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god bless(下)




(六)
今天份的连载到此结束,穆勒有些意犹未尽。
他虽然是个神,但也只是个人间神,所以喜欢狗血言情的东西,也很正常。不过讲故事的人似乎真的很忙于学业,每天只能讲这么一点点,弄得穆勒心痒难耐。
“真是可怕啊,年轻人的爱情故事,”他耸耸肩,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相框。相框里有张照片,里头留着棕色头发的男人笑得阳光明媚,两颗松鼠牙很是惹眼。穆勒一见到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就瞬间温柔起来。他伸出手抚摸这相框里男人显得有点幼稚的脸,柔声道:“菲利普,你看我们多简单,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
穆勒和拉姆的故事,就是那种最普通不过的工作伙伴发展出感情。拉姆是他的部门主管,他是刚进公司的小职员。总之一番发展之后,穆勒成了拉姆的恋人,两个人住到了一起,准备过一段时间就结婚。可惜天不遂人愿的事情只多不少,拉姆在一次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穆勒伤心过度,吃了一大瓶安眠药,没死,却见到了神大人……对,就是真的神。神大人表示最近巴伐利亚州的州神辞职不干了,所以希望穆勒能接替他进行工作。主要任务就是帮巴伐利亚州的居民解决困难,一次收费10欧,违法犯罪除外。
穆勒开始是不想理他的,但神大人微微一笑,开出了巨额工资。穆勒一想,这些钱完全够拉姆在医院里维持生命,他有点心动。然后神大人又提出一个附加的福利,穆勒于是表示,立刻上岗,责无旁贷!
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州神。开始当他从医院里醒过来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个梦,结果手里突然多了个巨大的玻璃瓶子,瓶子外还贴了个便利贴:你的工作服务平台网址和用户名密码。
来自神大人,还画了个微笑……
回家后穆勒按那个地址输入,登录,果然出现了一个界面,有点像MSN,列表里一堆的未读信息,全是求他办事的。他看了眼那个前任州神的名字,居然是什么小兔兔神……穆勒很惊恐。
然后在莫名其妙里,他开始了自己的州神人生。找失物,陪旅游,送外卖,陪喝酒……穆勒觉得自己哪是州神,根本就是三陪小姐。
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不懈地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因为他要攒满这个玻璃瓶子。他是神,可它是人间的神,他成为神,不是因为他大无畏,而是他有愿望。
“就差这一步了!”他微笑,把相框放回到桌子上。

(七)
生日那天的失控之后,格策和罗伊斯的关系发生了变化。罗伊斯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笑得痞痞的,仍然夜夜带人回房间。——只是现在那个人变成了格策。
罗伊斯在这方面的需求不小,而且大部分时候都不分场合。有时候格策要赶着上学,罗伊斯也能毫无愧色地一把抱住已经穿戴整齐的格策,活像个老色鬼一样解他的衣服,直直地闯进他的身体里,害的格策只能呻吟着摸过手机发短信请假。又有的时候,格策才刚回家,这永远吃不饱的家伙就能把格策直接压在门上,咬咬他的耳朵,撒娇一般开始一场甜腻的性爱……
格策在生日后就和凯瑟琳提了分手,他很愧疚,他背叛了这个好女孩,但他无法舍弃罗伊斯,他觉得自己早就疯了。分手后他和罗伊斯过起了甜蜜又浪荡的生活,每天吃饭、聊天、玩游戏、做爱。罗伊斯对他永远都索求无度,可格策就是喜欢,他几乎要溺死在这来之不易的温柔里。
格策去美国的一个月前,罗伊斯带着他去了挪威。罗伊斯说,那里是通向北方之路,离最寒冷的北冰洋只有一步之遥。“那里就是被冻成冰棍的最后一步,可以最后享受一下当水的人生。”罗伊斯很严肃正经地说。
他们去的时候是旅游淡季,就连最有名的几个峡湾也只有一些人。天气却很好,阳光明媚的。罗伊斯带着他去看盖朗厄尔峡湾,站在高处俯瞰,满眼都是蓝。罗伊斯在身后搂住了格策,他把头靠在格策肩膀上,那一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我们结婚吧,”最后是格策轻轻地开口,“去美国之前,我们就去登记。”
罗伊斯沉默了很久。
最后格策感觉到肩膀处有细微的抖动,然后他听见罗伊斯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好。”

(八)
“我和他结婚了,他的父母并没有反对。”格策坐在穆勒对面,他手里端着一杯香草拿铁。穆勒为了凸显自己的成熟,要了杯黑咖啡,据说有点老男人的魅力什么的。
显然故事到这里就该结尾了,但很不幸,还有后续。“我们结婚之后,我就去美国读书了。开始的一个月还能联系上他,可后来他就消失了。电话不接,MSN和邮箱都不回。我飞回来找他,发现家里已经没有住人了,问他父母,叔叔阿姨只叫我不要再管他了,还一直和我道歉……”
格策低下头,他的声音有些无力:“其实我也不想别的什么,我从来就没指望过能和他有什么幸福人生。我就想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拜托你了,神大人。”
穆勒表示受宠若惊。
他猛地喝了一口咖啡,该死,他居然有点感动?穆勒吸了吸鼻子,他把一切怪罪于黑咖啡太苦。
“找人加听故事,一共二十欧!”穆勒扬起脸伸出手,格策连忙从钱包里摸出两张纸币递到穆勒手上,动作很是毕恭毕敬。穆勒当州神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待遇,让他一瞬间也有了“原来我真的是神啊”的认知。
他收下钱,眨了眨眼睛:“我可以找到他,不过,他要是不乐意你知道他在哪,我也有权保持沉默哦!资金不退还!”
格策迅速点点头,他那张圆脸虽然肉嘟嘟的,但却着实可爱,连穆勒看了都很喜欢。他很诚恳地说道:“你只要告诉我他好不好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没什么要求,谢谢神大人!”
“等我完成任务再谢吧,”穆勒站起身,有过格策身边时伸手拍了拍格策的脑袋,“你怎么就一口咬定他不喜欢你呢?从你说的故事里,他喜欢你,大概比你喜欢他还多上许多吧?”
“有些事情,等错过再后悔就来不及咯。”穆勒将那二十欧揣进口袋,走出了咖啡厅。

(九)
穆勒又来到了市立医院。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来看拉姆的。穆勒走进电梯,摁了最高楼层。最高楼只有两间病房,却配备了独立完善的检查设备和只在最高层进行工作的医生护士。穆勒走出电梯,面无表情地走到了一间病房门口,他面无表情,视线停留在了病房门口的患者病历上。
马尔科.罗伊斯,家族性ALS.
穆勒推开门。病房很大,他走了一会儿才看见罗伊斯。罗伊斯穿着白色的宽松病服,坐在轮椅上,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他感觉到有人来了,于是转过身。他看着穆勒,脸上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你是谁?”他有些吃力地开口问道。
“我叫托马斯.穆勒,是马里奥.格策先生委托我来找您的。”穆勒一脸公式化微笑。
罗伊斯的表情变了变,他转过身去,继续看窗外的风景,说的话却幽幽地传过来:“他出多少钱,我给双倍,不许告诉他我的现状。”
说话真是霸道,穆勒想。他吐了吐舌头,走到罗伊斯身边:“我不会背叛我的雇主,不过——”
穆勒眨眨眼,咧嘴一笑:“你喜欢他吗?”

罗伊斯沉默了一会儿,因为疾病的关系,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但即使如此也依然无损他长相的精致。
“好早吧,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我对他是一见钟情,”良久罗伊斯才低声道,他说话已经有些困难了,“不过我是有家族性ALS的人,根本活不了多久,喜欢他也只是拖累他而已。”
“可到最后也还是没忍住啊,虽然之前一直想当个花花公子……”穆勒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罗伊斯看了他一眼,又一脸淡漠地看向远处:“他倒是和你说的很全面,那个笨蛋。”
“不过我也不后悔,至少和他结婚了,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罗伊斯颤抖着抬起手,贴在窗玻璃上,“等我死了,我的遗产都会转移到他名下,我已经立好了遗嘱,父母给我的家族遗产,也都是他的。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保护他了,我能给他的,也只有这些了。”
穆勒面无表情,他暗暗地捏紧了拳头。
“好了,委托先生。你也找到了我,只是拜托你不要告诉马里奥我的行踪,我会给你委托费,就请你告诉他,我已经死了。”罗伊斯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不过在难以控制的脸部,这个笑容僵硬得像是小丑。
“我说……”穆勒松开了握紧的拳头,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他眨了眨眼说道,“神可以实现人的愿望。”
罗伊斯微微抬头,他不太明白穆勒在说什么。
“所以,你有什么愿望?”穆勒凑近罗伊斯,一张脸笑得满是褶子。罗伊斯愣了愣:”愿望?”。
“嗯,愿望,什么愿望都可以。”穆勒信誓旦旦。
“这样啊,”罗伊斯低下头,“我想,陪在他身边。”
“好!”穆勒拍了拍罗伊斯的肩膀,“交易成功!”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一张纸,写下一张契约:“你的愿望我来帮你实现,不过……”
他伸出手,声音明快:“十欧!”

(十)
格策后来收到了穆勒的一条短信,上面写道:他很好。
格策收起手机,他心里固然存有遗憾,不过知道罗伊斯没什么事,他还是放下心来,收拾好东西准备回美国。
连续请假太长时间他会被退学,这不是格策希望的。他想努力学习,他在物理学上的天赋也被教授所看重,一切都会过去,格策想。
但罗伊斯会一直留在他心里。他忘不了,更不想忘。
格策离开德国的那一天,德国队在巴西世界杯上捧杯。他在机场看见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那个天才球员的决定进球,播放着那个球员在赛后举着朋友的球衣,笑得阳光灿烂。
他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然后他站起身,走向了登机口。
上飞机后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旁边已经坐着一个男人了。男人挺奇怪的,他的腿上架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脸上盖着一本书,大概是在睡觉。有谁会刚上飞机就睡觉吗?格策耸耸肩,在一边坐了下来。
过了二十来分钟,飞机起飞,格策关了手机,靠在椅子上也有点想睡觉。他想起他和罗伊斯一起飞去挪威那次,那是他第一次坐飞机,他觉得不适,罗伊斯就伸手搂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觉。
其实也没有过去很久,却一下子让人有了此去经年之感。
“那个,打扰一下,”格策感觉到身边的男人碰了碰他的手臂,紧接着一台电脑就被递到他眼前,“我和我的恋人走失了,请问,你认识他吗?”
格策迷迷糊糊地看着电脑上的照片,突然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立刻扭头,就看见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眯着一双深邃却温柔的眼睛,笑得痞气十足。
格策眨了眨眼。他说不出话,喉咙像是被哽到一样,所以他只能凑上去搂住那个人的脖子,用力地吻住那个人的嘴唇。
“认识,马尔科.罗伊斯,我得告诉你,他很想你,他爱你。”最后格策放开罗伊斯,他眼角带着泪,轻轻地说道。
罗伊斯也温柔地看着格策:“哦,那你告诉他,我也爱他。”
电脑上,一张男孩的照片被设置成了桌面。男孩手里举着棉花糖,粉色的糖丝糊了男孩一脸,但男孩笑得很开心,圆圆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色彩。
“照片很蠢,快删掉。”最后格策皱着眉提醒道。

穆勒又去看了拉姆,小松鼠还在病床上沉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趋势。
穆勒坐在床边,表情有点愧疚。他绞着手指,声音有些抖:“抱歉啊,菲利普,你可能还要多睡一会儿了。”
拉姆毫无动静。
“我把实现愿望的机会给了上次那个爱情故事的主角,虽然有点可惜,不过也算是救人一命。”穆勒握住拉姆的手,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对着拉姆说道:“我想,我毕竟还是个神吧?虽然只是州神,但也没法对我的居民坐视不理……”
“我相信,如果是你在,你也会答应我这样做的对吧?”穆勒捧着拉姆的脸亲了亲,脸上挂着歉疚的笑容。
当时神大人要他成为州神,其中一个附加的福利就是,只要攒满那个玻璃罐的十欧纸钞,他就可以实现一个心愿。为了实现这个心愿,穆勒努力了3年。
“我还有很多3年嘛,反正……你也还会等我。”穆勒拿起空空如也的玻璃罐,一切都从头再来。虽然不会后悔,却还是有点惋惜。
他是神,虽然只是最低等的人间神,管辖着小小的巴伐利亚,被人类使唤,受尽折磨,但他也是神,为了心愿奔波着,充满同情心而又善良的神。
“你会等我的吧?”穆勒盯着拉姆的脸,小心翼翼地问道,明知道不会有回答。

“嗯。”


Fin


写完了,没什么想说的,这已经是我写过的最好的结局了。
大家冰桶挑战乐一乐也别忘记ALS患者。
=^_^=

评论(13)
热度(84)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暖暖暖!我也好希望有一个托马斯一样的人间神啊……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