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豆腐丝】笨蛋的游戏(中)

笨蛋的游戏



cp:豆腐丝



痴汉歪倒追美人成功反被推的故事。





(六)

罗伊斯醒过来的时候,头痛得厉害,还昏昏沉沉的。

他勉强支起身体,发现自己的手被绑在身后。好吧,绑架剧情。

幸好他的眼睛上还没蒙着黑布,不过他所处的环境太暗了,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地方。

空气有些潮湿,有一股淡淡的泥尘的味道,大概是仓库什么的吧,总之就是荒无人烟,糟糕的境况。

罗伊斯叹了口气,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什么的,他就是觉得到手的肥肉就这么没了,好心疼……

他的小美人罗伯特大概还在担心得四处乱跑吧,天气这么冷他会不会冷到啊不会感冒吧不会难过地哭吧……

罗伊斯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他非常不容易地挣扎了一下,翻了个身,然后用膝盖支撑着站了起来。他有些头晕,大概是那个绑架犯用的药物还没有完全失去作用,不过并不妨碍他思考事情。

罗伊斯朝前走了两步,他的脚步声格外明显,大概确实是个很空旷的仓库。那会是在哪里呢?罗伊斯想了想,可惜他平时并没有观察四周的习惯。

他试图挣开手上的束缚,不过那里被用麻绳捆得很紧。“shit!”罗伊斯忍不住骂人,他发誓等他抓到了这个变态,他一定要让莱万多夫斯基把这家伙鞭尸……



哎,好想罗伯特。罗伊斯有点忧伤地想。

他的眼睛此时已经适应了黑暗,勉强能够看清周围的状况。巨大的仓库,看来这个绑架犯还有点钱……

罗伊斯吐槽完毕,刚想继续往前走,这时一只手突然扯了他一下。

力度很大,加之罗伊斯本来就腿脚不稳,很快就因为这个拉扯跌坐在地上。

紧接着一张脸凑到了罗伊斯面前。



“你身上好香,”那人睁着眼睛,脸颊瘦到有些可怕了,“比女孩子还好闻。”

罗伊斯被吓了一跳。他刚才还满脑子都是他的亲亲美人罗伯特,突然给他来这么一出,实在是……视觉冲击啊。

他摇了摇头,迅速向后退了一点,而男人又很快凑了上来。罗伊斯被吓得不轻,他别过脸,想起自己的手机给扔在车子后座了,不由地有些感伤……

男人冰凉的手摸上了罗伊斯的后颈,他的呼吸扑在罗伊斯的脸颊上,这让罗伊斯感觉到有点恶心。不过他的双手被束缚,即使想挣扎都有点艰难。

男人开始解他的衣服,并用膝盖压制着罗伊斯的双腿。罗伊斯感觉到男人的双腿间的东西正在蹭着他的腹部……god,他的美好的和男人的第一次应该是和莱万多夫斯基才对,他怎么能允许这种乱来的事情发生!

“你冷静一点!”罗伊斯试图用言语技能劝说。他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我有那种乱七八糟的病!”

男人一下子愣住了。

罗伊斯立刻苦情了起来,他装出可怜兮兮的眼神:“我不想害人,所以如果你真的有这种需求的话,我的车里有避孕套……就在后座,你带我去拿一下好吗?”

男人看着他好一会儿,也许是这般善解人意让男人震惊了,于是他站起来,算是默许。

罗伊斯在心里给自己的演技点了个赞。



走出仓库,来到跑车边。罗伊斯不着痕迹地四处看了看。这是个位于公路边的仓库,人烟稀少,罗伊斯很难判断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于是他故意拖慢脚步,以便于更加细致地观察。



公路,郊区,仓库……他顺着公路往前看,稍远一点的似乎有一些建筑群,开着灯,在半山腰上。

好像有点眼熟……罗伊斯歪着脑袋。他闭上眼睛,在起风的瞬间嗅着风里的气息。明明这几天都没有下雨,空气里却有一股潮湿的气息,顺着风,这些水汽被带了过来。

湖,别墅……

罗伊斯拉开车门,扭头示意男人解开他的束缚。

“我不会跑的,车钥匙在你身上,我也跑不过你。”罗伊斯积极安利,非常诚恳。

谈判的时候要让对方充分认识到自己的优势,让他清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陷入劣势,这样对方才会安下心来,这样就踏进你的陷阱了。



罗伊斯在后座里摸到自己的手机,拨出了莱万多夫斯基的电话。然后按了扬声器,等了一会儿,在听到电话里传出声音的一瞬间,他大声地说道:“哎,你的仓库正东是我们市里最有名的别墅区吗?那个BVB别墅群?真好哎,就在一条公路上,这可是寸土寸金吧?”

然后他从塑料袋里摸出准备给莱万多夫斯基的安全套和润滑剂,并且迅速把手机装进口袋里。

“那里湖的风景很好呢!如果你要杀了我,就把我扔到那个湖里去吧。”罗伊斯转过身,冲着男人露出一个相当好看的微笑。





(七)

莱万多夫斯基接到罗伊斯的电话时,还刚想嘲讽两句,顺便放下心来,那笨蛋家伙就开始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什么bvb别墅群,一条公路上,什么鬼啊……

直到那一句“如果你要杀了我,就把我扔到湖里去吧”。

莱万猛地站起来。聪明如他,很快意识到,罗伊斯陷入困境了。

而那个笨蛋家伙在电话里向他求助!

莱万顾不得多想,他隐约记住了什么bvb别墅群。他家离那里并不是很远,可莱万连一分钟都不敢多等。

他从公寓出去,试图寻找最快的方法到达目的地,可惜靠郊区的地方,在这个点,taxi几乎没有。莱万多夫斯基握着手机,感觉心跳加速。他咬着牙,突然冲到马路上,迅速地拦在了一辆汽车之前。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是突然感到了无所畏惧。按理来说他对罗伊斯是不该有好感的,可他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那个笨蛋。

“下来!”他拉开车门,冲着莫名其妙的车主凶狠地说道。然后他伸手拽了一把车主,力气之大,直接把对方拽到了车外头。

"我的恋人被绑架了,我得赶着去救他,"莱万坐上车,想了想扔给那个一脸莫名其妙的车主自己的身份证,"明天联系我。"

然后他关上车门,用力踩下了油门。



"其实吧,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罗伊斯刻意和男人保持了一点距离,同时歪嘴笑得很诡异,"你要听吗?"

男人诚恳地摇了摇头。

"喂!可不可以给我点面子!"罗伊斯觉得很心塞。

他感觉男人随时随地都会扑过来,不过还在他和男人之间完全没有身体上的差距什么的,也就是说,打起来他其实并不占劣势。

何况他的手上的束缚也没了。

罗伊斯把安全套和润滑剂递给男人,他计算着自己的速度够不够跑在男人之前去公路上求救。

不好说。罗伊斯瞥了一眼男人的腰,那个地方显然是放着一把枪没错的。

所以等于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莱万身上,希望那家伙足够聪明,理解他的意思。

不过可惜的是,男人的耐心似乎完全耗尽了。他猛地扑了过来,把罗伊斯直接摁倒在地上。背部撞击在坚硬的地面上,痛得罗伊斯直咬牙。

男人凑上来咬罗伊斯的脸颊,恶心得罗伊斯几乎要吐出来。他拼命挣扎着。但被压制着的位置对他有些不利。他伸出手去拽男人的头发,男人被激怒了,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抵在了罗伊斯的太阳穴上。

罗伊斯不敢动了,他还不是很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听话。"男人拍了拍他的脸颊。



路程长得就像是要环绕整个世界,而莱万多夫斯基只能不断地加速。终于他看见了半山腰的bvb别墅群,在黑暗中,亮着的灯光像是野兽的眼睛。

他沿着公路减速,目光开始沿路搜寻。

公路,仓库,正东,也就是说,一直向前开是没错的。罗伊斯还提到了一条路上,也就是说,是可以在公路上看见的。

他开过别墅群,前面就是真正荒凉的郊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bvb别墅群就是以郊区为载体,不过比郊区的一切都好很多就是。

完全就是贵族人的享受区。



莱万并没有深入去想,因为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间房子,在荒凉的地方显得格外突兀。

他停了下来,想了想又粗暴地启动,直接沿着草坪朝房子冲了过去。他停在了房门前,下了车。大门是关着的,从外观上看这大概是个仓库。

莱万多夫斯基走到仓库前,他用力地推开了大门。



罗伊斯坐在地上,他喘着气,抹了抹自己的唇角。

他站起来,狠狠地踹了一脚趴在地上的男人,然后把手枪直接塞进了男人的嘴里。

“我该杀了你。”罗伊斯骂道。他的身上全是血,不过不是他的。他在最后一刻夺过了男人的手枪,对着男人的肩膀开了一枪。

不至于死,但会让人痛得失去知觉。

他掏出手机报警,简短地说了下具体位置,就挂了电话。高度紧张让他全身脱力,他全身上下的衣服也基本上被破坏的差不多了。

罗伊斯坐在地上喘气。他又点开莱万多夫斯基的电话。他突然很想听那家伙的声音,好想被他抱在怀里,最好能撒撒娇。然后莱万会亲吻他的全身,给他最朴实却有效的安慰。

他把手机放在耳边,呼吸着。

电话被接通,罗伊斯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他被一双手捞起来,然后压进了一个分外温暖的怀里。



手机“碰”的掉在了地上。





(八)

“罗伯特,你冷静一点,这不是我的血!”罗伊斯扶着莱万的肩膀,看见后者的脸色非常不妙,急忙解释道。

“怎么会搞成这样?”莱万打量着罗伊斯,脸色越来越差,“那个男人干的?”

“差不多……”罗伊斯点点头,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痛痛痛……”嘴角的伤痕让他龇牙咧嘴。

莱万多夫斯基看着罗伊斯,两秒钟后,他略显粗暴地扯过罗伊斯,扣着罗伊斯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罗伊斯瞪大眼睛,这个吻实在是有些过于粗暴了。他几乎感觉到了因为牙齿相撞而瞬间弥漫的血腥味,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个吻的美好。

莱万的吻技并不高明,甚至有些生涩。他撬开罗伊斯的牙关,勾住了里头湿润的舌头,纠缠着吮吸,夺取罗伊斯的氧气。罗伊斯感觉到了莱万的怒气,这让他有些暗自开心。

什么嘛,这家伙在吃醋诶……

他勾住莱万的脖子,热烈地回应起了这个带着火热气息的吻。

莱万一只手扣着他的后脑勺,一只手扶着他的腰。他只稍稍用力,就把原本就破碎的衬衫整个扯了下来,于是只剩半截袖子挂在罗伊斯的手臂上,很是滑稽。

罗伊斯光裸的皮肤接触到空气,有些冷。他抱紧了莱万,仿佛撒娇似的说道:“回车上好吗?”

莱万的神色一暗,他没有说话,只是报复似的咬了咬罗伊斯的嘴唇。



他们在狭小的空间里接吻,低矮的空间让两个人都有些局促,不过他们谁也没耐心等到回家。

罗伊斯被压在放低的座椅上,他的双腿曲起,勾着莱万的腰部,双腿间勃起的部位和莱万的相互磨蹭。莱万在他的脖颈处不断亲吻,甚至几乎粗暴地咬着,让罗伊斯有一种他要杀了自己的错觉。

他猛然想起那个男人似乎一直在吻着他的脖子。

罗伊斯不由地觉得有些鼻酸。他推了推莱万,黑暗里他的眼睛却有些亮亮的。“我回去洗个澡好吗?”他摸着莱万的脖子,像是安慰。

“他碰了你吗?”莱万微喘着,他的语气有些冷硬。

“没,没,”罗伊斯连忙摇头,“就是亲了我一下……”

“哪里?”

“就脖子……和脸……”罗伊斯的声音越来越小。

莱万叹了口气,他低下头,伸出舌头在罗伊斯的脸上轻轻地舔了起来。

“罗伯特…”罗伊斯抖了一下,他忍不住抱紧了莱万多夫斯基。

莱万一遍一遍地舔吻着他的脸颊,温柔而耐心。然而他的占有欲却让罗伊斯感到畏惧,却忍不住沉迷于此,难以自拔。

“罗伯特,”罗伊斯紧紧地抱住了莱万,黑暗里他和莱万的额头相贴,“我好想你。”

他没有在说假话。

只是如此短暂的分离,但他却觉得难以忍受。他需要莱万,无比需要,莱万是他的生命的一部分,更是他无比重要的未来。

莱万贴着他的额头,良久,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然后他吻了下来,用这个吻代替了所有的回答。



“那个……抱歉。”正在两个人吻得难分难舍时,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把罗伊斯吓了一大跳。

很好,车窗没关,窗外还站着一个人。罗伊斯愤怒地看着莱万,后者的脸上居然挂着笑容。

“哪位是马尔科.罗伊斯先生?去警察局做记录。”窗外的年轻人低着头,不敢看车里的画面。罗伊斯耸耸肩,可怜兮兮地看了莱万一眼,可莱万居然自然地从他身上翻了下去。

“做笔录啦,受害人!”莱万推了一把罗伊斯,想了想又凑到金发少年的耳边,“回去再说。”

他的声音性感低沉,让罗伊斯得下好大决心才能不把那个警察一脚踹开然后把他干到死。

或者,就其结果而言,被莱万干到死。

罗伊斯舔了舔嘴唇,又凑上去在莱万的耳朵上咬了咬,心满意足地下车去了。

无视了被吓得快晕过去的可怜的小警察。







TBC
评论(4)
热度(100)
  1. 懵猛萌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