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豆腐丝】你往何处去

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太太我爱你啊太太!!!妈呀豆腐哥哥好苏好苏好苏!果然是期待已久的更衣室play太太就知道你懂我【比heart

陋室铭:



*莱万多夫斯基X罗伊斯


*OOC,平行世界,不存在ZS问题,有肉慎入


*送给 @Yukirrrrrin 太太,希望你会喜欢




===========================================








01




最开始的时候,波兰人对那个皮肤苍白总是笑得一脸自恋的德国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好感,在罗伊斯加盟多特蒙德之后他跟他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火,毕竟,他们之间隔着一个国籍的障碍,以及……一个格策。


是的,罗伊斯总是会跟那个圆圆胖胖的小矮子呆在一起,然后一只胳膊充满占有欲地搂着那个人,笑的嘴歪的不能再歪。那两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黏在一起嘀嘀咕咕用极快的语速说着莱万听不懂的话题——事实上是,即使波兰人的德语已经非常娴熟,他在很多时候仍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但这不妨碍他和罗伊斯在赛场上的默契,尽管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们总是能做出默契的配合,莱万有时候觉得他和罗伊斯之间存在着一股电流,这股电流只有在球场上的时候才会出现,但这种感觉很好,让人血脉喷张,仿佛身体深处有千军万马在鼓舞叫嚣,他奔跑在绿茵场上,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德国人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他要做的只是最最简单的一传一射。


那段时间是莱万最开心的日子,他,罗伊斯以及格策像是古代战场上最骁勇善战的大将,在每一场比赛中冲锋陷阵,奔跑在队伍的最前方,给对手带来恐惧和绝望。他们会在每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之后相拥欢呼,去酒吧喝上一整晚的德国黑啤,然后像几个疯子一样在多特蒙德深夜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吼一些音调全无的歌。


这个时候总是他搂着格策,格策搂着罗伊斯,两个一米八以上的大个子总是喜欢一边一个将那个圆滚滚的小胖球架的双脚离地。


罗伊斯和格策都是贾斯丁比伯的忠实粉丝,为了让莱万也加入他们的脑残粉俱乐部,那两人总是想尽各种办法给他推荐关于比伯的一切,甚至强行抢走波兰人的MP3并将里面的歌曲全部换成比伯的专辑。


莱万誓死不从,他在四方荼毒的缝隙中坚守着自己的那一点品位上的原则,但他的队友们就没有那么顽强了,他们大部分人都在更衣室连续播了一个月比伯的新歌之后双手投降,认命地为新专辑的销量献上了自己的钱包。


在莱万看来,那段日子就像一场盛大的集会,热热闹闹,到处都是绚烂的烟火和激情,有着热腾腾的地气和暖烘烘的欢笑。随着相处日子的增多,莱万发现那个削瘦的德国人身体里隐藏着令人吃惊的巨大能量,像一枚随时随地准备登上太空的小火箭——罗伊斯穿着黄黑球衣在球场奔跑的样子是那么的灿烂和耀眼,没有人会不喜欢他,没有人有理由不喜欢他。


而在又一次令人兴奋的胜利之后,莱万精疲力竭地躺在草地上喘着气,他的耳边满满的都是球迷和队友发出的欢呼,他躺在那里,注视着头顶的夜空,半敞开的球场顶棚刺眼明亮的灯光将那一小团黑暗也染上了光晕,他躺在那里,胸膛剧烈地上下起伏,汗水从毛孔里争先恐后地漫出来,然后他听见一个声音在喊自己的名字。


“罗伯特!”


莱万只来得及抬了抬头罗伊斯就扑了上来,那个快活的年轻人笑的双眼弯弯,身体严严实实地压住了他,两人翻滚在草坪上:“太棒了,你今天表现的太棒了,不可思议,美妙绝伦!”


莱万笑着搂住了那人的后背,两具热气腾腾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是的,美妙绝伦。”


他侧过头,在那人白的发光的脖子上印下一个吻——那本是个再寻常不过的行为,这在球场上实在算不上什么,但也许那晚的环境太特殊了,也许是他们两个人贴的太紧密,也许是肾上腺素搞的鬼,又或许是因为在莱万的心底已经对此渴望了太久太久,在他的唇贴上那人光滑的皮肤之后他竟然不想离开,有一股火苗从身体深处腾起,让他留在那儿,他渴望咬下去,用牙齿细细碾磨那一小片肌肤直到身上的人受不了地哭泣,然后他会扒光他的衣服,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但很快莱万就清醒过来,他被自己产生的这个念头彻彻底底地吓到,但来不及了,他的身体已经诚实地做出了反应,罗伊斯不停动着的身子压着他勃起的部位,当那人的小腹再一次摩擦过那个地方的时候莱万令人尴尬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尽管他立刻就捂住了自己的嘴,但罗伊斯听到了——是的,他很肯定,罗伊斯一定听到了,因为那个德国人很快就脱离了他的怀抱,重新站起身子——虽然他还在笑,并没有对此发出任何评论,但他只是再一次拍了拍莱万的头,就转身找别的队友庆祝去了,留下莱万一个人,轰隆的耳鸣彻底地淹没了他。






02




莱万是个行动派,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真的对男人有性趣他上网找了家当地有名的GAY吧,然后挑了个不用训练的日子偷偷溜了过去。


GAY吧的地点十分隐秘,就连入口也不是那么好找,但当他走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装修是中世纪的风格,偌大的舞池里挤满了人,头顶旋转的球形灯射出七彩的光,一片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为了不暴露身份莱万特地戴了墨镜和帽子,但这身装扮在这里却显得有些另类,反倒吸引了许多人将目光投向了他,这让莱万不得不摘掉帽子,低下头努力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


他拨开拥挤的人群,走向吧台。


“一杯Whisky。”


他掏出一张纸币放在台面上,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儿的顾客大多数是年轻人,打扮时髦,许多都长得不错,但莱万发现自己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兴趣。


酒保端着两杯酒放在了他的面前。


莱万挑挑眉:“我只要一杯。”


“另外一杯,是那位先生请你的。”


莱万顺着酒保指的方向看去,在吧台的另一边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面色苍白,一头暗金色的头发张扬地翘着,见到莱万看过来,年轻人轻佻地抛了个媚眼。


莱万礼貌性地对他回以了微笑。


“……你第一次来?”


年轻人起身走向他,一只手撑在吧台上,笑着看着他。


“是的。谢谢你的酒。”


“没什么,如果你愿意,想点多少杯都行。”


莱万又笑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年轻人吹了个口哨,饶有兴致地又靠近了些,这让莱万看清了他的眼睛——年轻人有一双翠绿色的眸子,在灯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这让他想到了另一个人。


“路易斯。你叫什么名字?”


莱万盯着那个叫路易斯的年轻人看了一会儿,翘起嘴角:“叫我莱德就行。”




他们在狭窄的无人的小巷里接吻,路易斯的身体像水蛇般紧紧缠着他,莱万不轻不重地在那人的舌头上咬了一口,喘着气说:“睁开眼睛。”


“……嗯?”


“别闭眼,睁开眼睛,看着我。”


路易斯笑出来,他听话地看向他,要多风情万种有多风情万种:“还有什么要求吗?”


莱万看着他的眼睛,好像看到了那个在球场上奔跑如风的年轻人,那个人在朝他微笑,微薄的双唇呼喊着他的名字。


莱万发现自己彻彻底底地硬了。


路易斯也察觉出了这点,他满意地扬起嘴角,一只手摸上莱万隆起的部位,隔着牛仔裤打着转地揉捏着,然后蹲下身子,用牙齿拉开了那儿的拉链。




那天临走之前,路易斯给了莱万一张他的名片,让他下次再找他,莱万点头应下,但走进停车场之后随手就把那张名片丢进了垃圾桶里。


他射在那个年轻人嘴里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罗伊斯的样子,莱万悲哀地觉得自己这回也许真的是完蛋了,他想要他——这不是一时冲动或者肾上腺作祟,他想要他,认认真真,完完全全——他掉进了一个自己以前毫不在乎嗤之以鼻的陷阱里,无法逃脱,不能自拔。






03




这一切罗伊斯都不知道,或者,至少他表现的像是不知道。


他们都没再提那天发生的事,依旧在训练中勾肩搭背,在球场上并肩作战,依旧是多特蒙德最锋利的两把利刃,无坚不摧。


莱万曾经旁敲侧击地找格策问过罗伊斯恋爱的事,因为他来多特蒙德这么久了,从没见那个人交过任何女朋友,这实在是很少见。格策告诉他罗伊斯曾经有一个交往了3年的女友,但在他转会前分手了,原因是女方劈腿。


“反正我不喜欢她,”小胖球认真地皱着眉说,“那个女孩对他一点也不好,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得了她这么长时间的。但这家伙就是笨,别看他长的挺精明的,其实可死心眼了。”


“他就没想着再找一个?”莱万试探地问。


格策摇摇头:“我给他介绍过啊,人家看不上,哼,还质疑我的审美,他的审美才有问题好吗?”


莱万想了想贾斯丁比伯,无比感慨地点了点头。




罗伊斯还是那个罗伊斯,和队友玩闹,欺负小胖球,和自己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莱万也配合地扮演着没事人的角色。但在某些特殊的时候,比如训练后的更衣室里,他会不自觉地偷偷瞄向在换衣服的罗伊斯,那个人身材匀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皮肤白的近乎透明,有时候莱万会想如果在那上面印下吻痕该会是一副多么美丽的景象。


有那么几次他看的太专注,以至于被对方发现,但是罗伊斯都没有表露出任何不适合厌恶的情绪,他甚至有一次还对他笑了笑。




2013年,冬歇期过后的第一场比赛多特蒙德取得了美好的胜利,莱万在比赛中打进致胜的一球,赛后的更衣室里队友们一一走来向他祝贺,罗伊斯也来了,他给了他一个大力的拥抱,他们击掌,相握,然后毫无预兆地,罗伊斯低下头,在莱万摊开的掌心里轻轻吻了一下。


莱万愣愣地看着那个人,而罗伊斯只是微微抬眼,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注视着他,歪起嘴笑了。


人群喧闹的房间里,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那天莱万一直磨蹭到队友都走光了才最后一个走进浴室,他站在喷洒的热水下用被罗伊斯亲吻过的右手自慰,那儿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体温,他的额头抵着冰凉的瓷砖墙面,咬着牙咽下那些呻吟。


那天的最后莱万经历了一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高潮,射出来的瞬间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着,颤抖着用握成拳头的左手重重捶向墙面。


然后他疲惫地滑坐在地上,他将脸埋进胳膊里,心底一片空荡荡——他不知道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多久。


他不知道自己将会走向何方。






04




那个冬天,对于多特蒙德以及罗伊斯和莱万来讲,都显得有些漫长。


莱万从去年就隐约听到了一些传言,起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最近这些议论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他的身边总有人在窃窃私语着关于那个多特蒙德青训出身的中场天才即将转会的传闻,媒体也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地煽风点火,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


莱万对此选择了保持沉默。


他是个聪明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去打听而什么不该,也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他没有去追问格策关于转会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他对此毫不关心,他喜欢那个圆圆滚滚的德国人,他看得到他身上巨大的天赋,这种天赋必定会给他的球队带来巨大的帮助,莱万当然不希望他走,可他又有什么立场来对此发表意见呢?


但是罗伊斯不一样,他和格策的关系比谁都要亲近,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好友离开这里。


罗伊斯和格策之间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这是莱万不小心撞到的,他发誓那天晚上他只是临时折回俱乐部去取自己遗忘在那儿的手机,却无意中听见从更衣室里传来的声音。


那两人都异常激动,语速很快,声音尖锐,莱万只能模模糊糊听到一些诸如“混蛋”“你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自私”之类的话语,然后更衣室的门被砰地推开,转会绯闻的主角气冲冲地离开了这儿,小胖子满脸通红,眼睛里面全是泪。


莱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慢慢走进去,罗伊斯坐在长凳上,垂着头,在听到声音之后那人抬起眼,见是莱万,罗伊斯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个苦笑。


那个人的脸那么的苍白,让莱万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他轻轻关上门走过去,他看着罗伊斯,半天才挤出一句“你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良久后他听到那个人的答复,声音单薄而无力,“我是个混蛋,只想着自己,我明知道这对他意味着什么却不能衷心地说出一句‘恭喜’,我当然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只是……我只是……”罗伊斯没有再说下去,他痛苦地抱住头,发出微弱的啜泣。


莱万蹲下身子,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搂住那人的肩,罗伊斯没有躲开,他将自己的头靠在莱万的肩上,莱万能感觉得到那个人身体的颤抖,那些微弱的震动像电流一样游向他的身体,他捧住罗伊斯的脸,让那个人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马尔科,我在这儿,我还在这儿。”


他凑上去吻住罗伊斯的唇,预想中的拒绝和拳头并没有到来,所以他大起胆子更进一步,他用舌尖轻轻描绘着那个人形状姣好唇瓣,他吮吸着,引领着那个人一步步加深了动作,直到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莱万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跳得几乎要破膛而出,他的舌头小心翼翼地钻进对方的口腔,逗弄着罗伊斯的,在最初的一分钟罗伊斯的身体还有些僵硬,但随即那个人热情地缠了上来,他的双臂紧紧搂住莱万的背,交换着迫不及待到有些粗鲁的吻。








05




“我从很久前就已经爱着你了,也许久到连我自己都还没察觉的时候。”


那天莱万注视着那双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碧绿色眸子说,“不管未来你我身处何处这点都永远不会变。如果我在你身边,我会拥紧你,如果我身在天边,我会用我的心思念你。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是不会被距离打败的,马尔科,你要相信这一点。”


罗伊斯疲倦地笑起来:“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能这么肉麻,不过,”他看向波兰人深色的双眼,“我相信你。”








【END】


我只是想炖个肉,为啥前戏写了那么长…………


结尾收的仓促了些,但我要是再不完结就停不下来了(跪







评论
热度(150)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