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罗伊勒】雪白光年001

雪白领域的番外!
糟糕的设定和人物关系,总之很糟糕。
终于可以写奥斯卡了,怒砸手机。
明天更胡花!艾特那位一直催文的姑娘✔





(一)
马尔科.罗伊斯,如果以寻常人的眼光来看,他大概是个优秀的男人。无论是相貌,家世,还是工作能力,他都毫无疑问可以站在社会阶层的顶端,是可以被称之为“极少数精英”的那一类人。
但在他25岁那年,他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是个gay。与之相伴的,他爱上了一个和他天差地别的类似狗尾巴草的金毛小笨蛋,并且完全呈现出一种愈演愈烈甚至不可自拔的趋势来。
所以说人不能太过禁欲,至少一段时间内不能太过禁欲。否则物极必反,一旦爱情来临,就会变成陷得最深的一方。这是胡梅尔斯的忠告,终于在罗伊斯身上变成了现实。
比如现在,他就正因为许尔勒接了个电话,嫉妒得脸都要歪到天上去了。

自从两个人在日本确定了相爱的关系后,罗伊斯就觉得自己陷入了热恋——单方面的。他一刻也离不开许尔勒,于是半威胁半强迫地让胡梅尔斯专门给许尔勒搞了个办公桌在他的办公室里,每天托着下巴痴情凝望,有时候做点小动作,把许尔勒弄得惊恐不已。兴致来了的时候,罗伊斯就会遵从本心地乱来,让许尔勒含着泪在办公桌上射出来,最后3天不理罗伊斯。
他爱许尔勒,这正逐渐变成一种需求,并因日益强大的占有欲而膨胀。
尤其是现在,许尔勒表情欢快地握着手机,不断说着“嗯”、“好的”、“我也想你”、“有时间会去看你”等让罗伊斯皱眉怀疑的英文句子,蓝眼睛神采飞扬。
等许尔勒挂了电话,罗伊斯略有不爽地把小笨蛋抱进怀里,凑上去咬他的耳朵:“和你打电话的是谁?”
许尔勒心情很好,被罗伊斯吃豆腐也视而不见:“那是我大学时关系很好的师兄,奥斯卡。”
“他是影视表演专业的吗?”
“去!”许尔勒扭过头瞪了罗伊斯一眼,“师兄可是学霸呢,教授可喜欢他啦!而且他人也长得超级帅!在学校里每天都有女生向他搭讪告白……”
……
“你刚刚在我面前说了什么?”罗伊斯痛心疾首,“你居然说别的男人帅……”
“哎……”许尔勒瞪大眼,“师兄是长得很帅啦,不信给你看照片!”
说着小笨蛋居然还真从手机里翻出一张自拍合照。照片里两人亲密地靠在一起,笑得阳光灿烂。许尔勒的蓝眼睛可真漂亮,即使表情尴尬还是可爱还是好看……罗伊斯发自内心地赞扬完许尔勒之后,马上戴上有色眼镜评判他身边那个碍眼的男人。
平心而论,男人长得真是很好看,温柔的大男孩一般,笑起来暖的就像是所有女孩梦寐以求的那种英俊学长。但罗伊斯是那种轻易赞叹别人的家伙吗?好看是好看,但没我好看。这就是罗伊斯的信条,罗伊斯的真理。
所以他很快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是很好看,但没我帅。”
“嗯,”许尔勒倒是很诚恳地点点头,“你是长得最好看,但是学长很温柔啊,对我很好!”
“我对你不好我对你不温柔吗?”罗伊斯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就又快哭了。
“也不是…”许尔勒撇撇嘴,“但师兄就是比你好。”

罗伊斯看着许尔勒那认认真真的神情,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大概这位影视表演专业的奥斯卡师兄就是只存在于偶像剧中的那种全民初恋,也许你的恋人并不爱他,但不妨碍他在你恋人心中始终占据着“最完美”的形象。
幸好这种优质竞争对手远在英国。这简直是罗伊斯最为庆幸的事情了。
但他没有忘记报复一下不把他当成“最完美存在”的金毛小笨蛋。这天晚上回家后,他把许尔勒欺负得很惨,以至于后者第二天只能请假,因为根本下不了床。


“说起来,你的那位奥斯卡师兄是英国人吗?”晚上罗伊斯在房间里看企划案,随口问道,“我听你讲英文……”
“你居然听得懂啊?”许尔勒躺在床上打游戏,语气惊讶。
“喂,我讨厌英语也不是完全不懂好吧?好歹贾斯汀的歌我也能跟着乱哼一下……”罗伊斯扭过头看了许尔勒一眼,眼神愤怒,“感觉你在嘲笑我。”
“哪有,”许尔勒无辜地看着罗伊斯,蓝眼睛眨了眨,“师兄是巴西人啦!”
“巴西人怎么长这样!”罗伊斯很震惊。
好像在他的印象里,有某个明星叫什么卡卡的,也是巴西人,也长得没有拉丁美洲人的自觉,优雅绅士得像个意大利美男子,和罗伊斯心目中的巴西人天差地别。他觉得这奥斯卡和卡卡真是像啊,就是师兄还更温和稚嫩一点……
“巴西人怎么就不能长这样了?”许尔勒撇撇嘴,“你一定是看多了《三年后她成了我女友》……”
《三年后她成了我女友》是西班牙偶像剧,主演是巴西人内马尔。罗伊斯心想对呀我就是看多了这个,他还觉得内马尔演的挺不错呢……
“好吧,安德列.许尔勒先生,”罗伊斯耸耸肩,“能了解一下您与奥斯卡先生的故事吗?”
“哎,”许尔勒愣了一下,继而有些羞涩地笑了笑,“他其实比我还小一岁,不过比我年级要高,所以叫他师兄。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在英国的时候,他总是很照顾我,在学习上一直在帮我。反正我很喜欢他,他是我很好的朋友。”
“如果你是女孩,”罗伊斯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推了推眼镜,“他就是想泡你。师兄都是这样。”
“才不是!”许尔勒竭力维护师兄的清白形象,“师兄不是这样的人!我们那里那么多学妹,师兄也只有跟我关系好!”
“……更让人怀疑了好吗?”罗伊斯感觉自己的嫉妒心正在疯长。
“有什么好怀疑的,”许尔勒嘟囔着,“倒是你,有这种想法,难道你过去就是这样的学长?”
“才不是!”罗伊斯竭力维护自身的清白形象。他高中的时候虽然玩的有点乱,但都是同年级的!同年级的!他对学妹可没什么兴趣……况且上了大学,他就完全六根清净,至于学妹的美色,管她去死。

“好吧让我们跳过师兄的话题,”罗伊斯机智地决定转移矛盾,“蒙塔娜那熊孩子怎么样了?”
“挺好的,要结婚了,下个月,要我们过去。”许尔勒简短地说道。
“今天已经25号了,”罗伊斯友情提醒,“说什么下个月,她的潜台词是‘五天后老娘要是见不到你们,就拿着头来给我儿子当玩具‘,我太了解她了。“
许尔勒微笑:“我会原话转告。”
“宝贝你不能这样。”下一秒罗伊斯就趴在许尔勒怀里。明明是气场强大的男人,却一边占着许尔勒的便宜,一边卖萌装可怜,不知怎地还有些恶心……
“马尔科,你别这样,”许尔勒一脸纠结,“你这样真的蛮恶心的……”
“喂,好伤自尊!”罗伊斯摘下眼镜,看似一脸受伤地凑上去亲许尔勒的脖子。他的手也不安分,慢慢地探进睡衣里,在光滑的皮肤上来回抚摸。
“安德列,你真的好不听话啊!”罗伊斯含糊地说着,一边把许尔勒还握在手里的手柄一扔。“还没存档!”许尔勒惊叫。
“管他呢!”罗伊斯动作利索地扯掉了许尔勒的衣服,顺手关掉了灯。
“现在做点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不知节制的后果是,第二天许尔勒再度卧床不起,而罗伊斯神清气爽。许尔勒一早醒来全身酸痛得散了架,倒是罗伊斯搂着他睡得开开心心,他一怒之下,一脚把罗伊斯踹下了床。
“笨蛋,你干嘛?”罗伊斯捂着脑袋爬起来,一脸痛苦。他的脑袋撞到床头柜了,痛得他龇牙咧嘴。
许尔勒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哼了一句,就背过身去,把自己整个缩进了被子里。
罗伊斯吃饱喝足,不跟他计较,又默默地爬回被子里,然后小笨蛋迅速把被子卷走了……
“安德列,”罗伊斯对着裹在被子里的家伙撒娇,“再让我睡一会儿嘛,现在才7点……”
……毫无回应。
“我错了嘛,”罗伊斯主动认错,“下次绝对不超过两次!”
“你还想有下次?!”许尔勒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对罗伊斯怒目而视。“难道不该有下次?”罗伊斯也很震惊,“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会死的!”
“昨天的也能叫正常吗?”许尔勒脸红地撇开视线,“还有前天的,我都数不清楚你做了多少次……”
这种话从许尔勒嘴里说出来总是格外诱惑,是那种一派天然的性感。许尔勒根本不需要刻意引诱罗伊斯,他对于罗伊斯的性感是浑然天成的,举手投足都是,连说句话都是。
“好嘛,下次少一点,别生气嘛!”罗伊斯隔着被子抱住许尔勒,后者再度缩进了那一团里。“只要你不总是引诱我的话,我肯定不那么着急过分。”罗伊斯信誓旦旦。
“我哪有引诱你,”许尔勒的声音显得挺无辜的,“我看你一眼也是引诱你,跟你说句话也是引诱你,反正都是我的错,哪有这么玩的……”
“都是你的错,谁叫我那么喜欢你。”罗伊斯腻歪起来也能恶心巴拉的,而之前他还嘲笑胡梅尔斯来着……
风水轮流转啊!罗伊斯悲哀地想。
小笨蛋听了这话之后没说话,罗伊斯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抖了抖。然后许尔勒默默地转过身,把被子给罗伊斯盖上,接着又缩进罗伊斯的怀里,罗伊斯乐呵呵地抱住。
“好冷。”罗伊斯听见许尔勒说道。
在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
评论(14)
热度(72)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