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god bless(上)

cp:罗伊策 穆拉




人的一生,相遇都是机缘巧合,却也有好有坏。

(一)
格策遇见罗伊斯那一年,他得拼命回想,才能记起来那是个夏天。蝉鸣和阳光充斥了他的整个暑假,在巴伐利亚州的乡村,一切都是美好的。
罗伊斯是个突如其来的访客。那一天格策刚从外面疯闹回来,就看见奶奶手里牵着个有些瘦弱的男孩,笑眯眯地介绍给格策。男孩一头金发,穿着雪白的衬衫,五官精致,但看起来有些孱弱,脸色苍白得过分。他睁着一双有些柔弱的大眼睛看着格策,一眨一眨的。格策的第一反应就是,哇,真漂亮啊。
他很快就发挥了乡村小孩热情好客的本质,与这个男孩,马尔科.罗伊斯,快乐地交谈起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格策在叽里呱啦罗伊斯一言不发,但格策看得出来,这个城里来的小男孩并不讨厌他。
后来两个人熟络了,格策就带着罗伊斯出去玩。有个城里来的小伙伴在一群熊孩子中是件可以炫耀的事情,小格策当然也觉得分外自豪。他牵着罗伊斯的手,扬起脸,像是娶了压寨夫人的强盗,罗伊斯也很配合地娇羞地跟在他身边,用格策的话来讲,那就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
可惜青梅竹马到暑假结束也就结束了。罗伊斯被一辆看起来就贵的要死的豪车接走了。临走前罗伊斯提着他的小行李箱,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双眼噙泪地抱着格策的脸颊亲了亲。格策感觉到柔软的双唇贴在他的脸颊上,像是棉花糖,很甜的感觉。他真想用嘴巴尝一尝,可罗伊斯亲完就飞快地跑上车,最后只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再见”,没给格策一个耍流氓的机会。
之后罗伊斯就再也没来过这个村子里。
后来格策的奶奶去世了,格策被一户人家收养,就是罗伊斯家。格策的奶奶曾经给他们家做过佣人,罗伊斯的父母都很尊敬奶奶。所以当格策被带上一辆黑色的轿车时,他看见坐在前面的女人转过头来,温柔地笑着,对他说道:“不用担心,马里奥,我们会把你当亲生儿子对待的。”
这一年,格策15岁。

(二)
托马斯.穆勒坐在电脑前,他正看着电脑上的那些字发愣。
对方给他讲了个故事,像是有点狗血的言情青春恋爱故事的开头,有钱的男主角,灰姑娘一般的女主角,只不过女的换成了男的。
他花了几分钟消化了这个故事的开头,输入了几行字上去:“你是要我听你讲故事吗?这也是要收费的。”
点击发送之后,对方迟迟没有回应。穆勒还在想是不是自己的言辞有些太过商业,打碎了人家一颗文艺心。刚试图补救,那个人的回复就过来了。
“我知道,讲完故事,我也有委托,不过放心,我会付双倍的钱。”
穆勒在电脑前瞬间乐呵起来。
他的职业,说起来也算是个神,人间神。他有求必应,从送货上门到驱魔除鬼,十八般武艺,他几乎样样精通。当然除了违法犯罪。作为一个有单位编制的神,他的服务当然也是要收费的,只是不贵,10欧一次,无论什么事情。
“好,你继续说。”好生意上门自然要抓住机会,穆勒赶紧回复道。不过显然那边的人不是个打字能手,这一次回复花了更久的时间。
穆勒撑着脑袋看着电脑屏幕,过了一会儿,他的视线移到了桌子上的玻璃瓶子。瓶子里装了很多10欧的钞票,满满的,只差一点就可以填满所有的空隙。
穆勒咧嘴笑了笑。“还差一点哟。”他轻轻地说。

(三)
格策第二次见到罗伊斯,他几乎要认不出来。原本罗伊斯就比他大上3岁,小时候因为瘦弱所以显得年幼,现在长高了,原本的羸弱之气也荡然无存。他梳着张狂的金发,一张脸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真好看,格策想,他从来都没见过比罗伊斯更好看的人。
罗伊斯坐在沙发上,他只是淡淡地扫了格策一眼,象征性地点了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
格策开始期望的故友重逢瞬间破碎成了梦。
他的房间被安排在二楼,就在罗伊斯房间的旁边。罗伊斯的父母是几乎不回家的,所以实际上家里除了保姆就只有格策和罗伊斯两个人。
罗伊斯在学音乐,而且是学钢琴,这倒是出乎格策的预料。最开始他看见罗伊斯那张狂的发型和有些痞气的长相,一直认为他大概是什么摇滚乐队的主唱。结果,当罗伊斯在晚饭后弹奏起钢琴的时候,入眼就是黑西装的少年闭着眼睛全情投入。那画面真美,格策呆呆的,然后他摔碎了一个碗。
琴声戛然而止,罗伊斯抬起头来,看向格策的表情有些淡淡的厌恶。
后来格策知道,能在晚饭后听到罗伊斯弹琴,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罗伊斯比他的父母还不着家,他要上课,有演奏会,还要去酒吧,然后带女人回家。
格策只是个乡下来的小孩,他一点也不理解罗伊斯的人生。有一天他早上起来,迷迷糊糊地去卫生间,就看见罗伊斯抱着一个女孩子抵在墙上亲吻,女孩子全身赤裸,抱着罗伊斯的脖子放荡地呻吟。
他当时就吓醒了,慌慌张张地跑回到房间里,心跳得厉害。
这一天他和罗伊斯都休息,但他总觉得有点撞破别人秘密的尴尬——好吧虽然罗伊斯倒是没把这当成秘密。格策一直在努力回忆罗伊斯当时有没有看见他,大概是……没有吧?
他没敢下去吃早饭,正窝在床上当缩头乌龟,罗伊斯来敲他的门了。
格策苦着脸打开门,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精神,还没等罗伊斯说话他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就差跪地认错。他伸着四根手指,信誓旦旦地表示绝对把这个秘密闷死在肚子里,打死都不会吐一个字。
罗伊斯看他一个人表情丰富地发誓来发誓去,嘴角竟然露出一个微笑。
他摸了摸格策的头发,停止了后者的絮絮叨叨。“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他笑着,“我来是想问你,难得休息,一起出去玩吗?”
格策到这里来快一个月,这是第一次和罗伊斯出去玩。他想起10年前那个暑假,他牵着罗伊斯的手在田野间乱跑。罗伊斯身体差,不能游泳,他就陪着罗伊斯坐在湖畔,晃着腿,看着飞过的小鸟都能和“咯咯”地笑上半天。
罗伊斯带着他去逛街,在大城市的购物商城里,给他买了一堆价格不菲的衣服,多到格策觉得穿不完了,罗伊斯才意犹未尽地收起了信用卡,叫司机过来把衣服送回了家。
最后穿在格策身上的是一件米黄色的宽松毛衣,衬得他的皮肤很白脸很圆。罗伊斯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伸手捏了捏格策肉嘟嘟的脸。
罗伊斯的手指接触到格策脸颊的一瞬间,格策突然回忆起了那个柔柔的亲吻,他的脸有些红。然后他又想起早上罗伊斯抱着那个女孩亲吻的样子,两个画面交织在一起,他有些不适地低下头。

(四)
“今天我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了,我得去上课。” 穆勒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字,撇了撇嘴。
好吧他得承认,听这个故事,确实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他做巴伐利亚州的州神说起来也有快3年了,他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故事。不过嘛,言情故事谁都喜欢听,穆勒也不例外。
因为人间的神,之所以成为神,也是因为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啊。
穆勒看了眼桌上的日历,他站起身,关上了电脑,套了件衣服就出门去了。
他来到了市立医院的一间病房,那里躺着一个人。那个人戴着氧气罩,全身的机能都靠外力来维持,沉睡着,却没有死。
那个人是菲利普.拉姆,托马斯.穆勒的恋人。拉姆在一次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到已经沉睡了3年之久。
3年里,穆勒每隔一天就会来医院看一看拉姆,和他说说话。穆勒向来是话唠,在拉姆还不是植物人的时候,他就总是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而拉姆总是微笑着听。现在拉姆一句话也不说,穆勒也仍然像以前一样,聒噪着,他觉得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
“菲利普,今天我又接到了生意呢,”穆勒坐在病床前,握着拉姆的手,嘴角带笑,“我就是个听故事的人,像看小说一样,就能挣两份钱诶……超狗血的故事,不过呀……”
“不过呀,爱上一个人已经很难了,那个故事的结尾,我也不希望是个坏的结局啊,”穆勒抬起手摸着拉姆的脸,“这可是我的最后一份委托,还差一点,你就可以回到我的身边了。”
“再多睡一会儿吧,”穆勒站起身在拉姆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虽然我想你真的想疯了。”

(五)
那之后格策和罗伊斯度过了相安无事的三年。罗伊斯照旧会找女人回家,但他不太愿意出门了。有时候格策看见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腿,呆呆地看着窗外,只留下一个好看的侧脸,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着。
一年前,罗伊斯放弃了钢琴。
也就是在那一年,格策跟罗伊斯的父母商量,决定出国留学。然后他开始抓紧时间用功学习,他想申请美国的学校,因此社会实践活动让他变得更加忙碌起来。他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机会见到罗伊斯了,他只能在入睡时,听见罗伊斯和女孩的调笑声传来,然后卧室门被迅速关上。
他和罗伊斯,从来没有靠近过,也没有远离过。明明住在仅隔着一堵墙的两个地方,却像有着一个世界的距离一般。
格策交女朋友,是在他18岁生日的前两个月。那个女孩叫凯瑟琳,和他一样也准备出国留学。凯瑟琳长得很漂亮,身材也相当地性感,在学校里是女神一样的人物。是她向格策先告白的,格策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不接受的理由。所以他们在一起了,顺理成章。
凯瑟琳是个好女朋友,温柔体贴,带出去也相当有面子。格策觉得自己牵着凯瑟琳的手逛街的感觉,就像最早他牵着罗伊斯的手在田野里乱晃一样。真糟糕,他总是不可避免地想起罗伊斯,不管什么时候。
交往一个月的时候,格策和凯瑟琳去了夜店,在那里碰见了罗伊斯。那时候格策正抱着凯瑟琳和她热切地亲吻,等分开的时候,他才注意到一个视线一直紧紧地盯着他,在拥挤的人群里,他顺着视线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了罗伊斯。
罗伊斯真是耀眼,哪怕穿着最普通的T恤,他也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
然后为他心跳。
那时候的罗伊斯,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睁着一双有些淡漠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羸弱。他面无表情,并没有对格策说一句话,就带着身边的女孩子先行离开了。
那天格策没有回家,他喝了点酒,跟着凯瑟琳去了酒店。一切都发生得水到渠成,他们接吻,然后做爱。格策迷迷糊糊地想,大概罗伊斯也在做着和自己相同的事情吧,和那个女孩子,在床上翻滚,调笑着接吻。可明天罗伊斯的床上又会换上另一个人。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格策才觉得自己和罗伊斯的距离稍微近了那么一点。他和罗伊斯生活了3年,唯一美好的回忆就是那一次罗伊斯带他去逛街。他们吃了很多好吃的,罗伊斯还带他去打电玩,去游乐场。他还记得自己买棉花糖吃结果糊了一脸的样子,被罗伊斯照了下来,罗伊斯还扬言说要做手机桌面。
可是罗伊斯到现在已经换了七八个手机了,那张照片大概也早就被删除得干干净净了吧?
那之后的一个月,罗伊斯没跟格策讲过话,但他也没再带女人回家。有几次格策晚点回家,就看见罗伊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盯着窗外。他和原先不一样了,原先是笑起来那么嚣张的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迷醉。现在连眼底的那一点戾气都不存在了,他甚至不笑。
然后他看见格策回来,就会慢腾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仍不说话,往餐厅里走,和格策一起吃饭。
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格策生日那天。那一天格策在家里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请了一些同学来。罗伊斯很难得地参加了。他沉默寡言,眼神也很冷淡,但仍有不少女孩子向格策打听罗伊斯,甚至有几个胆子大的直接去向罗伊斯搭讪。
“抱歉,”格策听见罗伊斯冷冷淡淡的声音,“我有女朋友。”
格策愣了愣,紧接着就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席卷了他。他觉得心里闷得厉害。
不管罗伊斯在外面玩的多么疯,他从来没交过女朋友,格策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很感激这样的现状。他无法想象,更无法接受罗伊斯爱上别人的情境,因为罗伊斯……也并不爱他。
他之所以不难受于罗伊斯的放纵,因为罗伊斯并不爱那些和他上床的人。这样格策就能安慰自己,罗伊斯并不是不爱你,他是不爱所有人。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罗伊斯的呢?格策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只记得,有一次晚上起来看见罗伊斯和一个人在楼梯上做爱,罗伊斯把那个人压在扶手上,凶狠地在他身后进出。那个人满脸都是泪水,但喉咙间却不断地发出快感连连的呻吟。
那是个男人。
格策躲在门后面,像个偷窥狂一样窥视着楼梯上的人的一举一动。他看见罗伊斯用力抱住身前的那个人,两个人近乎狂躁地做爱。格策缩在门背后,他的耳朵里充斥着那些充满情欲的呻吟。他双腿颤抖着,手指不自觉地握住那已经勃起的部分。
他觉得羞耻,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为了罗伊斯而勃起。而那一刻他沉溺于快感之中,他滑坐在地上,闭着眼睛,浑身都在颤抖。
他想和罗伊斯做爱,这个事实让他羞耻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这一天,格策喝了酒,但没有到不清醒的地步。送走了同学之后,他脚步缓慢却坚定地上楼,走进了罗伊斯的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
格策想,他喝醉了,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他的演技拙劣,抱住罗伊斯的那一刻就几乎耗光了他全部的勇气。他浑身发抖,嘴唇毫无目的地在罗伊斯的脸颊上乱亲,罗伊斯却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格策觉得慌乱,但他并没有松开抱紧罗伊斯的手。
罗伊斯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喝醉了?我带你去洗澡。”
语气真温柔,格策想,这么多年来他很少对自己温柔。可格策很清楚,他不需要这种温柔。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吻住了罗伊斯的嘴唇,就像他小时候想做但一直没做到的那样。他伸出手,颤抖着解罗伊斯的衬衫扣子,甚至干脆跨坐到了罗伊斯身上,与罗伊斯的身体贴得更近。
“马里奥,”格策能感觉到罗伊斯凑到了他耳边,声音低低的,“你不该这样做,你会后悔的。”
不会后悔的,格策在心里说。他已经解开了罗伊斯的衬衫扣子,手掌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罗伊斯的身体有了反应。
紧接着罗伊斯一把抱起他,他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扔在了床上,罗伊斯欺身而上,那双眼睛盯着格策,像捕获了猎物的狮子。
他们在那张床上做爱,罗伊斯一次又一次地贯穿他,格策几乎要被死在这疯了一般的性爱里。罗伊斯不知饕足地索求着他,一遍又一遍,直到格策几乎脱力,全身上下仿佛只有相连的那一处还存有知觉。
他太累了,但却很幸福。最后他微笑着搂住罗伊斯的脖子,与他接吻。像是情侣间才有的温存一样,他听见罗伊斯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马里奥,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想这样做已经多久了。”
你也永远不会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格策想。他闭上眼睛,疲惫地睡着了。

TBC

评论(6)
热度(66)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