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罗伊勒】雪白领域(下6)

即使多了那么多字还是写不完,我的眼泪……
我为什么这么勤劳?
我真的很想赶快完结啊!你们懂我多痛吗?懂吗?
下章一定完结,日!
真言情啊我爱我自己。(什么。




(二十四)
许尔勒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大脑还处于全面死机的状态。
他眨了眨眼睛,他一时间居然有些迷茫了……

直到他感觉到一个温热的物体紧紧地抱着他,他才战战兢兢地稍稍转过身体。
马尔科。
许尔勒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罗伊斯喝醉了酒,然后来敲他家的门,他要送罗伊斯回家,在车上他亲了罗伊斯,然后罗伊斯也亲了他,然后然后然后……
然后的记忆挺鲜明的,他们在这张床上做了。
而且还不止一次……

天呐天呐天呐马尔科一定是喝醉了酒不行我得赶紧爬起来趁他还没醒跑掉……
许尔勒很慌张,他战战兢兢地拨开罗伊斯的手,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往床下爬。

“唔…”他闷闷地叫了一句,摔倒在地上。

纵欲过度的后果此时完美地体现了出来。许尔勒想起昨天晚上的罗伊斯,完全不知满足,一遍又一遍,最后连安全套都懒得用,直接把东西射进他的身体里……等等不要想啊!许尔勒摇了摇头。昨晚太累了没去清洗,不出意外后面应该还有…

许尔勒苦着脸伸手摸了摸,居然是干干净净的。
哎,马尔科那家伙,帮他洗了吗?不知道怎么回事许尔勒居然有些感动……
要是蒙塔娜在,她就会冷笑一声:“把你吃干抹净你还感动呢,你就是一块肉,吃之前给你刷了点酱料你都要感恩戴德,出息呢……”

可许尔勒素来没出息,他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只是一边感动于罗伊斯的体贴,一边忍着腰痛撑着床沿试图站起来。
然后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臂。

许尔勒借着这个手臂的力量站了起来,腰部还是酸疼得厉害。他还想说句谢谢呢,就感觉到那只手臂略一用力,他整个人便往床上扑了过去。
扑进了床上某个已经醒过来的裸着的腹黑家伙的怀里。

就像是踏进毒蛇陷阱的小白兔。

许尔勒看着罗伊斯,后者正一脸张狂放肆地歪嘴笑,双手仿佛理所应当地在许尔勒的腰上游移。
“马尔科,你干什么……”许尔勒的声音有些抖。
罗伊斯凑近许尔勒,他的笑声带着点性感慵懒:“不干什么啊……等下一起去上班吧?”
他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过分,顺着腰滑到了许尔勒的臀部,一只手揉捏着,另一只手则深入那个缝隙中,在入口处轻轻挑逗着。
“啊…”使用了一个晚上的部分分外敏感,根本经不起这样的逗弄。许尔勒抓紧了罗伊斯的肩部,嘴里漏出一丝甜腻过分的呻吟。
天呐天呐,刚才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许尔勒羞耻得快昏过去了。他试图推开罗伊斯,不过后者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迅速地把他压在床上,低下头和他接吻。
许尔勒当然也很不争气,他抬起手搂住了罗伊斯的脖子,也挺积极主动地回应这个显得情色十足的吻。

“上班不要迟到了才好呢。”罗伊斯进来的时候还非常虚伪地感慨了一句,许尔勒瞪了他一眼。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罗伊斯这么不要脸呢?许尔勒咬着唇,竭力忍住越来越深的快感。
“对了,还没问过你,”罗伊斯一边继续辛勤动作,一边还不忘问许尔勒问题,“你和蒙塔娜到底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朋友。”许尔勒嘴硬。
“女朋友?”罗伊斯往已经充分了解的那一点重重一顶,把许尔勒刻意遏制的呻吟都逼了出来,“你学会骗我了?”
许尔勒眼眶都红了,他抿着嘴,干脆不说话,可罗伊斯越来越激烈的动作又让他更加难以自持。
“说呀,不说的话,”罗伊斯充满恶意地停下动作,“不说的话会迟到哦,你想扣工资吗?”
混蛋!许尔勒再傻也看出罗伊斯有多腹黑了。他无法忽略填充在他体内的东西,激起了他的欲望却又不负责任地停了下来,甚至他试图安慰自己欲望的手也被罗伊斯一把握住。

“马尔科…”许尔勒眨着眼睛,他快被罗伊斯弄哭了。
罗伊斯挑了挑眉,他甚至一点一点把欲望抽了出来。
许尔勒浑身都在抖,他的蓝眼睛满是无法抒解的欲望。“马尔科…马尔科…”他不断叫着罗伊斯的名字,但压在他身上的人此刻冷酷地就像不认识他一样。
“她不是我女朋友,她…她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她的爸爸是我在英国的教授,在英国的时候…帮了我很多。蒙塔娜和一个德国人419然后怀孕了,就跟我到德国来找人了……”许尔勒只好招供,他几近哀求地看着罗伊斯,“马尔科,拜托……”
罗伊斯的心里其实开心得要死,但他还是装出一脸痛苦的样子,语气凄凉:“你骗了我,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痛苦吗?”
无理取闹啊!连罗伊斯都忍不住吐槽自己。

许尔勒眨眨眼,他的脸很红:“我不知道……你也……”他没说下去。

“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许尔勒最后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罗伊斯看着那双仍然还是胆怯的眼睛,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许尔勒的额头。
“我从来不讨厌你,而且现在,我爱你。”
他握住许尔勒的手,力度不大,却坚定不移。


(二十五)
罗伊斯觉得自己不能好了。
他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个色情的中年老大叔,不停地调戏他的甜心小助手。
……
他也不想这么猴急,可他就是怎么也忍不住啊!

他的许尔勒怎么就那么可爱呢?搞得他每分每秒都想着更多的花样去调戏金毛小笨蛋。该死,他只要一想到金毛小笨蛋那害怕又无辜的眼神他整个人都不行了啊!
因为许尔勒要照顾蒙塔娜,所以自然而然地,罗伊斯跑到许尔勒家里去住了。他一旦腻歪起来连胡梅尔斯都觉得恶心,虽然罗伊斯认为胡梅尔斯并没有资格说他。

胡梅尔斯什么人?他可是浮夸到会买玫瑰铺满杂志社大厅祝赫韦德斯情人节快乐的史上最恶心恋人好吗?不仅恶心还老土……连赫韦德斯都翻了好几个白眼。

所以罗伊斯觉得自己还是很好的,他只是在办公室里吃一吃许尔勒的豆腐嘛……

这样和平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冬天,一天晚上罗伊斯和许尔勒窝在被子里,罗伊斯抱着许尔勒。“圣诞节怎么过?”罗伊斯咬许尔勒的耳朵。
“到时候再说呗,”许尔勒闷闷地说,“那天说不定要赶企划。”
“他要是敢,我就让他死。”罗伊斯一脸霸道总裁。
胡梅尔斯也是个有床照的人好吧?把柄在手,天下我有,不放假,他就等死吧!罗伊斯感觉自己意气风发。
等等……
床照?

“哦去他妈的……”罗伊斯一拍脑袋。
他居然把这么大的麻烦给忘了!

胡梅尔斯同志的前女友凯西手上有胡梅尔斯和他的床照,这段时间的风平浪静给了罗伊斯和胡梅尔斯一个假象,以为这姑娘把这茬忘了。但其实并不是。——罗伊斯颤颤巍巍地点开ins,点开凯西的账号。“从非洲做义工回来了!”时间是今天。
罗伊斯撇撇嘴,他知道自己有大麻烦了。

“今天怎么想着约我出来喝咖啡?”凯西坐在罗伊斯对面,优雅地捧起咖啡杯。
罗伊斯干笑两声,还不是你前男友逼我来的。
凯西黑了一点,但依然漂亮,整个人的气质甚至还更显得出众了一点。
“听说你去做义工了,怎么样,非洲好玩吗?”罗伊斯虚伪地笑了笑,问道。
“当然不可能好玩,”凯西笑了笑,“不过感触挺多的,那是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没有社会保障机制,很多小孩甚至一生下来就有疾病。”
“你是个记者对吧?”罗伊斯觉得这个女孩还挺有意思的。
“没错,”凯西甜美一笑,“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值得我们去关注,去非洲是个很棒的体验,我现在很珍惜我的生活。”
“你很有胆量。”罗伊斯赞叹道。
“哈哈,胆量倒是谈不上,”凯西眨眨眼,“爱好而已。”
她喝掉了咖啡,明亮的眼睛凝视着罗伊斯:“平安夜有时间吗?”

“我是个很直接的人,我很喜欢你,我觉得你对我也应该有不一样的感觉。”凯西笑了笑。
不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卖羊肉串的前女友。罗伊斯觉得自己不是很好。
但他还是非常虚伪地露出笑容:“当然有时间了,平安夜在那家酒吧见面?”
他在心里骂了胡梅尔斯一万三千遍。
反正搞到照片就没他什么事了,况且这也不是出轨嘛,不管精神还是肉体,他都永远忠于许尔勒。
这样自我安慰着,罗伊斯给胡梅尔斯打了个电话。

“喂,平安夜你给我安排安德列加班,就这样!”


(二十六)
罗伊斯坐在吧台前,他满脑子都是许尔勒。
下午小笨蛋一脸愧疚地跑过来说:“总裁临时要我去参加个什么会议,可能要忙到很晚……平安夜没办法跟你一起过了,对不起。”
那蓝眼珠的神情,罗伊斯心疼得要命。
而自己居然是去和别的女人过平安夜!罗伊斯忍不住又在心里骂了胡梅尔斯一万遍。
他在小笨蛋的脸上亲了一下:“没事,明天过圣诞节也是一样嘛,你要给我带礼物哦!”
小笨蛋重重地点头。

回忆结束,许尔勒下午的时候就跟着丰神俊秀的总裁大人去参加会议,临走时胡梅尔斯居然还对着他wink了一下。
去你妈的!罗伊斯恨的牙痒痒。

“晚上好,”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在罗伊斯耳边响起,罗伊斯扭过头,凯西笑容甜美地坐在他身边,精致的五官上了淡淡的妆,显得性感迷人。
很漂亮,可惜在罗伊斯眼里就和一根葱的地位差不多。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在脸上挂上了虚伪的假笑。

人之所以受难,不是因为他作恶多端,而是因为他犯了错误。
只是罗伊斯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才会让他之后追悔莫及。

罗伊斯开着车带凯西回了家——当然不是他自己家,而是凯西家。他有些紧张,同时也不敢忘记自己的任务——偷照片。
“我前几天听马茨说起你的事,”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罗伊斯试图谈起这个话题,“你们之前,是不是拍了床照?”
“哈哈哈,”凯西放声大笑,“当然是有的,几张自拍,他睡着了所以不知道。我并不想威胁他,只是想整整他而已,他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跟我分手。我必须得报复他。”
“天呐,马茨的床照!”罗伊斯装出惊讶的样子,“被你说的还很想看呢!我一直觉得他是个正经人。”
“正经人?”凯西露出惊讶的表情,随机又摇摇头笑了,“他要是正经,世上可就全是正经男人了!你想看吗?过来,我可以带你去看。”她领着罗伊斯去了书房,打开电脑,点开一个文件夹:“喏,就是这些。”
照片上凯西半裸着躺在床上,胡梅尔斯在一边睡觉。凯西挺动人的,就是胡梅尔斯……罗伊斯内心狂笑,这不穿衣服睡得像猪的模样真的就是个卖羊肉串的嘛!!
“你想和我拍这种照片吗?”凯西抬起手搂住罗伊斯的肩膀,凑近罗伊斯说到。这个姿势有些暧昧,凯西带着点玫瑰味道的香水直窜进罗伊斯的鼻子里,罗伊斯觉得大事不妙了。
“当然想啊,”他也搂住凯西的腰,语气暧昧,“谁不愿意和你这样的尤物拍这种照片呢?”

他低头吻住凯西的嘴唇,手指在凯西的腰上来回抚摸。凯西穿的亮片裙子让他的手指有些轻微刺痛,然后他不断地想起许尔勒。
“我身上可没戴安全套呢。”罗伊斯和凯西分开的时候这样说道。
“哦,糟糕,我这里也没有。”凯西挑挑眉。两人相对着看了一眼,最后凯西耸耸肩:“算了我去买吧。”
她稍稍推开罗伊斯,在罗伊斯的脸颊上吻了吻:“平安夜快乐。”

罗伊斯愣了愣,他回给凯西一个微笑。

“平安夜快乐,”他在心里说道,“我的小笨蛋。”


(二十七)
罗伊斯估摸着凯西回来还得挺久,他当机立断,删掉了电脑里的全部照片。
他又想,凯西这么聪明的姑娘估计妥妥的有备份。于是他翻箱倒柜上蹿下跳,把U盘轮流试了个遍。他运气好,居然还真的试到了。

他胆战心惊地注意着门边的动静,一边删除了U盘里的照片。
“等会儿再检查她的手机。”罗伊斯想。这时他的手机突然传来短信提示音。
“平安夜快乐,会议结束了!你在家吗?”是许尔勒的短信。

罗伊斯吓了一跳,他连忙回复:“不在家,你现在在哪?”
然后他迅速打给胡梅尔斯:“安德列呢?”
“他自己走了啊,你还没结束啊?”胡梅尔斯声音慵懒。
“把他召唤过来,拖住他一个晚上!不然我随时打给贝尼,我可就在凯西家呢!”罗伊斯气的要命,连声音都有些抖。
“别别别!”胡梅尔斯立马来了精神,他对着旁边叫了一句:“埃里克,打电话给许尔勒,要他现在立刻去公司!”
“好!”罗伊斯听见一旁的杜尔姆欢快地答应道。

过了一会儿杜尔姆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总裁,许尔勒说,他在做好事呢……”
“什么好事?”罗伊斯和胡梅尔斯同时问道。
“好像是说,送什么女孩子回家?”杜尔姆说道。

“不是男孩子就好。”罗伊斯撂了电话。


许尔勒也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他在路上开开心心地走着,寻思着给罗伊斯买什么礼物。走到便利店前,就看见一个踩着足有二十厘米高跟鞋的金发女孩子一脚踩空,然后摔了下来。
“小心小心!”许尔勒慌忙跑过去,帮女孩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啥?杜蕾斯?许尔勒脸一红,他赶紧装没看见地把东西塞好。
“你还好吗?”许尔勒把东西递给女孩。女孩笑了笑,表情有些痛苦:“可能是崴到了……”
“我先扶你起来吧!”许尔勒很热心。女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把手交给了他。
“哎哟……”一用力女孩的表情就变得异常痛苦。许尔勒慌忙扶着她坐下来。“要么我背你回家吧?你这样也没办法走回去。”
“这样……麻烦你了。”女孩感激地看着他,“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谢谢你了。”
许尔勒笑笑表示没关系。他背起女孩,在平安夜里这个场景还挺浪漫的。他一边想着给罗伊斯买什么礼物好,中途还接了个电话要他回公司。他表示自己在做好事,就把电话给挂了。

到了女孩家门口,女孩摸了摸手包发现没带钥匙。她费力地伸出手摁了摁门铃,里头传来一句模模糊糊的“谁啊“。
“马尔科,是我,凯西,我忘记带钥匙了!”女孩在许尔勒背上说道。

重名的还挺多啊!许尔勒想。

一会儿门开了,许尔勒低着头,没看见从里头出来的男人。“凯西,你怎么了?”他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挺耳熟的。
“没怎么,过来扶我一下,”凯西被男人从许尔勒身上抱了下来,“脚崴了,今晚看来很多姿势都试不了了。”
什么呀这里还有外人呢!许尔勒在一边脸都要红了。
“谢谢你了,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吧,哪天请你吃饭!”凯西拍了拍许尔勒的肩膀,许尔勒忙抬起头,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举手……”
他愣住了。

他定定地看着眼前那个抱着凯西的男人,那个男人也看着他。他不清楚自己的表情,只是男人的表情一瞬间由惊讶变成惊慌。

是罗伊斯。

是罗伊斯。

许尔勒向后退了几步,他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拼命地摇着头。他甚至盯着罗伊斯笑了笑,转身跑进了正好打开的电梯里。
他拼命地摁着一楼的按钮,他的手在发抖。女孩买的杜蕾斯,刚才的对话,都在他的脑海里串成一个情节,他觉得难以置信,胃部涌现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恶心感。
他蹲下来,浑身都在颤抖。
最后他看见罗伊斯扔下怀里的女孩朝他追过来,不过电梯门缓缓合上。

一切都像最开始那样。


TBC

评论(25)
热度(99)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擦擦擦擦擦擦擦……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