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双队草】Last Christmas

Last Christmas


cp:拉姆塞x罗伊斯

警告:只是仰慕双队草的颜值,一发完,脑洞作。造成生理不适……我不负责啊。

尽量不ooc吧。

警匪AU




1.
他站在天台上。

从这个城市的顶端看下去,就像是把芸芸众生踩在脚底一样。他可以主宰任何人,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毁掉一切。
但他并不想。

他爱着这个世界,爱着全部的人类。他虽然不是在拯救世界,但是,用他的话来说,他在拯救那些人。
让他们只是不解地死去,再无痛苦。

他把枪别在大腿上,微笑着打了个响指。然后他突然朝前跑去,像准备飞翔的鸟,一步步,逐渐踏入化不开的夜色之中。

他一跃而下,黑暗为背景,霓虹为伴奏。


2.
“靠,这绝对是bug啊!”马尔科.罗伊斯嚼着口香糖,翘着腿坐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不断敲击。
他全神贯注,好像在做什么大事一样——但实际上他只是在赶一篇论文。
“就知道你写不完。”坐在他身边的,有些胖胖的马里奥.格策说道。
“最近太忙,”罗伊斯飞快地翻着书,“去去去,帮我买杯咖啡来。”
“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忙什么,”格策摇摇头站起来,“对了,你看了新闻吗?昨天那个很有名的地产大亨在家里被暗杀了,叫什么名字我不太记得,不过听说损失了500万美元现金,还有好几十斤黄金。”
“能放这么多钱在家里头也是蛮厉害啊!”罗伊斯撇撇嘴。
“你的关注点不对,”格策突然神神秘秘地俯下身,“说起来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个吧?警方却一直没抓到凶手。说不是一个人我都不相信。”
“所以?”罗伊斯挑眉,“这和我也没啥关系,现在我只想赶完论文。”
他的表情毫无波澜,眼神一点变化都没有。他盯着电脑,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罗伊斯捧着一杯咖啡走进巷子里。天已经有些黑了,所以他选择了抄近路回家。
他的鞋尖踢着路面上的石子,在安静的巷子里发出细微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世界上有白就有黑,但黑或者白,都是没有错的。
罗伊斯自认为是一个正直的人,白天他所扮演的是一个毫无亮点的在校学生,写着论文,和自己的好朋友说一说笑话,之类的,平淡无奇。
但是……

“嘿…”突然一个易拉罐滚到了罗伊斯脚边,伴随着逐渐靠近的笑声,几个穿着奇异,染着头发的少年出现在巷子深处。
罗伊斯站在原地,他的手放在衣服的口袋里。
“哟,这里还有人啊。”为首的男人看见了罗伊斯,拿下叼在嘴里的烟,“兄弟,这么晚了在外面晃可不好哦。”
罗伊斯面无表情,他摇了摇头,也不看那些人,就径直往他们身边绕过去。
“哎,等等,”男人伸出手拦住了他,一群人邪笑着靠近,“既然碰见了,是不是应该拿点钱给我们用用?”
伴随着几个男人的哈哈大笑,罗伊斯无奈地叹了口气。总有人这么没有自知之明,或者说……对别人认识不清。
“为什么我要拿钱给你?”罗伊斯的语气冷冷的,“你是智障?”
“什…什么?”男人瞪大眼睛。
“让开,我要走。”罗伊斯很不耐烦似的推开男人拦在他面前的手,撇撇嘴,像是摸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他原本就心情不好,赶论文之后的人总是有所不适,他当然更不希望有人来烦他。
不然他可能会克制不住,做一些无可挽回的事情。
“什么?你这小子……”男人似乎被激怒了。他一把扯住罗伊斯衣领,抬起手就要照着罗伊斯的脸来上一拳。

但他的动作——以及罗伊斯放在口袋里的手的动作——都停住了。
“喂,这可不是绅士作风啊。”捏住男人手腕的人仿佛带着笑意一般说道。然后他微微用力,在寂静的巷子里,罗伊斯听到了微微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3.
“我是拉姆塞,”男人坐在罗伊斯面前,咖啡氤氲的热气模糊了他好看的眼睛,“阿隆.拉姆塞。”
“马尔科.罗伊斯。”罗伊斯不咸不淡地自我介绍道。

他得承认,眼前的男人有一张好看得过分的脸,五官兼具柔和与俊朗,但都是精雕细琢。即使穿着最为普通的服饰,男人也有一种别样的吸引人的气质。
但这不代表罗伊斯就该对他另眼相看。
“很谢谢你刚才出手帮忙,”罗伊斯干巴巴地道谢,“你很勇敢。”
他其实还是庆幸拉姆塞半路跳出来,不然等他真的出手,那大概会酿成很不必要的麻烦。
“不,不需要道谢,”拉姆塞喝了一口咖啡,“我想,即使不需要我的帮助,你也可以解决那些事情。”
那你还凑什么热闹啊…罗伊斯腹诽道。

拉姆塞是一个画家,不是很有名,但足够维持生活。罗伊斯还了解到,这个五官端正精致的男人来自威尔士,曾经断过手却奇迹般地重新画起了画——总而言之,罗伊斯从没意识到短暂的聊天能收获这么多的信息,但他和威尔士人居然意外地投缘。
他很少主动对什么人产生亲近的心态,但拉姆塞,也许是因为男人骨子里的开朗和表现出来的冷静吸引了他。毕竟,能够表现出冷静自持的男人总是格外有魅力。

“我想,我们大概还能再见面吧?”临别时拉姆塞看着罗伊斯的眼睛,但他这句话倒并不像个问句。
罗伊斯耸耸肩,不做回答。这时他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但他并没有拿出来看。
直到拉姆塞离开,他也走上了回家的路,那条短信才终于被打开。而罗伊斯只是扫了一眼,就面无表情地确认删除。
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离他越来越远的繁华的城市,他突然意识到,圣诞节快来临了。


4.
罗伊斯叼着面包坐在大教室的椅子上,旁边的格策正在听歌。
他面无表情地过去扯了一个过来分享,不出所料,贾斯汀.比伯。
“论文写完你就精神啦?”格策扭过头看罗伊斯,后者靠在他肩膀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最近有点累,”罗伊斯打了个呵欠,“想好好睡觉,但今天是新来的教授的第一堂课,应该给人家面子。”
“你会愿意给他面子的,”格策拍了拍罗伊斯的脑袋,“我今天见到他了,不敢更帅。”
帅?罗伊斯想起拉姆塞,没来由地觉得,如果以拉姆塞为标准划分帅与不帅,世界上能有多少人有幸被列入帅的范畴?
他不由地想笑,在格策的肩膀上,发胶没用太多的头发随着他的笑声抖动着。

上课时间一到,新来的教授穿着西装准时进来,微微侧过来的脸上挂着温柔明朗的笑容。他的五官端正精致,看起来年轻却不是稳重。
见鬼!罗伊斯瞪大眼睛。
这位自称是“画家”的阿隆.拉姆塞,现在西装笔挺,站在物理系的课堂上……干什么鬼东西?
“你们好,我是你们新的物理学教授,阿隆.拉姆塞。”拉姆塞站在讲台上,笑得眼睛弯弯亮亮的,“来自威尔士。”
他的眼神与罗伊斯交汇,罗伊斯缓缓摘下了挂在耳朵上的耳机。他靠在椅背上,金发下好看的眼睛露出豹子一般敏锐而狡黠的光芒。

“见面来得真是快,”下了课罗伊斯走到讲台上整理讲义的拉姆塞面前,“你说你是画家。”
“我是画家没错啊,”拉姆塞勾起嘴角,“兼学物理。”
罗伊斯耸耸肩。他靠在讲台上,稍稍抬起眼看拉姆塞,灰绿色的眼睛显得有些动人。“所以,我应该约你去吃饭吗?”罗伊斯捏着手指,笑得嘴巴歪歪的,“我想你不会拒绝,对吧?拉姆塞教授。”
拉姆塞整理东西的手指顿了顿,然后罗伊斯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个微笑。这个笑容看起来真美,但罗伊斯一点也推测不出里头蕴含的内容。

“不,我当然不会拒绝。”拉姆塞抱起讲义,迟疑了一会儿,伸出手在罗伊斯的头发上使劲揉了揉。


5.
罗伊斯掏出钥匙打开家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拿出手机,上面是拉姆塞的一条短信。
“方便来你家找你吗?”

“我第一次听说,有人会跟着别人上楼后在故作绅士地发短信询问,”罗伊斯转过身,靠在门边,笑着看着站在他身后拿着手机的拉姆塞,“所以如你所见,很方便。”
拉姆塞把手机放回口袋,他走近,抱住罗伊斯,吻着他的脖子。

他们在楼道里接吻,黄昏时候一点微弱的阳光从玻璃窗照进来。罗伊斯住在老旧的住宅区,这附近几乎都搬空了,因而显得有些格外静谧。罗伊斯无所顾忌地抱住拉姆塞,手指插在他的发间,粘腻的喘息在唇齿间流转。

罗伊斯也不太记得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关系。好像顺理成章更顺其自然,互相都有好感的两人更加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解释,从第二次见面后,这种状况大概已经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两人跌跌撞撞地进了家门,罗伊斯一伸腿用力把门踹上,然后他们就喘息着跌倒在地板上,拉姆塞压着罗伊斯的嘴唇,更加用力地吻了下来。

第二天罗伊斯在拉姆塞的怀里醒来,他的手还紧紧地环住对方的腰。拉姆塞睡着的样子格外好看,睫毛纤长,连五官都柔化得让人只想亲吻。
罗伊斯认为自己也许不会下地狱,至少上帝让他遇见了拉姆塞。他好看得就像汇集了全世界的善意一样,连时间在这一刻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但时间终究不是凝固的。

听见手机的震动,罗伊斯挣来拉姆塞的怀抱,从床底下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
他看着短信的内容,愣了愣,最终确认删除。

但时间终究不是凝固的,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没有停止。
一切如故,通向终结。


6.
罗伊斯静静地站在一间仓库前,他闭着眼睛,感受着风的气息。
他的手插在口袋里,那里头正放着一把枪。而他的手非常平静,甚至他的表情都很是淡然。
他当然不会怕,他从来都没有怕的时候。世界上有黑就有白,他只是站在了黑的那个面上。
或者,他从来都不是黑的那一面,他只是选择了帮助黑的那一面。
罗伊斯走进仓库,他尽量放轻自己的步伐,手紧紧地握着口袋里的手枪。
今天这里有一个毒品交易,交易人是全国有名的投资商人和某个大型药物公司的负责人。投资商人靠违法犯罪起家,如今已经是大富大贵,而他要转出去的这批毒品,正是因为他决定洗手不干,其价值不菲。
而罗伊斯要做的,就是把这批毒品截下来。
再杀了那个投资商人。

罗伊斯从没杀过人,这不是假话。以前他负责的一直是接应,对于真正的恶棍,负责处决的是他的上司。
永远不知道其的真实身份,甚至连电话声音都伪装处理过。这段时间他运送了很多现金和黄金,都是那个人处理完事情放到某个地方,再发短信通知他去取。罗伊斯好奇心愈盛,可无论他接到短信就赶着出去的速度多快,他也完全没法抓住那个人哪怕一个影子。
那个人是个秘密。而这一天,那个人居然选择让他完成全部的事情。

罗伊斯走到一个小房间门口,此时里面传来激烈争吵的声音。他停下脚步,凑上去听。
“我贪得无厌?这批货什么价格你还不清楚?我要不是急于出手,哪会这么亏给你,你居然还有脸跟我谈降价……”说话的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罗伊斯掏出语音识别器,上头显示正是那位投资商人J。
“你想金盆洗手还顾着狠赚一笔吗?”与他说话的男声气定神闲,“圈里想搞死你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最后这一下,你敢保证不出事?”
J先生立刻没了声音。

“所以,”另一个男人循循善诱,“把这批货交给我,我可以给你提供一大笔钱。你移居海外,整个过程我们可以负责帮你保密,神不知鬼不觉。”
房间里突然没了声音,罗伊斯猜想,J应该是动摇了。
可天下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事呢?
"我…我答应你,就依你说的价格。"J像是放弃了,"只不过,钱伯斯先生为什么会对这批货这么有兴趣呢?"
"不是我有兴趣,"男人的语气平静,"当然也不是先生有兴趣,只是…物尽其用而已。那我走了,J先生,替我家先生祝您生活愉快。"
脚步声响起,罗伊斯警戒地掏出手枪。那位钱伯斯先生并不是他的目标,但他得威胁一下,否则会影响他全部的计划。

他调整好自己的步伐,端着手枪,气息丝毫不乱。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那扇随时会打开的门,心里计算着如何把手枪送进那位钱伯斯先生的嘴里。

这时门被缓缓打开,一个侧脸出现在他眼前。同时,像是知道了罗伊斯在旁边一样,男人扭过头,脸上挂着笑。
"我可不是你的敌人。"男人一边关上门,一边将手指抵在了罗伊斯的枪口上,"马尔科.罗伊斯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钱伯斯,卡鲁姆.钱伯斯。"钱伯斯不紧不慢地自我介绍道。他很年轻,看起来大概只有20岁不到,五官都透着一股稚嫩,但眼神已然有了稳重的气质。
"你不用说话,我来说就可以了。"钱伯斯微微用力,把罗伊斯端在手上的枪压了下去,"先生的委托是要你截下毒品,人…最好不要动。现在这批毒品的位置我也不清楚,但等下他会带你去。"
钱伯斯放开握住罗伊斯手枪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先生不自己来完成,说明不是很有价值的事情。现在进去,要求他带你去拿货,就可以了。"

"之后的一切,先生会解决。"


7.
钱伯斯走出仓库,回到了自己停在路边的车上。
他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先生,"钱伯斯毕恭毕敬,"差不多可以了。"
"好,"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有些哑,似乎是刚刚睡醒,"你可以回来了。"
"先生你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了,"钱伯斯握着手机,声音仍然波澜不惊,"需要我保护好马尔科.罗伊斯先生吗?"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愣,继而居然有些羞涩地笑了。
"不用,"那个人连语气都带着一丝明快,"我会亲自保护他。"

罗伊斯一脚踩在木箱子上,眼神冷峻,手里端着枪,抵在J先生的背部。
J先生被他绑着手,嘴巴封着一层胶布。他瞪大眼睛看着罗伊斯,完全不知道自己如何会沦落到这层地步。
"就这些?"罗伊斯斜眼过去。J先生迅速点头,惊恐地面对着罗伊斯刀子般冷厉的的视线。
五个木箱子放在一个小房间里,都被密封着。很大,即使放到车上却也要花一段时间。
罗伊斯叹了口气,他走到J先生面前,想了想,照着他的脑袋一脚踢了过去。
很好,晕了。

罗伊斯呼了口气,灰绿色的眼睛眨了眨。他挽起袖子,搬起一个木箱子,还好并不算太重。
他走到门边,警惕地四处看了看。仓库很寂静,似乎并没有人。罗伊斯于是尽量放轻脚步往前走,到了仓库外面,把木箱子装上车。
他想了想,最终把车子开进了仓库里,方便搬运。
J先生还晕着,但既然钱伯斯已经交代不要杀他,那么无冤无仇的,罗伊斯也没有太大的兴趣给他一枪。从本质上来说,他可是良好公民,前途大好的物理系学生。
他只是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把这个世界更好地导向白。

罗伊斯把最后一箱毒品搬上车,就算是他也累得大喘气。他伸出手抹了抹额头上的细密汗珠,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一条新短信。
"你在哪里?这么晚了不要在外面,快回家。"
是拉姆塞。
罗伊斯撇撇嘴,他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居然挂着笑容,他回了一句"马上回去",就摁灭了屏幕,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他扭过头,突然愣住了。黑暗里他看见黑洞似的枪口正抵在他的额头上,拿着枪的男人有一张无比好看的脸,五官端正而精致。


8.
"没想到?"拉姆塞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坐在床上的罗伊斯。
"你觉得我能想到?"罗伊斯扭过头冷冷地看着拉姆塞,"想到阿隆.拉姆塞,既不是画家,更不是物理系教授,而是警察?"
"我没想过骗你…"拉姆塞走近罗伊斯,他的眉头紧皱,"马尔科,你别生气…"
他小心翼翼地抱住罗伊斯,柔软的棕色头发在罗伊斯的颈窝里蹭着。罗伊斯下意识地环住拉姆塞的背部,任由这个家伙把自己压倒在床上。
"可你还是骗了我,"罗伊斯有些委屈地别过头,"你接近我只是为了抓我?"
"一开始确实…"拉姆塞摸着罗伊斯的头发,"其实一开始也不是…你会懂的。"
他凝视着罗伊斯的眼睛,将自己的身体与罗伊斯的紧紧相贴。

"你这样是犯法的吧?"罗伊斯喘着气从床上坐起来,赤裸的身体遍布吻痕,"这可算是监狱。"
"没关系,"拉姆塞凑上来吻罗伊斯,"犯法正好,和你一起进监狱。"
"无聊。"罗伊斯闭上眼睛,勾住了拉姆塞的脖子。
好像这样的亲吻永远都不够一样,可以互相去确定什么。那一瞬间罗伊斯甚至不去思考所有事情背后的含义,他从来都是走一步算一步,因而总是很容易成为现实的俘虏。
"所以,你到底需要我做什么?"罗伊斯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他推开拉姆塞,尽量稳定自己的声线。
"把你背后的人揪出来,"拉姆塞很干脆,"我知道你没有杀过人,只要你能把那个人找出来…"
拉姆塞握紧罗伊斯的手,他的眼神明亮而深情:"马尔科,我们可以一起离开。"

罗伊斯躺在床上,他的眼睛睁着,睡不着。
"你还是想利用我。"他想起自己对拉姆塞说道,"我会帮你,但不需要你和我一起离开。"
"你知道你一直在帮忙的家伙是个怎样的人吗?"拉姆塞用力扶着罗伊斯的肩膀,语气激动,"他杀了很多人,都是有钱人。他以为自己是在行侠仗义,虽然那些有钱人多半为富不仁,但没有人应该去处决别人,马尔科,他是错的。"

但你更是错的啊,阿隆·拉姆塞。
你没看到过每死去一个富豪,他的肮脏历史都会被曝光。他们的死去就像是来自神的惩罚一样,这是种警告。

你怎么能说这是错的呢?


9.
钱伯斯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到了客厅里。
"先生,"他鞠躬,"给马尔科.罗伊斯先生的便当已经做好了。"
"哦,好!"沙发上的男人抬起头,冲着钱伯斯笑了笑,"卡鲁姆,麻烦你了。"
钱伯斯摇摇头。
"先生,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虽然有点突兀,但我想这时候您打电话给警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钱伯斯打开电脑,将一张报表送到男人面前,"您的资产几乎全部转移到俄罗斯,只留下了其中的百分之二十在境内,足够掩人耳目。"
"好,"男人满意地翘起嘴角,他的眼睛在昏暗中闪闪发光,"那么接下来,就是死了。"
钱伯斯垂下眼,面无表情。

"我不吃,"罗伊斯把便当推还给拉姆塞,表情冷冷的,"没胃口。"
"别闹脾气,"拉姆塞叹了口气,又把便当推回去,"就算你不想理我,饭还是要吃。"
"…"罗伊斯皱着眉看着拉姆塞,最终放弃一般地拿起了叉子。

不得不说,味道很好,简直就像是酒店里的大厨。罗伊斯一边赞叹着一边吃着,无视了拉姆塞持续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那位先生打电话来警局,"拉姆塞突然开口道,"他可以自首,但前提是放了你。"
罗伊斯一愣。
"你和那个先生是什么关系?"拉姆塞撇撇嘴,语气有些酸酸的,"这么多年都没抓到他,为了你愿意自首…马尔科,你是不是背着我…"
"没有!"罗伊斯瞪大眼睛,"我完全没见过他啊!"
"真的?"拉姆塞的眼神有些怀疑。
"真的!"罗伊斯恨不能指天发誓。
拉姆塞突然笑了出来,嘴角弯弯,眼睛也弯弯,露出好看的雪白的牙齿。
他把罗伊斯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在罗伊斯耳边轻轻地说道:
"无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所以,一切放心吧。"

见面的地点约在了郊区的一间小木屋,警方出动了20名警察,端着枪围在木屋外围。
罗伊斯和拉姆塞是最后到的。作为主角,就在罗伊斯下车的一瞬间,木屋的门被静悄悄地打开。
从木屋里走出来一个身材挺拔,西装笔挺的少年,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对准他的那些枪口。
然后他扬起手中的遥控装置。
"木屋底下埋有炸弹,如果你们有什么逾矩的行为,我会引爆它。"少年冷冷地说道。
"所以,听我的话就可以了。"少年把装置放进口袋里,然后指着人群中的罗伊斯,"他一个人,带上旁边那个人。到时候那个人会把我们先生送过来,我就站在这里,如果他们失信,你们大可以一枪把我杀了。"
说着少年突然露出一个笑容。
"反正他们在这里,哪也去不了。"


10.
拉姆塞牵着罗伊斯的手,慢慢走进木屋里。
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居室。进门是客厅,有沙发和电视,窗帘是柔和的白纱,遮挡着一丝阳光。木质地板经过踩踏发出"吱呀"的声音。
静得出奇,像是根本没有人一样。

拉姆塞和罗伊斯对视一眼,拉姆塞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了枪。
他们来到了卧室门边,一张夹在门把上的纸条吸引了他们。
罗伊斯打开纸条,上面用清秀的字体书写着一行字。罗伊斯愣了愣,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客厅。
"我在4频道?"拉姆塞看着纸条,"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打开再说。"罗伊斯打开电视,调到了4频道。

"圣诞节就要来临了呢,总之呢,感觉圣诞节航班会堵的很厉害啊,所以今天就教给大家一些出行小知识,希望大家能过一个美好的圣诞节…"电视里穿着可爱的女孩活力十足地说道。
"啥?"罗伊斯皱眉。

"不过呀,出门旅行一定要防止火灾哦,尤其是在度假的木屋里,更加要小心使用电器!"女孩在电视里说道。
"火灾?"拉姆塞愣了愣。

"马尔科,快往外跑!"突然拉姆塞像是醒悟过来一般,推着罗伊斯往外跑。但是来不及了。巨大的火势突然从走廊涌窜而出,逐渐烧到了客厅里。
"快走!这是个陷阱!"拉姆塞大吼着。他在罗伊斯身后,尽力护住前方的少年。火越烧越大,很快就包围了他们,电视里女孩的声音在大火中模糊,变成了令人恐惧的类似哭泣的声音。
罗伊斯紧紧地抓着拉姆塞,他突然有些害怕会失去他。这种感觉不知道从何而来。
而拉姆塞安抚似的抓紧了他的手。

"马尔科,我说过的的,无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一直。"拉姆塞微笑着看着他。
"所以,"他把罗伊斯扯近自己,然后给了他一个浅浅的,温柔的亲吻,"我爱你。"
罗伊斯瞪大眼睛,火光把拉姆塞的脸映得格外好看,像是什么绝美的名画一样。
就该随着时间凝固为永远。
"Last Christmas I give you my heart,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ive it away."这时突然不知道哪里开始放起了音乐,女孩清脆甜美的声音唱着圣诞的爱情。
拉姆塞甩开罗伊斯的手,这时又有一股力量把罗伊斯往外一拽。
是钱伯斯。
罗伊斯跌坐在门口的位置,就在这一瞬间,巨大的横梁从房顶砸了下来,巨大的火光阻挡了罗伊斯全部的视线。
"This year,to save me from tears,I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可是,我们连一个圣诞节都还没过啊。

最后在木屋里找到了三具烧焦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警局为阿隆.拉姆塞警官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就在平安夜的前一天。
罗伊斯没有出席,他也并没有资格。拉姆塞的死对他来说就像一场梦一样,甚至和拉姆塞的相遇也像极了一个毫无逻辑的梦。
而他也更加分不清楚,究竟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这个世界最终毫无改变。仅凭一两个人的力量,就像蜉蝣撼大树。

平安夜那天罗伊斯坐上了去俄罗斯的飞机,这是警局给他的指令。因为提供线索勉强免去了罪行,但本土似乎已经不能呆下去了。
他听说那位神秘先生的资产被查,总价值有十几个亿。这位先生在德国本土控制着很多家著名公司,总之是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
但说死就死,就像毫不在乎一样,连罗伊斯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靠在飞机椅背上,所有的事情都令他疲惫。他缓缓地闭上眼睛,试图让全身都放松下来。
突然一只手敲了敲他的桌子。

罗伊斯勉强睁开眼,甜美可爱的空姐举着一张纸条,笑着递给了他。
"什么…"罗伊斯嘟囔着打开了纸条。

"我来履行约定了,我在4频道。"
罗伊斯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很快想起那个让人不愿意回忆起的故事。他还记得是那个女孩说圣诞节如何如何出去玩的事情,而其中穿插了一些小tips……
比如,航班。

他猛地扭过头,仿佛收到了感应一般,而隔着一个过道,把整张脸埋在书下头的男人抖着肩膀笑得格外开心。
然后男人抬起头。他看着罗伊斯,欣赏着这家伙的脸部露出的惊讶的神情。
他笑了出来,五官端正而精致。

"嘿,圣诞快乐啊。"


END
评论(8)
热度(57)
  1. 琉璃心·金步摇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2. ARSENAL'S DNA♥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吃了这发安利 邪教大法好(๑´ڡ`๑)
  3. 蒹葭37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4. 十年一觉穆拉梦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