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罗伊勒】雪白领域(完结章1)

说好这章完结就这章完结。
后面跟了个1你们给我当没看见!
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呵。
眼泪。



(二十九)
许尔勒跌跌撞撞地从电梯里走出来,胃部的恶心感让他头昏脑涨。他漫无目的地跑着,满脑子都是刚才听到的对话。
毫无疑问,罗伊斯背叛他了。
他走在路上,一股深冬的寒意包围了他。他并不想哭,只是一种类似于绝望的感情一点一点吞噬了他。

他被捧上云端,又毫不留情地摔了下来。

他还没吃晚饭,生理上的恶心和心理上的恶心交织在一起。于是他跌跌撞撞地扶着路边的垃圾桶,忍受不住地干呕起来。

“安德列?安德列!”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许尔勒颤抖着扭过头,他喘着气,眼前一片模糊。
“安德列,你的脸色怎么...天呐天呐,你快上车!”模模糊糊中他看见了一个大眼睛圆脸的家伙,伸手把他扶了起来。
是格策。

“你怎么回事啊?”格策扔了一条毛巾给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的许尔勒,又放了一杯热茶在他面前,“你不是跟总裁去开会了吗?”
许尔勒抿着嘴唇,没说话。
格策看着许尔勒,突然他叹了口气。
“是马尔科,对吧?”

许尔勒猛地抬起头,这个名字狠狠地刺向他的心脏。

“他做了什么事吗?”格策看见许尔勒的眼眶泛红吓坏了,他急忙把金毛小笨蛋抱进怀里,“你别哭啊安德列,他做了什么坏事我带你打他去。”
他让许尔勒靠在他肩膀上,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眨了眨。许尔勒一言不发,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小声地呜咽起来。

是那种既痛苦又绝望的呜咽,极力压制着的,好像连放声大哭的勇气都没有了。
“笨蛋。”格策轻声说道,他听着许尔勒的呜咽声,鼻子也有些酸酸的。

“如果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哭啊。笨蛋,你要是喜欢上我该多好。”

我也想喜欢上你,马里奥。
可在过去的无数时间里,不管多少次,我都喜欢上了他。
喜欢上了马尔科.罗伊斯。

这像一个无解的局。

许尔勒紧紧地抱住了格策,小胖子柔软的身体给了他一点安慰。他觉得一切都很模糊,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一样。
“马里奥...”他终于哑着嗓子开口,“这几天我能不能住在你这里。”
“可以,没问题。”格策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还有,”许尔勒又开口,他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语气里却透露出让人痛苦的绝望。
仿佛放弃了一切。

“帮我写一份辞职申请吧。”他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坚定。

格策愣了愣,良久他收紧了抱住许尔勒的手臂。

“好。”


晚上格策陪着许尔勒一起睡,他很笨拙地试图逗乐一言不发的许尔勒,但许尔勒就是一言不发,连眼神都没有变化。
格策叹气,他觉得自己超失败,可有拿许尔勒无可奈何。
他凑近许尔勒,趴在金毛家伙的肩膀上:“安德列,能告诉我马尔科做了什么事吗?”
许尔勒颤了一下,眼神变了变,但依然没有开口。
“有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分担啊,至少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格策拍了拍胸前巨乳,眼神严肃正经。
“况且...”格策突然低下头,额头顶在许尔勒的肩头上,“既然马尔科可以,为什么我...”
“什么?”许尔勒扭头,他没听清。
“没什么没什么!”格策吓得赶紧坐起来,红着脸摆手。他刚刚在说什么啊?幸好没被听到万一被听到了...
格策赶紧摇了摇头,除去脑袋里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你和马尔科到底干嘛了?”格策也学聪明了,知道转移矛盾。
许尔勒迅速沉下脸,显然他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白眉毛纠结地拧成一团,似乎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最后,或许是出于对朋友的尊重,许尔勒哑着嗓子把事情和盘托出。

然而格策并没有许尔勒料想中的愤慨,他只是拍了拍许尔勒的肩膀,眼睛一弯笑着道:“马尔科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安德列你不要太在意,真的,让它过去就行了。”
其实马尔科不是这样的人,格策心里想。但不知道为什么嘴里说出来的就是这样的话。
“现在好好睡个觉,明早起来就当生命里没这个人好了。不管他怎么背叛你,我永远都会陪着你啊!”格策笑着把许尔勒往被窝里摁。他的眼神清澈,像是在说着最善良的话。

“笨蛋,别忘了,最开始...你也只有我一个朋友啊,”格策低下头,在许尔勒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晚安。对了,平安夜快乐。”
格策没在意许尔勒的反应,他也很快缩进被子里,在黑暗中紧紧地抱住了许尔勒的身体。
许尔勒眨眨眼,他有些不明白这种异样的氛围是怎么回事,只是格策的拥抱真是温暖,他原本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的躯体渐渐平静下来。

明天可是圣诞节呢,许尔勒模模糊糊地想。他闭上眼睛,满脑子却都是马尔科.罗伊斯。


(三十)
罗伊斯带着一丝倦意敲了敲许尔勒家门,开门的是蒙塔娜。
“哟,毒蛇先生你没和我家小白兔过平安夜,居然来看望我这孤儿寡母的,让我擦擦眼泪。”蒙塔娜一脸惊讶。
罗伊斯没心情和她贫,他紧紧抓住蒙塔娜的肩膀,很是着急地询问道:“安德列在哪?”
“你问我我问安德列嘛?”蒙塔娜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没回来过。”
“真的?”罗伊斯将信将疑。
“真的!我还藏得住他?不自己拴根狗链跟着你跑已经很好了好吧?”蒙塔娜挥了挥手,“得得,等我给他打个电话,他接了再说!现在的小情侣啊...”
蒙塔娜边摇着头边掏出手机,等了一会儿后她挂了电话。
“诶嘿,关机。”蒙塔娜耸耸肩。
罗伊斯转身跑下了楼梯。
“这又是玩哪出啊?”蒙塔娜撇撇嘴。她反正是搞不懂这对情侣的相处模式,一切都还是睡觉重要,睡觉重要。
她打了个呵欠,正欲关门,一只手伸出来阻止了她的动作。
“嘿...怎么是你?”手的主人看着蒙塔娜有些腼腆地微笑,.“还记得我吗?我们在英国的时候...你怀孕了?刚才那是你丈夫?”
蒙塔娜盯着男人,咬牙切齿。

“是的,我怀孕了,不过孩子他爸跑了,”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好在终于被我逮到了!”
蒙塔娜把男人迅速拽进屋里,然后用力地关上了门。


许尔勒睁开眼睛的时候,格策还面对着他熟睡,脸上的表情很柔和,像个小孩子一样。他的睫毛很长,浓密的一片,像是小扇子一样盖下来。
格策的手还紧紧地搂着他,两人还是紧贴着互相拥抱的状态。不过格策不像罗伊斯那样,罗伊斯抱着他的时候总把他整个人都搂紧怀里,而格策的话...许尔勒想,他大概以为自己抱了个巨型娃娃。
许尔勒稍微动了下,试图坐起来,没想到这一挣扎格策就醒了。他揉揉眼睛,盯着许尔勒看了眼,仿佛再自然不过地凑过来吻了吻许尔勒的嘴唇。
“圣诞节快乐...”格策迷迷糊糊地说道。
许尔勒震惊了一会儿,不过他又想大概是格策把他当成了凯瑟琳,于是并没有在意,也回了一句“圣诞节快乐”。

而仅仅才一个晚上,他就开始怀念从罗伊斯怀里醒来的每个早晨。有时候是一个吻,有时候是一个拥抱,当然有时候也会是和罗伊斯那欲求不满家伙的一场过分甜腻的性爱。他总觉得沉溺,因为罗伊斯给他的宠爱出人意料的多。而直到如今他才明白,也许不是罗伊斯给的多。
而是一直以来他都得到的太少了。

许尔勒有些凄凉地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


“我要辞职。”罗伊斯一脚踢翻了胡梅尔斯家花园里的盆栽,对着正在晒太阳的总裁恶狠狠地说道。
“为什么?我哪里又对不起你了?”胡梅尔斯惊得连饮料都拿不住了,“没你我不行啊!”
“我对你现在满脑子全是恨,我巴不得现在就把你抽筋剥皮,”罗伊斯毅然决然,“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了。”
“马尔科!”胡梅尔斯立马从椅子上爬下来,“我有哪里服侍得不好吗?我可以改啊老爷!只求你不要离开我!”
“去你妈的!都怪你那破事,我现在找不着安德列了!”罗伊斯依然怒气冲冲,“我的后半生就被你这家伙毁了!”
“什么?被他发现了?”胡梅尔斯很惊讶,“他不是在做好事吗?”
“是啊,他是在做好事,”罗伊斯呵呵冷笑,“他做好事的对象就是你那前女友凯西!”
...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胡梅尔斯掏出手机,输入一个“蜡烛”的表情,递给罗伊斯。
“这运气,真不能怪我啊!”胡梅尔斯摊手道。
罗伊斯拿手机砸他。
胡梅尔斯灵巧地躲开,叫了一句“埃里克”,美貌秘书立刻端着电脑走上来,脸上还是两抹红。
“把安德列.许尔勒给我揪出来,今天上午之前!”胡梅尔斯重新躺回椅子上,笑得意气风发,“马尔科,我办事你放心,那么问题就来了,找人到底哪家强?”
罗伊斯捡起地上的玻璃片塞进胡梅尔斯的嘴里。


“今天安娜有活动,所以圣诞节我跟你一起过!”格策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给许尔勒倒了一杯,“要加热吗?”
许尔勒点点头,看着小胖子一个人在厨房里头倒腾半天,最后端上了一盘还算凑合的蔬菜沙拉和烤白肠。
就是煎蛋真是丑的不能见人。
“哎,我的水平就那样啦,安德列你别看它,吃就好了。”格策有些脸红地吐了吐舌头,又端出牛奶放到许尔勒面前。
“你不吃吗?”许尔勒看见格策面前空无一物。
“我在减肥啦...”格策撇撇嘴。
“减肥也要吃早餐。”许尔勒插起一截烤白肠,送到格策嘴边:“吃!”
格策乖乖张嘴吃下。
许尔勒的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于是早餐就在这样一人一口中解决了,出人意料居然吃的很饱。
“去哪逛逛吗?”格策摸着肚子在沙发上坐下,扭头看着许尔勒。“随便...”许尔勒撇撇嘴,也扭过头看着格策。
他的眼睛蓝得出奇,像是绝佳的珍宝一般,光芒几乎让人迷醉。格策看得入迷了,他忍不住凑上去,手指落在了许尔勒的脸上。
许尔勒的身体一僵。
“笨蛋,”他听见格策的声音,有些哑,有些低沉,“你怎么就喜欢上马尔科了?”
他没有给许尔勒回答的机会,很快又自顾自地把话说了下去:“明明我才是先和你当朋友的人啊!”
语气酸酸的。
许尔勒咽了咽口水,他本能地向后退去,格策却抢先一步,另一只手揽住了许尔勒的腰。
“安德列,我...”格策皱着眉盯着许尔勒,他越凑越近。许尔勒挣扎不得,他瞪大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现在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啊?

就在格策的嘴唇快要接触到他的前一秒,敲门声及时响起。“我去开门!”许尔勒一下子跳起来,红着脸跑着去开门。
他已经和马尔科变成这种关系了,他一点也不想再和格策发生点什么。
更何况,他一点也不喜欢格策。
更何况,不管罗伊斯有多让他难过,他也依然,只喜欢罗伊斯。
许尔勒心情复杂地打开门,突然愣住了。

门外站着的男人显然是眼熟的,年轻貌美,身材笔挺,脸上带着两坨可疑的红晕。
“你...你好?”许尔勒尝试着打招呼。
“你好,”男人微笑,“我是埃里克.杜尔姆,是总裁的秘书,我是来接你去总裁办公室的。”
他侧过去,摆出请的姿势。虽然始终是微笑着的,但男人给人带来的压迫感不逊于罗伊斯,甚至应该说更胜一筹。许尔勒当然知道其实是罗伊斯想见他,可他并没有办法拒绝眼前这个年轻小伙子的要求。他愣愣地点点头,慢腾腾地走了上去。
突然一个人拦在了他的面前。

“公司有规定,休假时,员工可以不接受上司的命令。”格策扔下这么一句,然后他看了杜尔姆一眼,“砰”地关上了门。


TBC


下一更有底迪和螺丝的撕逼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
我就是这么言情狗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哭着。

评论(33)
热度(85)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Σ(っ °Д °;)っ
  2. 末了人生未了情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