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罗伊勒】雪白光年003

慢慢地更新。


坑多时间少,幸好这个不是坑。




(三)
罗伊斯挪进浴室里,小笨蛋正在洗澡,隔着水汽朦胧,那瘦削的身体曲线分外迷人。
罗伊斯走上前去,从背后环绕住了恋人的躯体。
“干什么啦,”许尔勒嘟囔着,“别以为我就不生气了,我可记仇了,你从来都没告诉我你认识厄齐尔。”
“你也没问啊。”罗伊斯狡辩道。
他在许尔勒的肩膀上吻着,手指抚摸着许尔勒的腰侧。沐浴乳的触感让小笨蛋的躯体有些湿滑,他也就顺其自然,干脆让自己的手都沾上那些混合液体。
许尔勒浑身颤抖了一下,显然他对这种似有若无的触碰很没抵抗力。他抬起手撑着墙壁,试图降低一点因身体敏感而带来的微妙快感。
“你还记得吗?”罗伊斯声音低哑,凑上去吻许尔勒带着细密绒毛的脸颊,“上次我和你也在这里……”
他的手慢慢探下去,在许尔勒尚未有反应的部分轻轻一握。
“啊……”许尔勒腰部的肌肉一紧,罗伊斯趁势把小笨蛋搂的更紧,用已经勃发的部位顶着许尔勒的身体。
“上次你喝醉了,意识好像很不清醒,我也算是趁人之危了,”罗伊斯在许尔勒耳边低低地笑,“天知道你有多可爱……”
“你做了?我怎么没感觉……”许尔勒扭过头看着罗伊斯,晶亮蓝眼睛眨了眨。他的脸有些红,在水汽中显得格外诱人。
“没,”罗伊斯更加用力地把许尔勒压向自己,顶端挤进许尔勒的臀缝间,轻轻地磨蹭着,“只是像这样,让你帮了我一下。”
“好下流……”许尔勒红着脸扭过头去,身后的火热触感让他的身体都有些抖。
“我就是这么下流。”罗伊斯把许尔勒转过来,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情欲。他凑上去和许尔勒接吻,一边把许尔勒压在墙上,用力抬起许尔勒的腿。
“对你我可没法不下流。”罗伊斯低低地笑着,任凭两人沉溺于无尽的情欲之中。

“马尔科.罗伊斯,我不想跟你说话了。”许尔勒苦着脸坐在床上,捂着腰叹气。
罗伊斯“嘿嘿”一笑,凑上去亲许尔勒,被后者一巴掌打开。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罗伊斯开始装可怜,“陌生的环境总是……”
“三次!”许尔勒抿着嘴,眼泪汪汪。
“当年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罗伊斯也眼泪汪汪,“一天五次你也不说什么……”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对我的身体没渴望了?”罗伊斯倒打一耙。
小笨蛋果然立马慌了,他红着脸,眼睛眨着。“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我没这么好的体力,腰会痛,而且好累,下次少一点可不可以?”
“做的时候才不是这样说的,明明一直在叫‘马尔科,更深一点‘,‘马尔科,再用力一点‘……”罗伊斯咬了咬许尔勒的肩膀,“口是心非……”
“我哪有说这种话!”许尔勒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哪里没有,”罗伊斯耍无赖,“要不要现在看看你会不会说啊?”
“去去去!”许尔勒慌乱地推开罗伊斯,随手拿起衣服往身上一裹,跑下床,“你这精虫上脑的家伙,下流下流下流……”
他跑进浴室,罗伊斯看着衣服下那两条细长的腿,嘴上始终挂着歪得不能再歪的笑。
“叮——”这时罗伊斯突然听到短信进来的手机。
他摸了一把手机,握在手里的是许尔勒的。亮起来的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来自“师兄”的信息。
罗伊斯挑了挑眉。他等了一会儿,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这才滑动解锁,打开了信息。
“后天晚上7点,在我们常去的酒吧见面。”
……
罗伊斯很愤怒地扔了手机,他感觉自己有点像斗小三的正宫……
虽然他很清楚许尔勒不会背叛自己,但这样一个优质竞争对手还是让他略有不爽。
就像是自己的珍宝被别人觊觎一样。而那位奥斯卡师兄也显然不只是单纯把许尔勒当成普通的学弟来看。
罗伊斯可清楚了。那位看似帅气阳光的奥斯卡学长,看许尔勒的眼神也绝对不是看学弟那么简单。

早上两人一起去了蒙塔娜家,蒙塔娜的父亲——许尔勒的教授接待了他们。蒙塔娜抱着孩子朝两人做了个鬼脸,罗伊斯心想这当了妈妈的女孩看起来怎么也没多了点母性光环什么的……
他们在客厅里坐下,面前的茶几上已经摆着热气腾腾的咖啡。“我就估计你们是这个点来。”教授架上眼镜,端着书,用的是德语。
许尔勒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捧起咖啡开始喝。
一时间客厅里有些安静,罗伊斯则觉得自己的身份地位……超尴尬。
好在他们还有蒙塔娜,很快熊孩子开始招呼大家打牌。虽然在罗伊斯的记忆里,这是属于老人家(比如胡梅尔斯)的,但入乡随俗,还是要尊重老人家的兴趣爱好嘛……
于是四个人在阳光灿烂的阳台上,围着牌桌,面色凝重地打起了牌。
教授是打牌高手,罗伊斯凭借聪明才智倒也差不多,蒙塔娜自然是好手,于是只剩下许尔勒哭丧着脸,被三个人虐。
最后教授和罗伊斯杠上了,眼镜后一双鹰隼似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罗伊斯。罗伊斯却也不是个服软的人。他虽然不擅长打牌,但他的学习能力却很强。因此在这几局下来,他也从教授和蒙塔娜身上学到了不少,渐渐地也能跟得上教授的步伐。
牌桌上硝烟弥漫,不过似乎已经成了教授与罗伊斯两个人的对决。罗伊斯不喜欢输,无论什么事都是。他在大学时有个外号叫“小火箭”,因为他曾带着脚伤跑完了800米,并且在最后阶段连超三人,得了第一名。
他是个持之以恒的人,被他看中的事情就不会得不到。聪明和冲劲在他身上不会违和,倒不如说,他就是个有头脑的冒险家。
把最后的牌甩在桌子上,罗伊斯和教授同时站了起来。
“小伙子,”教授扶了一把眼镜,“你很有前途,跟我学打牌吧。”
他走进客厅:“跟我过来。”
罗伊斯撇撇嘴。他看了眼许尔勒,小笨蛋一脸不在状况。蒙塔娜则干脆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好吧。罗伊斯耸耸肩,跟着教授也走进了客厅。

上了楼梯,进了书房。这间朝南的房子风景倒是很好。属于大学教授的书房果然有几个大柜子的书,书桌就靠在窗边,阳光和煦,非常舒适惬意的感觉。
罗伊斯想,以后和许尔勒也要去山里买块地,造一间房子。不过他没有临窗读书的雅兴,他只想和许尔勒在阳光明媚的阳台、书房、客厅、厨房、卧室做爱,最好能把小笨蛋弄得求饶,一切就很完美了……
他自我陶醉了一会儿,又摆出了面瘫的表情,看着教授。
教授在书桌前坐下,扶着眼镜也看着他。
“你和安德列那小子在谈恋爱?”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罗伊斯愣了愣,随即很诚恳地点了点头。
“哼,”教授冷笑,“看你这歪嘴歪脸,不太可靠。”
……我长得歪都是我的错!罗伊斯很难过,他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嘲讽长相,就说的这么狠。
“人不可貌相!”罗伊斯接着教授的话头说下去,竭力塑造自己的形象。
“相由心生!”教授持续冷笑。
……
“你赢了。”罗伊斯深深地鞠躬。

两个人相对而坐,阳光照在罗伊斯脸上,还有点淡淡的明媚什么的。可惜他丝毫感觉不到明媚,他感受到了拷问的气息。
“我喜欢安德列,我会对他好的!”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虽然坦诚心意有点丢脸,但总比被逼问要好的多。
“哼,”年轻时估计是傲娇的教授持续冷笑,“屁大点的人还说喜欢。”
“我快30了!”罗伊斯据理力争。
“我快当够你爹了!”教授翻了个白眼。
……
“你赢了。”罗伊斯恨不能把头磕到桌子上。
“但我是真的喜欢安德列,我不敢保证永远爱他,但至少现在,以及比较远的将来,我都会爱他。”罗伊斯抬起头,直视教授的眼睛。
……糟糕,刚才好像说了非常恶心的话。罗伊斯自我厌恶了一会儿,有点不好意思地抬起手抓了抓头发。
教授看着他,半天没说话。
“你看起来倒不像在说假话,”教授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那么安德列就交给你了。”
……这么随性自如!安德列真的是你的好学生吗?罗伊斯很震惊。他原以为至少会有一场精彩激烈的拉锯战,没想到他几句恶心巴拉的告白就解决了一切……
不过正如教授所言,他确实没有在说假话。
他的一生中还从未有过如此不确定的事情,他究竟有多喜欢安德列,恐怕连他自己也搞不明白。然而,喜欢不就是这样吗?未来的一切也许都处于未知之中,但一点也不妨碍你享受现在的美好甜蜜。他不确定一切,但他又如此确定,“喜欢”这件事本身——或者说“爱”——正影响着他的思考和行为,让他逐渐脱离旧有的轨迹。
甚至要他放弃现有的一切和许尔勒在一起也无所谓。
“明明不是那么优秀的人啊。”罗伊斯又想起那个笨蛋的脸,嘴角忍不住露出了过分甜蜜的笑。



TBC
评论(17)
热度(71)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w
  2. 曾是惊鸿照影来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请不要欺负奥斯卡好吗?!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