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罗伊勒】雪白领域(中)


我拖剧情的能力发光发热。
乐乐是我的,乐乐是我的,乐乐是我的。



(六)
罗伊斯黑着脸拽着东倒西歪的许尔勒,下电梯到柜台上拿过手机,扔给前台女孩一个威胁性的“不许乱想”的眼神,就又拽着许尔勒一路往电梯里拖过去。
许尔勒被拽得不舒服。他有些烦躁地挣开罗伊斯的手,但意识的不清醒又让他根本站不稳。于是罗伊斯就看见许尔勒眨着蓝得过分的眼珠子,迷迷糊糊地转了个圈,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话,但还什么都没说,就往前一载倒在了地上。
罗伊斯动了动嘴唇,天知道他有多想笑……
但任由许尔勒在这里发疯显然是不明智的,罗伊斯还没有神经大条到那种地步。所以他仍然是黑着脸走过去。好吧抱起许尔勒是不现实的,于是他微笑着叫来了服务人员。
不要跟他提什么浪漫,他和许尔勒之间才没有浪漫呢!

好不容易把许尔勒送进房间,这家伙立刻跟诈尸一样睁开眼,直挺挺地坐了起来,把正一脸不愉准备脱衣服洗澡的罗伊斯吓了一大跳。“你醒啦?”罗伊斯没好气地问道,他把衬衫剥了下来,随手扔在沙发上。
许尔勒眨着眼,没理他。
“你还醉着啊?”罗伊斯走上前去闻了闻。好吧那种迷离的酒香还在,从罗伊斯的鼻子里灌进去居然还有点让他心痒。罗伊斯赶紧退开来,他可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那样的话可就没法挽回了。
“我去洗澡了,你在外头……回个魂。”罗伊斯闷声交代着。该死,他觉得那股让人心悸的味道好像越来越重了。他的眼神甚至落在了许尔勒的嘴唇上,刚刚那个男人亲过,所以色泽居然还很红润……天呐!罗伊斯赶紧锤了自己一拳,他可不要堕落到对许尔勒产生性欲啊!
于是他迅速闪进浴室,大口呼吸平复了一下自己过快的心跳。
冰凉的水流冲刷皮肤的感觉让罗伊斯冷静了一点,他觉得许尔勒一定是被那男人下药了。“无耻!”罗伊斯一边骂着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一边默默地在心里“讨厌英国”的原因里又加上了一条。
“不择手段!”
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不规律的敲门声,粗暴凶狠,罗伊斯简直怀疑许尔勒这是来催债的不是喝醉的。
“安德列安德列!”门外的醉汉发起酒疯了。罗伊斯心想你就是安德列啊!但他没说出来。
“安德列安德列!”许尔勒得寸进尺。
罗伊斯依然不理他,他闭着眼开始唱baby…
“安德列安德列!”门外的人语气有些着急了,敲门的力度也大了起来。
“你就是安德列啊混蛋!”罗伊斯终于没忍住皱着眉吼了一句,果然门外被他吼得没声了。
罗伊斯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发泄火气的快感,居然就立马开始担心起门外醉汉的心理健康来……
他不会被自己骂了在哭吧?罗伊斯看见映在玻璃门上的影子一颤一颤的,心里居然还有些疼惜。
“那啥,安德列,你还好不?”罗伊斯试着询问。
门外仍然没声音。
罗伊斯走到门边,伸手敲了敲,许尔勒也没给他一个回应。他想会不会是这醉汉在门外睡着了,“你睡着了?”罗伊斯也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居然带上了一丝笑意。
“安德列安德列……”他听见细细的微微颤抖的声音透过门传过来,像是猫爪子一样轻轻挠着罗伊斯的心脏。
罗伊斯难得沉下心来思考和许尔勒有关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简直太温柔了。这大概是个暗号?罗伊斯想,那么和这个句式相同的……
“我是马尔科?”他尝试着回答道。
“bingo!”门突然被打开,伴随着许尔勒欢欣鼓舞的声音,罗伊斯感觉到自己的怀里窜进了什么东西——好吧除了许尔勒也不可能是别人。于是他整个人被撞的向后退了好几步,最后和怀里的家伙一起倒在了水流下。
“喂,你干什么啊!”罗伊斯被水糊的睁不开眼,他的语气有些愤怒,挣扎着要从地上坐起来。
什么嘛,许尔勒喝了酒就是弱智吗?什么鼹鼠鼹鼠我是地瓜的暗号,他们之间的暗号就该是“笨蛋笨蛋我是歪瓜”啊……
等等他在说什么啊!罗伊斯觉得自己要被许尔勒搞得精神错乱了。他有些烦躁地睁开眼睛,突然撞进眼睛里的就是一抹像海一样的蓝色。
在水流里,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罗伊斯突然被哽住了,他原本准备好的愤怒一下子烟消云散。他凝视着许尔勒的眼睛,许尔勒也凝视着他。隔着水流他们无言地对视着,那股诱人的香气再一次席卷而至。
“马尔科……”他听见许尔勒嗫嚅着叫了他的名字。
不过这一次他没等许尔勒说完话。他凑上去,隔着水流吻住了许尔勒的嘴唇。

无可挽回了。


(七)
许尔勒一醉起来就会脱离这个世界,这是许尔勒自己都知道的事情。
高中毕业的时候他被一个男性同学灌了一杯酒,然后很是没形象地醉倒在地。当然他自己是没自觉的,那段记忆被小时候在自家田里头堆城堡的故事替代了,他就记得自己喝醉了酒,然后回家乡堆城堡去了,还是和妈妈一起……
反正后来他是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家里,连衣服都没脱,只是嘴唇可疑地破了。不过许尔勒也没有在意。
于是他吃一堑长一智,从此不再轻易碰酒。
但还是如此地倒霉,遇见了乱七八糟的人给他灌了乱七八糟的酒。许尔勒最后一点记忆停留在罗伊斯拽着他往电梯里走这个画面上,然后他就彻底晕过去了。
他梦见了自己向罗伊斯表白。

那个时候的罗伊斯是什么表情啊?有点厌恶,反正绝对不是快乐或者羞涩什么的。许尔勒只听见冷冰冰的一句“抱歉我对你没兴趣”,接下来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希望你能忘记这件事,在马里奥面前,我们仍然是好朋友,”罗伊斯站在他面前,眼睛像是覆了一层冰,“还是说你需要一个女朋友?我可以帮你介绍。”
罗伊斯真是利己主义,他从来都不会想别人的感受啊。许尔勒听到这句话难过的眼泪都要流出来,更可气的是罗伊斯还在持续补刀:“你冷静一下,我先回去了,今天是马里奥的生日,别弄得他不愉快。”
许尔勒听完觉得更悲哀了。
“可是马尔科,我喜欢你啊。”他眨眨眼,努力不流眼泪。罗伊斯怎么能这么过分,明明是表白,却问他需不需要女朋友。这哪里只是讨厌,简直已经是看不起了嘛……
他许尔勒也不是gay啊,可他就是喜欢上马尔科.罗伊斯了,这有什么办法。如果可以他也很想喜欢上格策啊!至少格策……不会像这样完完全全地拒绝他。
一点余地也不留,让人几乎永远地死心了。
也永远地,死不了心。
许尔勒站在走廊上,墙壁上巨大的镜子照出他的身影。他凝视着他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他又突然不想流泪了。



(八)
罗伊斯觉得自己一定是吃错了药,他永远无法想象自己捧着许尔勒的脸热烈亲吻的场景……对他来说简直是灾难片。
但他行动起来也是这么地直爽,毫不犹豫,等他反映过来的时候,他想脱身都很艰难。
在水流中接吻并不好受,但这不妨碍罗伊斯享受这个接吻。许尔勒的口腔里还有一股酒的味道,但却是诱人的甜香味,几乎不像是酒了,这味道让罗伊斯的理智几乎奔溃。他觉得不是很好,从内心到身体。
他有些暴躁地吮吸着许尔勒口腔里的味道,手指在那头柔软的金发里来回抚摸。虽然罗伊斯的世界观里从来没有“许尔勒原来这么诱人”这个说法,可这个笨蛋现在就像一瓶未开封的酒,光是色泽就几乎让罗伊斯把持不住,只想狠狠地发泄自己的欲望。
不到一个小时前还对gay充满仇恨的罗伊斯先生,现在居然对着一个他一直不屑于去喜欢的男人……勃起了。
真是天大的悲剧。
许尔勒还是不在状态,但这迷迷糊糊睁着眼睛的样子依然让罗伊斯情动不已。他乖顺地回应着罗伊斯热切的亲吻,甚至听话地顺着罗伊斯的牵引,来到已经贲发的部分,用不算柔软的手轻轻握住,上下套弄起来。
那双手的动作很是稚嫩生涩,大概主人也并不习惯于这样的事情。但是那把握不准的力度却让快感更加鲜明了起来,罗伊斯在许尔勒的动作下几乎要发疯。他们接吻,罗伊斯抚摸着许尔勒的身体,一切都变得高热起来。甚至到最后罗伊斯不满足于许尔勒这样的抚弄,于是把许尔勒摁到在地上,直接在他的大腿内侧抽插……罗伊斯的脑子里混沌一片,就算他之后回忆起这个场景,也只会愤怒盖上一个“神志不清”的巨大印章。
许尔勒只是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动来动去,弄得他很不舒服,在他的大腿内侧留下鲜明的触感,滚烫的,他觉得那一处几乎要破皮了。冰凉的水流和火热的触感让他的身体微微发颤,不自觉地搂进了压在他身上的那具火热身体。
罗伊斯又一次吻住了许尔勒,在几乎狂乱的抽插中他狠狠地咬破了许尔勒的嘴唇,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然后他低吼着,将欲望尽数射在许尔勒白皙的大腿上,留下相当淫靡的痕迹。
许尔勒似乎终于感觉到了哪里不对,他开始挣扎起来,不过罗伊斯的力气更甚一筹,而后者又完全被恼人的情欲控制了——他咽了咽口水,手掌在许尔勒的臀瓣磨挲,那个唯一可以接纳他的地方显然正在引诱着他。
罗伊斯并不确定是否该走到这一步,而实际上如果精神正常他就不该走到这一步。但他迈出去了,理智便从此与他无关。
直至万劫不复。

“马尔科,我喜欢你。”这时他听见许尔勒的声音幽幽地传来,怯怯的,就像是许尔勒该有的声音一样,毫无胆量,却一瞬间扼杀了罗伊斯全部的情欲。
罗伊斯抬起头,有些慌乱地注视着那双透亮的蓝眼睛。
显然是还有醒酒,许尔勒透亮的眼睛并没有看着他,也没有看着其他什么东西。只是放空着。罗伊斯觉得许尔勒像是在跟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讲话。
可这句话成功地让罗伊斯从火热的情欲中冷静了下来。
罗伊斯并不是个没节操没原则的人,他在行事上很有责任心。换言之,如果他在这里要了许尔勒,那么他就必须要对他做的一切负责,接受许尔勒的爱,从此踏入某个未知领域,万劫不复。
而扪心自问,他做好了准备吗?
罗伊斯看着许尔勒,他不敢给出肯定的答案。
人不会为了一时的欲望而抛弃一切,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罗伊斯这样想着,慢慢地松开了紧抱着许尔勒的手。
“抱歉,我不喜欢你。”

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九)
许尔勒从头痛中醒来,天已经亮了。
他躺在床上花了半分钟的时间回魂,感觉哪里都不对。昨天的事情他只记了个大概,而且是极为有限的大概。简而言之他根本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最后的记忆里有罗伊斯……
然后在无缝衔接的梦境里他向罗伊斯表白,现在回想起来那表白真是愚蠢、毫无情商又愚昧而冲动。好吧……许尔勒现在头更痛了,他该意识到,现在他可能就在那个让他情感受伤的男人房间里……
“你醒了?”罗伊斯从浴室里出来,他边擦着头发边说道,“快起来吧,已经10点了。”
“10点!我今天还有课!”许尔勒要昏过去了。他慌忙从床上坐起来,这时他发现自己赤裸着……还找不到衣服。
他觉得有些羞涩,脸上的气温迅速升高。好在早上的罗伊斯素来善解人意,许尔勒被提供了一套可以使用的新衣服,穿在他身上倒是正好着。
“谢谢啊,马尔科。”许尔勒想不出什么好说的,只好客套地表示感谢。他觉得嘴唇有点痛,像是被咬破了——许尔勒没想到自己喝醉后这么凶狠,居然还会自虐……
“没什么,一套衣服啦。你的衣服……被你自己弄脏了,我就扔进去洗了。”罗伊斯不擅长说谎,他很刻意地保持着语气的镇定。
这时他看见许尔勒伸出手摸了摸嘴唇——正是被他咬破的部分——他突然有些慌乱起来。
一慌乱就犯傻,真是永恒不变的真理。罗伊斯听见自己为了掩饰慌乱而刻意带上怒气与不屑的声音响起,后来他都忍不住自我吐槽这简直情商着急啊!
“你可别想歪了,我没至于饥渴到对你做什么事情。”
他看见许尔勒的眼神迅速地黯淡下来,嘴角原本还带着的温和的笑意也消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金毛小笨蛋自嘲般地笑了笑,透亮的蓝色眼珠被低垂下去的眼睫毛遮住,看不见了。
“我知道啊。我没多想什么,真的。”
许尔勒默默地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大腿内侧的皮肤似乎被磨破了,穿裤子时有种轻微的不适感。他觉得自己真是卑微到没话可说了,但即使如此……
还是没法死心不喜欢罗伊斯。
罗伊斯看着许尔勒的表情也觉得心疼,但他知道这是他永远无法回应的感情。
至少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一遍一遍地重复,这种感情不能回应。
“你在这边过得还好吗?”罗伊斯试图拯救一下话题。
“还好吧,”许尔勒笑了笑,“我的成绩不错,但总是交不到朋友。”
“怎么会啊,”罗伊斯有些惊讶,“你的性格很好,长相也不差,怎么会没朋友呢?你说你没女朋友我都很惊讶啊……”
糟糕的吐槽。罗伊斯自我厌恶max…
许尔勒穿鞋子的动作停了停,他抬起头看了眼阳光明媚的窗外:“或许吧,可我就是少了点运气。”
他站起来,抿着嘴冲罗伊斯笑了笑。然后他从罗伊斯身边走过,没有再看罗伊斯一眼。
“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喜欢上我。”许尔勒打开门,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走出去,门又被他轻轻合上。
一切像是恢复了原状。


TBC

评论(47)
热度(87)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乐乐是我的+1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