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胡花】请问卖羊肉串的今天需要来点阿花吗?(下)

红红和短为啥不能凑cp因为这个设定里是新拉……
所以红红就变成了暗恋…
@那个催文的可爱妹子。
感觉福总终于被我驯化成了妻奴……





(四)
超级秘书杜尔姆总是最早来到公司,勤勤恳恳地工作。而他的老板胡梅尔斯总比他晚两个小时以上。

他为什么要这么勤劳呢,这是因为他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不喜欢做事的秘书不能叫超级秘书,为老板处理好一切事情是秘书的职责。

但现在的问题是……老板要他做的事,和他的职责,关系似乎不是很多。他的能力很强,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几乎全能。然而他的老板无视了他的十八般武艺,只要他帮忙追男人……

杜尔姆觉得眼睛好痛啊……

所以超级秘书每日的日常,就是在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勤勤恳恳地关注着大作家赫韦德斯的全部动态。他没有女朋友,所以有很多时间。清心寡欲是做好秘书工作的前提,胡梅尔斯的放荡潇洒可是以牺牲杜尔姆的正常生活为代价换来的……

但是即使如此,杜尔姆也有喜欢的人。不,对于超级秘书来说,比起喜欢,倒不如说是暗恋。

那人小小的,长得像只松鼠,总是皱着眉,但也不显得凶狠。他是杂志社的主编,是总裁的好朋友。杜尔姆关于他的回忆是那天他来找胡梅尔斯,胡梅尔斯不在,于是那人在他的桌子上轻轻敲了敲。

杜尔姆抬起头,那人的脸在灯光下一片柔和。

“我是菲利普.拉姆,马茨回来时,帮我通知他一声,”那人冲他一笑,有点尴尬地舔了舔嘴唇,“有水吗?我快被渴死了……”
杜尔姆立刻点点头,一边发愣一边机械地从抽屉里摸出一瓶矿泉水,眼睛却依然执着地盯着那人。
“谢谢,”那人接过水,拧开瓶盖喝了几口。杜尔姆看着他的喉结和脖颈,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他喝够了,把还剩半瓶的水放下来,又冲杜尔姆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杜尔姆眨眨眼。他的目光从那人的背影移到了矿泉水瓶上,只剩半瓶的液体分外诱人。
该死的,他好渴。

杜尔姆拿过水瓶,扭开瓶盖,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他觉得分外满足。不过后来,他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并且,他的一生都只能暗恋。


(五)
胡梅尔斯名言实录:每当我看见有男人追女人送花时,我就觉得很悲哀。花能干什么?当时也不好看,之后不能吃不能用,只能干瞪眼。那么问题来了,女人究竟需要什么呢?买买买就行了。


胡梅尔斯愁白了头,他觉得自己好失败。
明明曾经在情场上也是无往不利,还没有哪个女孩会对胡梅尔斯说“我们可以做朋友了”——虽然赫韦德斯不是女孩子。但在赫韦德斯面前,他所有的自信,都非常轻易地,碎成渣。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你,”罗伊斯拍了拍日益衰老的好友的肩膀,“换句话说,有你没你一个样,他当然不会对你有多热情了。”

“所以在他眼里,我和那些上门送快递的没啥区别?”胡梅尔斯很哀伤,他一瞬间又苍老了许多。
“不,”罗伊斯神情认真,“上门送快递的可比你重要多了!”
……
“算了,”胡梅尔斯无奈地扶额,“我已经看透了,你根本不是我队友。我决定自力更生,丰衣足食,让个男人喜欢上我还不简单?”

“胡梅尔斯先生。”电话里传来赫韦德斯的声音。
“叫我马茨。”胡梅尔斯坐在员工餐厅里,迷人地笑着,有不少女性员工捂着胸口倒地。
“好吧,马茨,”电话那头赫韦德斯的声音有些无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杂志社里的人都收到了你送的蛋糕,还写是表达我的一点心意?你知道我的电话都快被人打爆了吗?天呐还有八卦报纸来询问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是想犒劳下大家,”胡梅尔斯克制住自己的笑容,“顺便也帮你卖个人情,省的他们催你的稿子。”
“我才不拖稿!”赫韦德斯怒气冲冲。

“好吧,勉强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要浪费时间追我,我可是最讨厌资本家了!”对面的大作家充满气势地说完,挂了电话。
胡梅尔斯被挂了电话也不恼,他似乎认定对方只是傲娇而已。
所以第二天,他顺其自然地邀请对方晚上出来吃饭,遭到了无情拒绝。
大作家的理由是:“我要去做植发手术。”
“你的头发不少啊?”胡梅尔斯回忆了一下印象中的赫韦德斯,头发不算浓密,但也不算少嘛……
“我每个月都要去做护理!”
“我可以教你怎么护理头发!”胡梅尔斯自信满满,“看看我的头发。”
“哼,”赫韦德斯冷笑,“头发长见识短,资本家都是这样。”
“我大学的时候也是拿奖学金的人!”胡梅尔斯据理力争。他知道大作家是个学霸,学霸总是看不起学渣,但幸好胡梅尔斯不算学渣,他好歹也是知名大学的半个学霸……
“当你走上资本家的道路时,”电话那头的赫韦德斯用非常无奈的语气说道,“我们就是阶级敌人了。我的心在无产阶级兄弟那里,看看鲁尔区矿工兄弟们,日以继夜,辛苦劳作,满脸都是灰,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你说的是几十年前的鲁尔区?”
“这不是重点,”赫韦德斯咳了两声,“重点是你就是资本家。”
“天地良心,我在鲁尔区没公司,”胡梅尔斯信誓旦旦,“还是说我非要变成无产阶级战士你才会喜欢我?”
“不,”赫韦德斯迅速否定,“你要变成无产阶级战士,连你最后的优点也没有了。”
“什么?”

“土豪。”赫韦德斯慢悠悠地说完,又一次挂断了电话。

“马尔科我不活了!”胡梅尔斯扯着罗伊斯的衣服,很浮夸地抹着眼泪。
“哦,那你就去死吧。”罗伊斯一脸嫌弃地推开胡梅尔斯。
“我感觉到了忧伤,”胡梅尔斯也不生气,“你说我是不是不该这么有钱?”
“这话你不该对我说,”罗伊斯微笑,“有种发上推特啊!”
“还是不要引起阶级矛盾为好,”胡梅尔斯耸耸肩,“贝尼就因为我太有钱而不喜欢我,我很难过。我和他存在阶级对立。”
“比起阶级对立,”罗伊斯拍了拍胡梅尔斯的肩膀,“我觉得他只是单纯不喜欢你而已。”
“他为什么不喜欢我?”胡梅尔斯想得很单纯,“我长得帅,又有钱,说起来那方面的功能也不差……”
“你要是没有那方面的功能,”罗伊斯微笑,“我想他会爱上你。”
“你说他是性冷淡?”胡梅尔斯很震惊。
“不!我的意思是,”罗伊斯扶额,“他不喜欢你,是因为他喜欢女孩,而不是下面有根东西的男人。”
胡梅尔斯眨眨眼,他好像明白了。


第二天早晨,罗伊斯拿出手机刷推特,看见一个很火的推。他点开图片,发现是一大堆玫瑰,铺满了大厅。
配文是“DFB集团的总裁给我们杂志社的大作家@赫韦德斯 送了一大厅的玫瑰!好浮夸,不过好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等等那位DFB总裁是谁?该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位吧?
罗伊斯一拍脑袋,他到底明白什么了啊那个卖羊肉串的!

不过真的好浮夸啊!罗伊斯忍不住吐槽道。


“我喜欢你。”时间倒退回昨晚,刚交完稿子的赫韦德斯从杂志社出来,看见大厅已经完全成了……恐怖片现场,并且恐怖片的男主角捧着一束玫瑰,深情地站在玫瑰花海里,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赫韦德斯毫不犹豫地张口,但“拒绝”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走到他面前的胡梅尔斯拥进怀里。
足够宽厚的肩膀和性感慵懒的清爽味道,这一切倒是不让赫韦德斯反感。围观群众已经欢呼雀跃起来,让赫韦德斯觉得自己还挺像什么被求婚的女主角……之类的。
很好,下一章就写女主角被男主角用这么浮夸的方式求婚然后无情地拒绝这种剧情。赫韦德斯下定决心。
胡梅尔斯放开他,用深邃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那犹如雕刻的脸也有足够魅力。赫韦德斯得承认,这是个好看的男人,他的一切……都很吸引人。
他确实是傲娇,也并不是真的讨厌胡梅尔斯。要知道,像赫韦德斯这样的作家大抵都有一个斗地主的梦,现在给你个傻逼兮兮的资本家……当然要好好斗(逗)一下啦!
胡梅尔斯低下头,就像所有偶像剧里演的那样,给他的女主角一个深情至极的吻。
此时掌声响起,欢呼声充满整个大厅。玫瑰花中两人深情拥吻,全剧终。
不,赫韦德斯想,身为作家他能同意这种三俗剧情吗?他能同意拉姆都不能同意?

胡梅尔斯结束了这个吻,他发现赫韦德斯在看着他。
“还满意吗?”他低声问道,眼神无限温柔。
“满意,”赫韦德斯点点头,“就是我有个问题。”

“你说。”

“这花现在归我吗?”赫韦德斯眨眨眼。
“当然,送你的。”胡梅尔斯豪情万丈。
“那好,”赫韦德斯扭头,指着前台吼了一句,“你你你,哎对就是你,帮我搭个台子,我明天搞个签名会,买花签名啊……价格随意订,越高越好,会有人来的,明天不是情人节嘛……”
胡梅尔斯震惊了。
赫韦德斯交待完,又冲胡梅尔斯笑了笑:“合理利用资源嘛……”
说完他接过胡梅尔斯手里的那束玫瑰,灯光下他笑得格外温柔。
“只要这一束就够了,情人节快乐。”


(六)
胡梅尔斯名言实录:要等我爱上什么人,马尔科就该剃光头。

杜尔姆很为他的总裁担忧。

他的总裁大人,自从那个情人节后就进入了某个神秘的精神领域,天天都在对着空气非常恶心地笑,好像是卖羊肉串挣了不少钱一样……
同样表达担心的还有罗伊斯,他有时候和杜尔姆坐一起看胡梅尔斯犯病,不禁深深地为他的胡梅尔斯叔叔感到担忧……

胡梅尔斯完全不知道他的损友和他的秘书已经把他当成了神经病,他满脑子都是赫韦德斯捧着花对他笑的样子。哦哦哦简直不能更好了好吗?胡梅尔斯就差下楼跑圈了。他这几天都觉得自信满满,前途一片光明。
恋爱总是让人盲目。胡梅尔斯没有预料到的是,那时他说罗伊斯会变成痴情笨蛋,想不到自己却更先一步。
他是真的喜欢赫韦德斯,一开始还有那么点新鲜感的因素,不过那个笑让他确定了很多。
那种温柔带着点恶意的笑,就像赫韦德斯一直展现给他的那样,让人琢磨不定。
却又想去守候。
“我到底有多喜欢他啊……”胡梅尔斯看着自己用笔在纸上不断写下“贝尼”的痕迹,嘴角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容。
他能拿赫韦德斯怎么办呢?
他又能拿喜欢赫韦德斯的自己怎么办呢?
好吧,一切顺其自然。

“不,不要来片场看我!说好的顺其自然呢?那也行,你不要开车来!跑车?!!滚!你敢开任何一辆跑车来我都剁了你的手给梅苏特补身子去!”这一年夏天,在鲁尔区的片场,传来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不要吃人手!”大眼睛的影帝厄齐尔捧着他的亲亲男友赫迪拉给他送来的爱心便当,慢慢地吃着,一边瞪大眼睛惊恐地说道。
“只是这么一说嘛!想吃还不给你!”气急败坏的男人——大作家赫韦德斯挂断电话,看着厄齐尔闷闷地说道。
“嘿嘿,”厄齐尔眨眨眼,“舍不得……”
“去去去!”赫韦德斯持续气急败坏,“小心我延长你的拍摄时间。”
“搞不懂你啊,明明也喜欢马茨,就是不愿意和他在一起。马茨和你男朋友也没什么区别吧,干嘛这么拖拖拉拉,”厄齐尔心满意足地喝完汤,托着下巴看着赫韦德斯说道,“我看马茨对你是真心的,他在大学里还没对什么人这么上心过。”
“所以啊,”赫韦德斯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胡梅尔斯送他的五一劳动节礼物,为了支持工人兄弟——说道,”正因为如此才要这样啊,你不懂,这是作家的哲学。”
厄齐尔有些困惑地看着赫韦德斯,在后者的笑容里,他恍然大悟。“真是贪心啊,贝尼,”厄齐尔咂咂嘴,“还从没有人敢向马茨要全部……”
“我就敢,”赫韦德斯微笑,“因为我相信我能。”

他扭过头,那位浮夸的总裁大人穿得像个矿工,手提饭盒慌慌张张地朝他跑过来。“快吃快吃,”胡梅尔斯放下饭盒,“你不让我开车,估计得凉了……”
厄齐尔看着这个场景,一边心想着“这以后结婚了了怎么办哦”,一边默默地走开背剧本去了。
“那你下次去买辆平民一点的车嘛,”赫韦德斯撇撇嘴,“又没说不让你开车。”
“而且,以后你可以直接开我的车嘛,反正也住一起。”赫韦德斯看似轻描淡写地说道。

“哐当”一声,胡梅尔斯的勺子掉在了地上。

END
评论(14)
热度(101)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