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罗伊勒】雪白领域(完结章4)

终于完结了。
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支持。
我也算是好好结局了吧?
晚安。





(三十六)
罗伊斯走进温泉池子里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不过他很快就选择遵从自己的本心。泡在温泉池子里的许尔勒想想都诱人,更何况真的看见的时候,全身上下都粉红粉红的小笨蛋让他几乎立刻就把持不住了。
而且不知怎地,他居然还觉得有些委屈,于是很没立场地撒了个娇……
和许尔勒接吻的滋味甚是甜蜜美妙。罗伊斯紧紧地抱着许尔勒,手指在他湿热的后背上来回抚摸。热气加速了某些情绪的传播与发酵,很快罗伊斯就感觉到自己没出息地硬了,迫不及待的那部分试图挤进许尔勒的腿间。
“笨蛋,我怎么可能会去找别的女人啊……”罗伊斯咬了咬牙,用力把许尔勒压在温泉池子岸边,俯下身去亲吻许尔勒有些发烫的后背。他一边细碎地吻着,一边把手伸进水里,摸索着许尔勒的还穿着泳裤的部位。和他一样,金毛小笨蛋也受不了一点的挑逗,那一处的反应很是明显。
罗伊斯在那一处轻轻抚摸,就着温热的水波,把许尔勒刺激得发出一声声呜咽。早已习惯情欲的二人很容易擦枪走火,尤其是在特殊的环境里,在露天的温泉里,强烈的羞耻感只是加深了粘稠的情欲罢了。
“你不是…对那个女人…动…动心了吗?”许尔勒喘着气,在罗伊斯的动作中发出微弱的呻吟。他想推开罗伊斯,但使不上力气,更下不定决心。和情欲斗争已经很艰难了,更何况他还如此喜欢罗伊斯。
“你在开什么玩笑?”罗伊斯有些生气地皱眉,“我怎么会对她动心?安德列,你把我对你的感情当什么了?”
“唔……”许尔勒闷哼一声,一丝难以察觉的绯红慢慢地爬上他本来就粉红的脸颊,“但是……但是马里奥明明对我说……”
“马里奥?”罗伊斯继续皱眉。格策不该是他队友吗?不该是和他同生死共患难吗?搞半天怎么是派来坑他的啊?
究竟是谁给挖的坑?那么问题就来了……

“他说什么了?”罗伊斯生气地在许尔勒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他说什么你就信!是不是以后别人说我是人妖你也信?”罗伊斯越想越气,声音居然还带上了点委屈:“安德列,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呀……”
许尔勒一时心软,立刻很没出息地、庄重地点了点头。

“我只是为了帮马茨那没头脑的忙,才客串了一下去那女人家里偷照片,马茨被人拍了床照,”罗伊斯分外委屈地一边啃许尔勒的脖子一边说道,“我多可怜啊,既要被老板压榨,你又不相信我。我活着干什么,学挖掘机去算了……”
许尔勒闻言立刻眼泪汪汪地扭过头,抿着嘴露出愧疚的表情。
罗伊斯看着这表情,觉得负罪感简直up up。他觉得自己也蛮没廉耻的,明明错就是在己,还能把责任全转接给许尔勒。
不过格策为什么要坑他啊?罗伊斯看着许尔勒,小笨蛋此刻脸红得几乎要滴血,一双蓝色眼睛在夜里深邃得有些过分了。罗伊斯的眼神慢慢地沉下来,他知道这一切都不该是他思考的问题。
至少不是现在。

罗伊斯略显粗暴地扯下许尔勒的泳裤,那一处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都正渴望着他。
“我怎么可能会对别的女人动心啊?”罗伊斯借着水流把手指插进许尔勒的身体里,高热紧致的触感让他几乎把持不住。
“笨蛋,我只想吃了你啊。”


(三十七)
在温泉池子里火热地来了一次后,罗伊斯又抱着许尔勒急匆匆地回到房间里。充满和式风情的旅馆太适合一场充满温存的性爱。在罗伊斯的半强迫下许尔勒不得不穿上了浴衣,虽然他也完全不清楚这样被掰开大腿插进来有什么性感的。总之罗伊斯很开心,许尔勒嘛……也还挺开心的。

不过罗伊斯怎么都要不够,这让他很是困扰。许尔勒很想教育教育不知节制的罗伊斯,但他知道自己大概也没什么立场。
最后他做的真是累了,罗伊斯一把东西从他体内抽出来,他就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罗伊斯给睡着的金毛小笨蛋盖好被子,也取过一件浴衣给自己套上。然后他熄了灯,走出房间,站在长廊上静静凝望着庭院里的景色。
薄薄的浴衣抵御不住严寒,但罗伊斯并不觉得冷。他觉得自己要是手里再拿杆烟,妥妥的就是忧国忧民的中年大叔。当然他不忧国忧民,他忧许尔勒。
这倒霉孩子也没长得多倾国倾城,怎么就能这么四面开花呢?
连格策也沦陷了。
一想到这个罗伊斯就觉得头痛。
他在回廊上坐下,身子靠在回廊的木柱子上。下雪了,晶莹的雪花被风吹在他脸上,有些微微的刺痛。
“我从来没想过,日本的风景也能这么好看。就像可以逃离一切喧嚣一样,却又没丢失现代社会的特征。这真是奇妙的融合,”罗伊斯看着落雪的天空说道,“所以有些人也能轻而易举地吸引我。他身上那些天真美好的特质,与他融入这个社会并行不悖,就像安德列。因此我很能理解,你也被他吸引了,对吗?”
罗伊斯转过头,冲着黑暗里站在门口边的人笑。
“是时候该和我谈一谈了吧?”罗伊斯从栏杆上下来,赤脚踩在木板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马里奥,我不喜欢秘密。”罗伊斯耸耸肩,语气平静地说道。


“所以你喜欢安德列?”罗伊斯裹着件羽绒服,捧着热茶窝在被子里哆哆嗦嗦地说道。刚才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稍微耍了下帅,但事实证明还是要一切从实际出发。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有胡梅尔斯的模特标准身材,别学人家大冷天只穿一件衣服卖羊肉串。
格策撇撇嘴,从口袋里摸出感冒药递给罗伊斯:“先不论我喜不喜欢安德列,你这生活上的放荡不羁到底是跟谁学的啊!现在温度是零下诶……”
“马茨.胡梅尔斯!”罗伊斯吸吸鼻子接过感冒药。
“黑无再黑,总裁也是蛮可怜。”格策耸耸肩。
……
“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欢安德列啊!”罗伊斯扯回话题。
格策想了想,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可你有女朋友,”罗伊斯掏出药就着水咽下去,“虽然一个人可以同时喜欢上很多人,但你也不能脚踏两条船,这是原则问题,我更不会允许。”
格策撇撇嘴:“我只想和他当朋友。”
“是吗?”罗伊斯耸耸肩,“我不觉得,至少你想排除掉我,从他身边。”
“因为他喜欢你,”格策看着罗伊斯,“但你不喜欢他。”
“谁说我不喜欢他了?”罗伊斯翻了个白眼。
“至少在他跟你告白的时候,你不喜欢他。”
……
“你既然当初拒绝了他,为什么不干脆永远拒绝他呢?你的反复无常,只会让他受到的伤害更大。他付出了这么多,一旦哪一天你不想要了,他会被毁掉。”
格策站起来,走近罗伊斯:“马尔科,你是我的朋友,他也是。你为什么非要让这种关系被打破呢?你根本就不是gay,适合你的女孩哪里都有,为什么非要去伤害自己的朋友?”
小胖子说得满脸通红,眼睛都有些亮晶晶的。
罗伊斯眨眨眼,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格策是喜欢许尔勒的,但这种喜欢要比友情更淡薄一点,而友情至上的小胖子又太看重三人之间的友情,希望这种友情能长久地维持下去。于是小胖子拼命维护啊想方设法啊,甚至打算干脆让剩下两个人决裂就好。怎么说,这真的是蛮感人的友情故事,但是……

“马里奥,你真自私。”罗伊斯微笑着,一字一句。


(三十八)
“马里奥,你真自私。”罗伊斯重复道。他平静地注视着格策的眼睛,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头敏锐机智的猎豹。
“你真自私,你看起来好像是在为大家着想,但一举一动都出于自己的利益要求。你害怕安德列和我在一起,因为你觉得你会变成那个被抛弃的人。所以你极尽所能地拆散我们两个,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你喜欢安德列,”罗伊斯嘴角带笑,但声音却分外冷酷,“你只是害怕被安德列抛弃而已,因为你那么珍惜他这个朋友不是吗?”
罗伊斯喝了一口茶,气定神闲地看着格策。后者涨红了脸,抿着嘴沉默着。
“喜欢一个人,才不会只想和他当朋友。连安德列这种没胆量的家伙都敢向我告白,你如果真的喜欢他,会这么久一言不发?倒不如说,你只是习惯了他属于你,而他一旦要属于我了,你就开始嫉妒得发疯,”罗伊斯放下茶杯,“你是小学生吗?”

他的脸上挨了第一拳。

“你明白什么!”格策怒火中烧,他举着拳头喘着粗气,浑身颤抖着。

罗伊斯被打了一拳也不生气,更不还手,他只是笑了笑:“一旦被戳中痛处就会露出獠牙吗?可是我不害怕虚张声势,更何况我只是在教你认清事实。”
“不需要你教我认清事实!”格策瞪着罗伊斯,“别把我想的那么肮脏!”

罗伊斯挨了第二拳。

然而他仍然不还手,即使那一拳真狠,痛得他龇牙咧嘴。
“肮脏吗?一点也不肮脏,倒不如说,大家都是这样。你想把你对安德列的感情圣洁化,把它摆进庙堂里。你拒绝承认从这样的感情里你得到了满足,愚蠢得就像是信徒拒绝承认信奉上帝是正确的。”罗伊斯嗤笑,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而这种态度显然激怒了格策。他冲上来,把罗伊斯摁倒在地上,又举起了拳头。
“你到底懂什么?你只是在这里大放厥词而已!”格策颤抖着,“你拿你肮脏的欲望去衡量别人!你有什么资格。”
“资格?”罗伊斯露出笑容,“资格就是,安德列喜欢我呀。”
格策的拳头迅速落了下来,停在了距离罗伊斯鼻尖不远的地方。

“你可以打我第三拳,虽然你刚才才说过我是你的朋友。”

格策的手停在了那里。他的肩膀颤抖着,眼睛湿润,含着点泪光。
然后他撇撇嘴,眼泪从眼睛里滑了出来,掉在罗伊斯的脸上。他看起来就像只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拜托,你知道我拿这种眼神没辙啊。”罗伊斯叹了口气。安德列和马里奥,长相千差万别,但居然都是可爱系,这让罗伊斯怎么好好活嘛……
他就是拿可爱系没辙。于是他伸出手,用力把小胖子扯进怀里。
“不要有多余的担心,我们之间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啊,”罗伊斯拍着格策的背,“还有,安德列也放心地交给我吧。我不敢说一辈子爱他,但我会一心一意地爱他。”
“我可没说我还要和你当朋友……”格策闷闷地说,“我们可是情敌诶……”
“是是是,所以以后也请和我好好相处啦!我和安德列没有一个人会抛弃你的,和你一起拍照显得多瘦你懂吗?”罗伊斯揉了揉格策的头发,笑着说道。
“可以绝交吗?”格策狠狠地锤了罗伊斯一拳。
“以后还要一起喜欢贾斯汀比伯呢,”罗伊斯说道,“以前老有人说如果你是女孩子我就该和你结婚了,我觉得也是。但可惜你就不是女孩子,所以我爱上了安德列。”
“这是什么神逻辑啊!”格策撇嘴。
“就是……”
罗伊斯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就是我爱上他,和他的性别没一点关系。”

只是爱上他了,这有什么办法。


(三十九)
东京的浅草寺还有些积雪,不过已经游人如织了。罗伊斯虽然是不信这些,但剩下两个人兴致勃勃,他也不好拂了他们的兴致。
用他的话来说,信这个还不如去鲁尔区挖煤,挣钱才是硬道理。
然后会被天真浪漫爱幻想的两个家伙集体鄙视“三俗”,“没情趣”,“划清界限”……

拜托,你们一个两个都不是信佛的,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啊?小心佛教徒打你们。罗伊斯恨不能吐槽,不过看起来格策和许尔勒已经结成统一战线了……
谁他妈说“三个人都会是好朋友的”?罗伊斯觉得自己现在才是被排挤的那个。

在浅草寺,一系列程序必须得严格遵守,罗伊斯虽然不信,但也知道入乡随俗,于是乖乖地漱口熏香,接着求签。浅草寺的签以灵验出名,格策和许尔勒兴奋得很。两人抽的都是吉签,格策的说他会受贵人提携,许尔勒的说他会有飞来横财。
“我要中彩票吗?”许尔勒很兴奋。
“马路上捡到5块算不?”罗伊斯及时破坏气氛。

罗伊斯拒绝抽签,任凭许尔勒和格策各种撒娇卖萌,他也只当没看到。
“这一秒的你和上一秒的你都千差万别,人类如何来预测更远的未来?”罗伊斯表示对既定命运不屑一顾。
“上一秒的我爱你,难道这一秒的我就不爱你了吗!”许尔勒气呼呼地与他斗嘴。

“你这一生的后半段大概都要用来爱我了,别太挣扎。”罗伊斯耸耸肩。他看着格策在树下祈福,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许尔勒的。
“干嘛呢,寺庙啊!”许尔勒瞪了罗伊斯一眼,但并没有挣扎。

“有这样的人生就够了。你看我们在积雪当中,周围都是雪白的。我最喜欢雪白了,它就像你一样可爱。”
“而我,不幸的是,踏进你的陷阱里了,”罗伊斯撇撇嘴,”开始的时候还一直以为是我在一口口吃你,现在看来,完全是我被吃干抹净。”
“那你节哀顺变。”许尔勒翻了个白眼。

阳光落在积雪上,照耀出一个美丽无比的雪白世界。金色的雪白美得如同天境,竟也能让原本质朴的寺庙显得宝相庄严。
那片雪白领域,它是美的,它的魅力总在吸引着别人进入。但是,罗伊斯想,它最终只能让一个人领略到它究竟有多美。

“只希望每当我想回来这里时,你都能陪在我身边。”罗伊斯扭过头去看着许尔勒,阳光下许尔勒的眼睛蓝的让人心醉,罗伊斯于是凑过去,亲吻许尔勒的睫毛。

“笨蛋,答应我好吗?”



END
评论(19)
热度(99)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撒花!!!XDDD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