斩妖除魔,他天生寡淡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对这个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但他却鬼使神差地,在格策说闻到了魔女的气息后,自告奋勇地跟了过来。
"你为什么要成为魔法少女…哦不,少年。"莱万多夫斯基随口问道。他可不认为格策会是一个为了"好玩"就参与这么怪力乱神事情的傻瓜。
格策低下头,莱万看见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为了实现一个愿望。"格策异常坚定地说道。
"不过我已经不记得我许下什么愿望了。"他复又抬起脸冲莱万笑了笑,"总之,我和一个怪东西签订了契约,成为了魔法少年,这是我唯一记得的事情。"
"怪东西?"
"是只…猫?"格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个啥…"
…莱万默默地收回了刚才那句"格策肯定不是个傻瓜"的论断,这么看来,这家伙简直傻得离谱。
莫非这家伙许下了"让自己成为世界最佳球员"的愿望?不过好像也没有实现…
莱万多夫斯基收回看向格策的视线,他把目光投向这个废旧的教堂。

"不过,魔法少女不就是幼年的魔女吗?"莱万多夫斯基突然想到。


莱万多夫斯基还依然会和格策去猎杀魔女,格策需要用魔女的宝石净化自己的宝石,可即使不断猎杀魔女,他的宝石依然越来越浑浊。
冬歇期的时候,莱万去多特蒙德看了罗伊斯。
因为脚踝伤势严重的罗伊斯无法下床走路,只能躺在病床上。莱万去看他的时候,他无助的眼神让莱万多夫斯基心疼不已。
莱万一把将罗伊斯抱在怀里,安抚似的摸着罗伊斯柔软的头发。
我想踢球。罗伊斯在他的怀里说道。
莱万默默地听着,他看着巨大窗户外的夕阳,染红了整个世界。毫不刺眼的阳光射进莱万的眼睛里,整个场景就像是华丽舞台剧的开端。
你一定可以踢球的。莱万郑重地说道。他拍了拍罗伊斯的背部,犹豫了一会儿,在罗伊斯的脸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莱万走出罗伊斯的家门。在夕阳染红的街道,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吧?"莱万重新睁开眼睛。空无一人街道上只有他,和一只…猫。
"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那只勉强可以算作猫的生物抬起爪子顺了顺自己的猫,红眼睛流露出似乎无害的神情。
莱万和那只猫对视。过了一会儿,他伸出了手。

"这个世界,大家总喜欢把年轻女人称作为少女,那么所谓魔法少女,大概就是指年轻的魔女吧?"
"希望断绝未来。"


莱万多夫斯基冷静地举起枪,探进魔女的嘴里,给予其致命一击。
他始终面无表情,甚至在宝石落地的时候,也只是粗暴地一把夺过,净化自己的宝石,然后将魔女的宝石捏成碎片。
10个魔女,两天。莱万多夫斯基刷新了记录。他疯狂地猎杀着魔女,甚至他的活动范围也不局限于慕尼黑。
他偶尔看报纸,看见罗伊斯伤愈复出,依然是那个强大的小火箭。他看见罗伊斯走向了更好的未来,登上了职业生涯的巅峰。于是莱万就觉得分外满足,他更加卖力地猎杀着魔女,好像这样就可以让罗伊斯更幸福一点一样。
格策依然陪在他身边。小胖子的宝石越来越浑浊,但在快要完全变黑之前,又突然停在了那里,总有一丝光泽顽强抵抗着黑暗与污浊。
莱万记得格策有一次杀掉一个魔女后,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喜欢马尔科吗?"
莱万愣了愣,然后他露出一个笑。
"我当然喜欢他,我成为魔法少年,就是为了他。"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我有多喜欢他,我为了他可以把自己的灵魂卖给别人。

他看见格策捏住魔女宝石的手顿了顿。然后小胖子垂下眼,把宝石递给了莱万。
"你拿去用吧。"格策笑了笑,"我已经不需要了。"


"我喜欢他,他是我的挚爱。尽管大家可能不愿意接受,但他依然是我的恋人。"电视里,金发的著名球星拿着话筒,对着所有的媒体,坦荡地说道。
莱万多夫斯基刚好打开电视,刚好看到这一幕,刚好看见罗伊斯微笑着牵住一个帅气男人的手,他的罗伊斯笑得比阳光还暖。
莱万一直是知道的,罗伊斯的男朋友。所以他选择了逃避,对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他喜欢罗伊斯,可罗伊斯并不喜欢他,这是他早就该知道的事情。
这是他早就该知道的事情啊。

莱万紧紧地攥住胸前的宝石,他突然疯了一般将遥控器砸向电视。巨大的不甘和怨恨充斥在他的心间,像是毒草蔓延,腐蚀他的灵魂。
罗伊斯不会是属于他的。
这是他早就该知道的事情啊。


怨恨滋养世界。当所有感情都冲击着莱万时,他突然放下了一切。
他看见的依然只有格策。小胖子陪在他的身边,他们坐在山上,看着太阳慢慢升起。
格策胸前的宝石还没有完全失去光泽,但依然浑浊。他已经停止了净化,任由自己的灵魂宝石被污染。但与此同时宝石被污染的速度也缓慢了许多。
"为什么不净化了?"莱万扭过头来问格策。
格策低头想了一会儿:"反正无所谓。"
"被污染会死吧?"莱万敲了下小胖子的脑袋。他有些讶异地发现格策居然瘦了许多。
"我的愿望…总会实现的,所以我也不在乎了。"格策摸了摸那块污浊的宝石,"比起我,你要好好活着。"
"你要好好活着,"格策突然看着莱万,"因为我喜欢你,你要好好活着。"

莱万多夫斯基愣了愣,但他并没有觉得讶异,或者是受宠若惊。他的感情原本就不算丰富,现在更是异常地淡薄。
所以他只是凑上去吻住了格策的嘴唇,在太阳升起的一瞬间,仿佛有无尽的暖意从嘴唇蔓延到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格策微微颤抖着,但他并没有推开莱万。相反,他伸出手抱住了波兰人,生涩地回应着,睫毛扇动颤抖着。
莱万把格策紧紧地抱在怀里,他试图通过这唯一的途径取暖,不过留给他的只有永无止境的寒意。
他把灵魂交付出去,他永远得不到救赎。


莱万的枪口瞄准了越来越多的魔女,他疯了一般几乎要将魔女赶尽杀绝。而他也不再净化,每次只把宝石扔给格策,也不管小胖子究竟会不会去使用它们。
他的宝石越来越浑浊,甚至带上了血腥的红色。不过莱万多夫斯基毫不在意。他不是傻子,他似乎已经明白魔法少女和魔女的关系。魔女身上的宝石,浑浊的黑色,不正就是魔法少女被污浊的灵魂吗?而越来越多的魔法少女牵制着魔女,也就有越来越多的魔女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而他的结局,大抵也就是成为被猎杀的对象一员。
那么既然如此,他希望格策能够活下来,然后干干脆脆地了结他。

他并不是不喜欢格策。
可他喜欢罗伊斯,这份感情让他绝望。这份绝望侵蚀了他的灵魂,让他再也毫无能力去爱上别人。
当他的枪口又一次送走了一位魔女时,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压满了石头。他气喘吁吁,他的灵魂宝石挣脱了项链,慢慢地漂浮到他眼前。
"马里奥,我感受到了绝望。"莱万叹了口气,他看着格策,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格策站在他面前,抿着嘴,一言不发。
"所以,拜托你了。你要好好净化你的宝石,不要变成魔女…啊,男人的话应该叫魔王?好啦,别理会我之前说的,你只要,好好活着就可以了。"
莱万多夫斯基凑上去摸了摸格策的头发,蓝眼睛分外温柔。然后他突然用力地推开格策,从宝石里涌出的黑色浑浊包裹了他。
最后他看见格策表情忧伤地站在那里,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种绝望,我总是要不断体验,循环往复,永不停息。"



(三)


莱万多夫斯基突然找回了意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巨大的白色房间里。
然后那只猫缓缓走到他跟前。

"你的灵魂本来都会被我收集,不过可惜,有一个可怕的规则,会让你循环地生活下去。"猫的语气似乎有点无奈,"我也没想过他居然会许下这样的愿望,偏偏我又可以实现。"
"所以,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猫眨了眨眼睛,"圣诞快乐咯,来自马里奥.格策的祝福。"
莱万多夫斯基愣住了:"他的愿望是什么?"
"他很贪心,从我这里拿走了时间,"猫又用爪子梳起了毛发,"所以他让你们无限循环。"
"这也是绝望的一种啊,你们都忘记一切,但你永远都不会爱上他。我就喜欢你们的绝望啊,正是这种绝望滋生了这个世界。"
"有希望就会有绝望,当我给你希望,也就同时给了你绝望。"
"还有,你们都是白痴吗?我才不是猫啊!"


莱万突然全部记起来了。
他记得他为了罗伊斯拿灵魂做了交换,而那时格策并不是魔法少年,直到他变成魔女,格策依然只是个普通人。而无数次,当他变成魔女又重新开始,格策却是以魔法少年的身份出现在他身边。
格策是最绝望的,没有说错。
而莱万多夫斯基,也不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了喜欢的人献出灵魂的可怜白痴。

莱万多夫斯基闭上眼,又睁开来。
他觉得头痛,好像有一段缺失了,不过似乎无关紧要。昨天是圣诞晚宴,他却抱着昨晚和他说话没超过5句的格策,在怀里,这让人惊恐。
他叫醒格策,一瞬间他以为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遍。而小胖子傲娇地背过身去,自我安慰在做梦。

一切循环往复,永不停息。

"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深陷绝望之中,那也就太糟糕了。"

"我喜欢你。"





END

评论(15)
热度(88)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