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中秋贺文】雪白领域(上)

雪白领域


cp:罗伊斯x许尔勒

中秋贺文

傻白甜的两个人,就是想写点治愈的给自己看,短篇。
看之前请跟着我大声念三声:
乐乐是po主的乐乐是po主的乐乐是po主的【躺。


所以说永远多长永远短暂永远很缓慢,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计算。

(一)
喜欢一个人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事。
许尔勒拿着手机叹了口气,眼神始终放在一张亲密的合照上,表情很是纠结痛苦。
合照上是他的两个好朋友,马里奥.格策和马尔科.罗伊斯,正亲密地拥抱着。罗伊斯闭着眼亲吻格策的脸颊,格策也笑着。还是海边,夕阳西下,根本就是恋人的氛围,几乎要闪瞎许尔勒的眼睛。
不,许尔勒想,或许他只是其中一个人的好朋友,对,只有格策。罗伊斯……大概从long long ago开始,就变成了只有在格策面前才会伪装一下的,虚假而让人痛苦的朋友关系……
许尔勒觉得眼睛酸鼻子酸,眼睛眨了眨想哭。他是个孤独的留学生,在人生地不熟的英国,学着最枯燥无味的经济管理学,没女朋友,也没朋友。每天就是学校宿舍往返,看书玩手机。成绩虽然好,但完全不比在家乡轻松自在,他觉得自己都要变成寂寞的蘑菇了……
说起来自己会这么慌慌张张地跑来英国,和罗伊斯也脱不了干系。
因为许尔勒,他非常鲁莽、不懂事、毫无根据、毫无情商地向罗伊斯表白了。

当然,也很正常地,被拒绝了。

(二)
许尔勒爱情指南:不要试图向身高180长相英俊帅气身材家境都好的完美无缺美男子告白,反正也不可能成功。

关于暗恋罗伊斯的事情,这又得追溯到long long ago。那时许尔勒还是个呆傻的公司新成员,刚过培训期进入DFB公司,结识了一位性格开朗长相可爱的朋友马里奥.格策,就这么愣头愣脑地安顿下来了,在激烈的公司竞争洪流中宛若一根安静的……狗尾巴草。
用后来认识的同事托马斯.穆勒的话来说,“安德列啊,反正也不招女孩子喜欢。虽然人真的好可爱,是女孩子的话绝对就是霸道总裁鱼塘主的女主角了吧?可惜偏偏是男孩。”穆勒说话的时候眼神那是一个同情。
格策在一边哈哈大笑,拍了拍许尔勒的肩膀说来日方长。
许尔勒哭丧着脸。他知道格策这张娃娃脸在公司人气很高,很多母性泛滥的女孩每天的目光几乎要把格策射穿,便当零食更是来势汹汹,许尔勒因此也沾光大饱口福。哎,这看脸的世界。许尔勒边吃边哀叹。他有时候看看自己的脸,眼睛大鼻子高,笑起来有点羞涩,皮肤也很白。虽然不是绝世美男的长相,但也不会差到根本没有女孩子注意嘛。 可事实就是如此挫败,来到公司的第三个月,许尔勒没有与任何一位女性同事发展出哪怕一个指甲盖的友情。

可惜,比上述一切都还要不幸的是,第四个月,新来的总监大人来势汹汹,宛若天神降临,霸道蛮横地出现在许尔勒的眼前。其颜俊美,家室显赫,可以媲美任何一部狗血言情小说里邪魅狂狷的总裁大人。
“我叫马尔科.罗伊斯。”男人穿着价格不菲的衬衫,眼神冷峻迷人,这样自我介绍道。
许尔勒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然后,最最不幸的是,格策竟是有了通天的本事,居然一个星期内就勾搭上了总监大人,和总监大人成了推心置腹的好朋友,许尔勒只是顺带的。但久而久之,许尔勒和罗伊斯也熟络了起来,两人的交情极速升温,甚至会一起约着去逛街什么的,俨然亲哥们。怎么说,这该是三人都love love的美好故事,有个“大家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的美好结局……才对呀。
但是,许尔勒喜欢上了罗伊斯,这个关系就一定得被打破了。


(三)
许尔勒默默地感怀身世,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指已经在那张照片上点了个赞……
他关上手机,苦着脸背起包上学去了。
许尔勒在英国读研究生,其实没啥必要,但他就是想躲罗伊斯。实在是尴尬嘛,大大咧咧地表白被严词拒绝,再在一起工作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许尔勒虽然有点呆,但也不是没脑子,也知道尴尬和害羞。正好公司有到英国读研究生的培训项目,他就迅速报了名,浑浑噩噩地坐上了去英国的飞机。
他走的时候格策还长吁短叹,机场送别时更是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然后罗伊斯一把将格策搂进怀里,温言软语安慰着,眼神那叫一个体贴动人。
许尔勒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因为罗伊斯喜欢的……是格策啊。


“这个企划是不合格的,我没办法让这种企划出去见人。”罗伊斯皱着眉将一个文件夹摔在桌子上,语气不容置疑:“重做!”
他无视了格策的卖萌撒娇,走过去狠狠地敲了下圆脸家伙的脑袋:“好好做呀,别浪费你的创意和天赋了!”
格策撇撇嘴,但还是听话地回到座位上工作去了。
罗伊斯走出企划部回到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他坐下来,掏出手机,屏幕显示他有一条新消息。
他有些纳闷地点开,居然是许尔勒在ins上赞了他和格策的那张合照。
那张合照是他前几天和格策去海边度假照的,完全是闲着没事,没想到效果还不错。罗伊斯就把它放上了ins,仔细看还真有那么点恋人的氛围啊。
“所以那家伙是死心了吗?”罗伊斯自言自语。那也好,被许尔勒喜欢是件麻烦的事情,他可不想当个gay。就算他真的得当个gay,那对象也不可能是许尔勒这株狗尾巴草。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达到目的了。许尔勒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非常好,罗伊斯也觉得放下心来。
“罗伊斯总监,boss要您现在去下他办公室。”总裁办公室的秘书杜尔姆敲了敲门进来说道。这位小帅哥才刚到公司没多久,大概还有点羞涩,无论何时脸上都泛着奇妙的红晕。
“好。”罗伊斯站起来,把手机扔在了桌上。

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罗伊斯面无表情地敲了敲门,就直接拧开门把手进去了。偌大的办公室里总裁长身玉立,站在落地窗前思考人生,半长卷曲的黑发在阳光中显得挺有忧郁美的。
“有话直说!”罗伊斯语气不善。
“哎哟,马尔科你来了,”总裁转过头,那张充满异域风情的忧郁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真是淡薄啊!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和我见面了。”
“如果你找我来是为了和我见面的话,那我回去了,”罗伊斯立刻转身,“马茨.胡梅尔斯,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不见面的日期是一辈子。”
“为啥对我就那么绝情,”胡梅尔斯撇撇嘴,“好啦,我是有事跟你说。公司有个项目要谈,想派你先去那边的公司把把关。”
“我是创意总监,这种事你应该亲自上阵。”罗伊斯面无表情地瞪着胡梅尔斯。
胡梅尔斯吐了吐舌头:“好吧…我承认,我家阿花回来了!我得好好陪他啊不然他会把我的胡子拔光的!”
“我拒绝。”罗伊斯毫不犹豫。
“我们这么多年好友啊马尔科!”胡梅尔斯眼泪汪汪。
罗伊斯眯了眯眼看着胡梅尔斯。
胡梅尔斯立马就明白了。
“好啦好啦,你帮我去考察,贾斯汀比伯演唱会的门票就归你,反正我也不是很想要。”胡梅尔斯耸耸肩。
“成交。”罗伊斯走出门去。
正在工作的杜尔姆看见他出来,忙站起来打招呼。罗伊斯心情很好,朝着杜尔姆露出一个笑容。
“啊罗伊斯总监真的很帅啊!”杜尔姆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


(四)
许尔勒坐在酒吧的沙发上,觉得四肢的活动都很不顺畅。
他从没来过这种地方,被同学们带着迷迷糊糊地过来,觉得这种昏暗又喧闹的地方真是不适合自己。但又不好扫兴,只能僵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果汁小口小口地喝。
“嗨,一个人吗?”一个男人端着酒杯坐在了许尔勒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许尔勒的眼睛。
“诶……我有和同学来。”许尔勒睁大眼睛看着男人,那双蓝眼睛在昏暗的光芒下显得纯净无辜。
“同学?”男人露出一个笑容,许尔勒这才发现这是个相当俊美的男人,和罗伊斯……居然还有几分相似。
当然没罗伊斯好看就是。许尔勒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还是个学生啊?”男人凑近他,眼神却是似笑非笑,带着点危险的光芒。
许尔勒被他看得脊背发凉,只能呵呵傻笑两声,不着痕迹地离男人远了一点。
“我请你喝酒吧?”男人笑着叫来侍者,“长岛冰茶。”
很快一杯看起来很像红茶的液体就送到了许尔勒面前。许尔勒眨眨眼,刚想说出拒绝的话,那杯液体就以强硬的灌的方式送进了许尔勒的嘴里。
“不…”许尔勒还只发出一个单音节,就被男人强硬地扳过脑袋,混着还留在许尔勒嘴巴里的酒液,吻了上来。
许尔勒觉得脑子里一声炸雷……
他瞪大眼睛,感觉到那些酒液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
许尔勒悲哀地想,完蛋了。

罗伊斯面色不善地拖着行李箱,拿着房卡走进电梯。
他得承认,他很不爽。他不该为了一张贾斯汀演唱会的vip门票就出卖自己的良心,做自己根本不想做的事情,千里迢迢跑来英国。要命的是,他可是个英语废物啊!
从机场开始就一路不顺心,罗伊斯已经在心里把胡梅尔斯挫骨扬灰了。
他气冲冲地走进房间里。好歹胡梅尔斯在花钱上从不手软,房间宽敞明亮风景好。不然罗伊斯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先于赫韦德斯拔光胡梅尔斯的胡子。
罗伊斯刚在沙发上坐下,往口袋里一摸手机……
他真的要忍不住杀人了。

罗伊斯黑着脸走出门等电梯,他把手机给落在前台了。这程度哪里是诸事不顺,简直是处处跟他对着干。他原本就讨厌英国,现在讨厌英国的原因恐怕还得加上一个“让罗伊斯不走运”……
他突然想起来,好像许尔勒那家伙也在英国。
罗伊斯的脸色更不好了。他并不讨厌许尔勒,但向他表白这件事会让他讨厌。他不是个gay,对女孩子要求很高找不到女朋友不代表他就是gay,他要真是gay,那也得先是对格策下手,哪轮得到许尔勒……
虽然许尔勒也不是不可爱,甚至相反,许尔勒非常讨人喜欢。
但讨人喜欢和恋爱是两码事啊!
罗伊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明天去大学里看看许尔勒。
这时“叮”地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五)
许尔勒不能喝酒,滴酒就醉,这是他自己都很明白的。
所以他被男人灌酒的时候都含在嘴里不敢咽下去,谁知道男人这么无耻,居然直接吻了过来。许尔勒招架不住,就把酒吞了下去。
还是长岛冰茶,许尔勒几乎是刚吞下去就神志不清了。
他觉得意识模糊,什么都感受不到。男人和他接吻的触感也很模糊,但他觉得有些恶心,却没力气把紧靠着他的人推开。吻了一会儿后,男人扶起了已经失去意识的他,朝着门外走去。
刚上车,男人就急不可耐地捧着他的脸与他接吻,甚至开始解许尔勒的衣服。许尔勒分外惊恐,但他也手脚都软绵绵的,感觉像是进入了未知领域。他甚至看见了罗伊斯,对着他笑,怀里搂着格策。
许尔勒觉得委屈,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他就是喜欢罗伊斯嘛,这有什么错。他不受女孩子欢迎,没想到最后连男孩子也不愿意理他——好吧,罗伊斯不理他也很正常。但这算什么事,他在酒吧里被人搭讪,接吻,还被压在副驾驶座上……
许尔勒睁开眼睛,男人那张原本就和罗伊斯有几分相似的脸几乎要与罗伊斯重合了。
他含着眼泪,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fuck…”

作为一个对英语有着刻骨仇恨的德国青年,罗伊斯在这种时刻骂出来的居然是一句英语,可见这个场景是如何地……触及他的灵魂。
是啊,他刚才还在满脑子gay,现在就突然给他来个实况……罗伊斯很震惊,他要醉了……
电梯里显然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人被压在电梯的墙壁上,有点推拒的样子,但两人确乎是很热切地接吻。有一点细微的呻吟从两人之间漏出来,像是魔音撞击着罗伊斯的耳膜。
当然下一秒,罗伊斯更加要跪了。因为被压在墙上的那个男人用了点劲把身上的男人推开了,嘴里说着“no”,“no”。跌跌撞撞地想往外走,又被男人强硬地拉了回去。
那张脸,显然是属于许尔勒的没错。
罗伊斯觉得自己要当机了。不过他的身体还是先于大脑指挥,趁男人再度吻上许尔勒的嘴唇之前,迅速上前一把拉开难舍难分的两人,怀着莫名其妙的怒气给了男人一拳。
许尔勒喝醉了,罗伊斯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带着点迷离的香味。嗯,挺诱人的,罗伊斯想。
男人被那一拳打倒在地,他也觉得莫名其妙:“先生,我和我的恋人在电梯里接吻,你为什么要打我?”
罗伊斯的火气更大了,他听不懂!说你妈的英语!这么想着他看这英国男人的眼神都有了刻骨的仇恨,虽然他勉强听懂了男人混沌的句子里似乎夹杂着一个“lover”?
“I am his lover!”罗伊斯皱着眉,一字一句。
男人狐疑地看着罗伊斯,显然如果这是事实那么这一拳也无话可说,况且罗伊斯怒气冲冲的眼神让这句话看起来也很像这么回事。“好吧,”男人耸耸肩,又不知好歹地伸手摸了摸许尔勒的脸颊,“他很诱人,便宜你了。”
趁罗伊斯的第二拳下来之前,男人迅速走出了电梯。


TBC

评论(22)
热度(100)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给歪瓜点赞XDDD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