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rrrrrin

【姥拉】心之标语牌



cp:默特萨克x拉姆

标题取自AKB48 37th单曲,看完之后觉得构思很有意思。人总是不会把自己内心的想法暴露出来,所以喜欢就变成了琢磨不清的事情。但如果有个牌子能把内心的想法显示出来,喜欢会变得简单许多吧。
甜(。
短(。
蠢(。
流水账。互相喜欢的两个笨蛋。




默特萨克觉得很恐惧。
这个恐惧既不是因为他某一天早晨起来发现自己的身高多了两厘米,也不是因为某唱片公司和他商量着制作专辑出道,而是,他发现每个人的身后都多了块牌子。
还写着足以让他看清的大字。
他第一次看见这块牌子,是世界杯的时候,他在更衣室里问波尔蒂,晚上一起聚餐吗?
波尔蒂笑眯眯地回答,当然去啦。然后他身后就突然幽幽地伸出一个木头牌子,上面写着“哎,好想和小猪猪去约会”……
啥?默特萨克眨了眨眼。木牌的文字内容暂且不论,可这木牌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他拍了拍卢卡斯的肩膀,笑眯眯道:”嘿你身后有个木牌子,还写了字。”
”啥木牌?”卢卡斯有些疑惑。他扭过头去瞄了好几眼,还伸出手在背后四处摸索了一把,当然除了一手的汗,他什么都没有摸到。
卢卡斯眯眯眼看了会儿笑得呆呆傻傻的默特萨克,他决定把这胡言乱语归类为是默特萨克的精神病发作。找到理由后卢卡斯的眼神也不由地有些同情起来,他拍了拍默特萨克的肩膀:“我在英国认识一个很有名的精神病医生,哪天帮你预约一下。”
你才有病,默特萨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也觉得自己可能是产生了幻觉,因为太高所以供血不足什么的,或者是天天被猪波二人秀恩爱导致精神错乱……之类的。总之默特萨克并没把那块小木牌当回事。
等他从更衣室里出来,在走廊上碰见了正在低头看手机的穆勒。他过去打了个招呼,仗着身高优势瞥到了屏幕上的内容——穆勒在刷facebook,有不少热情的女球迷发着自己的照片艾特他要他加油,然后穆勒一一浏览着,时不时还赞叹一句“这个身材好”。
默特萨克跟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道:“你喜欢哪种类型的?”
穆勒抬起头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其实我喜欢瘦一点的,好看。”
这个时候默特萨克看见穆勒的肩膀上幽幽地冒出一个小木牌,正对着他,上面清楚地写着“虽然曼努那胖子我也喜欢”……
默特萨克震惊了,连穆勒走时跟他说了句拜拜他也没有回应。
天地良心,如果说卢卡斯的小木牌可能还有点常年受到荼毒的妄想,那穆勒的小木牌千真万确就不该是他的幻觉啊!他拿智商发誓,他从不关心队内cp,什么穆拉,什么诺穆,什么木耳,什么脸鱼,什么猪波,什么罗伊策,他统统不知道,更没上网看过姑娘们写的同人文……
他只知道1617,只知道旱地拔葱,只知道默特萨克和拉姆。
他喜欢拉姆,这是个秘密,没有公开。
在默特萨克为国家队效力的这么多年里,他把大半时间都用来喜欢拉姆了。一见钟情,然后是细水长流的暗恋,直到拉姆结婚,这段感情也依然没有停止。他很喜欢拉姆,最开始当然只是庸俗地被那张过分可爱的脸和娇小的身材吸引,28cm的身高差也意外地有感觉。后来时间越来越久,默特萨克越来越感觉到这个170cm的是多么地聪明多么地睿智多么地有耐心多么地可爱……好吧,这就是默特萨克所能掌握的全部的形容词了。
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掌握了看到人内心真实想法的能力后,他欣喜若狂。有哪个苦恋多年的人不想知道被暗恋的那个人在想什么吗?反正默特萨克很想。于是他乐呵呵地跑去找拉姆,一见到拉姆劈头就是一句:“菲利普,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拉姆正在休息室里看比赛录像,他头也不回,懒懒地回答道:“挺好的,就是有点蠢。”
没有出现标语牌。
居然是他的真实想法!他居然真的觉得我蠢!默特萨克欲哭无泪。他撇着嘴看着拉姆的侧脸,看见那双长着翘长睫毛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盯着屏幕。默特萨克很没出息地在心里又心猿意马了一回。
“晚上的聚餐你会去吗?”默特萨克随口问。“会去,不过会晚一点,你们先吃不用等我。”拉姆低下头在纸上画来画去,默特萨克看出来那是球场的布局图。
然后,他看见拉姆的肩膀上突然伸出一个木牌,在昏暗的休息室里居然自带灯光效果,方便默特萨克把上面的字看得一清二楚……
还真是智能啊!
默特萨克撇撇嘴,盯着灯牌看了一会儿,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这些熊孩子肯定不会给我留松子可我得看比赛录像啊心疼我自己。”
这是拉姆内心的想法。
默特萨克勉强憋住笑不让自己脸上的褶子太向米洛靠近,他咳了两声,尽量正经地问道:“需要我帮你留松子吗?听说今天那家店做的松子饼干特别好吃……”
拉姆猛地回过头来,皱着眉瞪着默特萨克。
他咬牙切齿:“不用,我不喜欢吃松子!”
——松子饼干!不行啊说自己喜欢吃松子太像小孩子了,我要树立威信啊!
看着灯牌上的字,默特萨克差点没笑昏过去。
逗松鼠真是其乐无穷啊!这家伙自从成了队长就天真可爱一去不复返,变成一丝不苟的严肃老大哥。要不是突然获得了这种能力,默特萨克根本不知道他家队长内心里居然是这么个百转千回的……傲娇啊。
“是吗?有蔓越莓松子饼干诶,你知道多好吃吗?吃松子又不会变矮啦……”默特萨克笑呵呵地开始逗傲娇松鼠,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在深度作死,更没意识到拉姆拿起遥控器摁了下暂停,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佩尔,”拉姆笑眯眯,“明天更衣室,休息室,走廊,都归你打扫。”
默特萨克立刻收起笑容:“明明有清洁人员!”
拉姆仍然笑眯眯:“这是队长的命令。”
默特萨克哭丧着脸:“菲利普你这是滥用职权,我要举报你。”
“教练说了,我有处置你们的权利,”拉姆得意地眨了眨眼,“你们这群熊孩子都归我管。”
“这样的话我决定打电话给米洛了,”默特萨克此时分外机智,“米洛米洛,菲利普说你是熊孩子!你猜米洛会怎么回复我?”
“他会一本正经地说‘对呀在敬爱的队长面前我确实是熊孩子’。”拉姆笑着,看起来像个还没长大的学生。默特萨克看着他笑,虽然蠢但还很英俊的脸也忍不住挂上笑容。
“真好,菲利普,”他轻轻地说,走近拉姆把他从沙发上整个扛起来,像抱了个孩子,“天知道我有多久没看见你笑得这么开心了,国家队的赛事太少,和你相处的时间永远都不够。”
拉姆被抱起来时有些惊慌失措,他拍了默特萨克两巴掌,那人没动。他撇了撇嘴,觉得这怀抱倒也舒适安全,就索性整个靠在默特萨克身上,默默地听他讲话。
“我现在当了队长诶,也不是原来那个小孩子了,”默特萨克说完后拉姆靠在他怀里闷闷地说,“每天都要面对媒体,我不能笑得太多。”
“你就像个糟老头!”默特萨克叹了口气,更用力地把拉姆往怀里压,他得想个办法用卢卡斯威胁下巴斯蒂安,让这家伙好好地给拉姆做牛做马去!
“糟老头就糟老头吧,克劳迪娅也说,”拉姆似乎笑了笑,“反正这次比赛完了就退出国家队,以后你也没有糟老头队长了。”
“退队?”默特萨克震惊地重复了一边,他试图扭过头,但这样的姿势只能让他看见拉姆肩膀的棕色头发。
“是啊,我也快31了,不年轻了,”拉姆伸手捏了捏默特萨克后颈的皮肤,真白,拉姆想。默特萨克整个人都白,拉姆老觉得他白的几乎要反光了。
“而且,也了无牵挂了。”拉姆轻声道。
靠在他肩头的默特萨克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此时从另一边的肩膀上伸出一个灯牌,写着字,在黑暗里闪着霓虹的光芒。

晚上的聚餐最终圆满结束。拉姆迟到了半个小时,还是吃到了默特萨克留下来的一大盘蔓越莓松子饼干和松子杏仁酥。号称不喜欢吃松子的他大快朵颐,一边还带着感激的眼神看了眼默特萨克。
大家都喝了点酒,回酒店是分批打车。默特萨克和拉姆一道,结果这家伙喝醉了,打死不肯坐出租车,非要夜里行走在巴西的街道上。
默特萨克只好也陪他疯。
巴西的晚上人也不少,但一个喝醉了酒走的晃晃悠悠的小疯子还是没能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默特萨克跟在他后面,他觉得自己就像只长颈鹿跟在一只小松鼠后面,那场景,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你想过夺冠吗?”等终于走过了主街区绕进了巷子里,默特萨克对着拉姆大吼。他承认他听见拉姆说要退出国家队的时候有震惊,也有伤心,这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心情。能和拉姆一起踢球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他一点也不希望从现在起就进入倒计时情境。
“这一次我就是冲着冠军来的。”拉姆抬起手,轻描淡写,却字字重于泰山。
默特萨克看着他,他没有在说谎。
“我也没什么不舍得的东西,一切,如果夺冠了就结束了。”拉姆转过身,清亮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着冷冷清清的光芒,却相当漂亮。他永远都是这样,连不说话无表情也很可爱,虽然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嫌疑,但默特萨克就是喜欢他。
有什么办法?
然后他笑了笑,又看见一个灯牌从拉姆背后怯怯地探了出来。
“可我会舍不得你,佩尔。”
默特萨克愣住了,他忍不住眨了好几下眼睛,生怕是自己看错了。
“你会舍不得我吗?”他试探性地开口,向来都挂着笑的脸居然有些严肃。
“不会,”拉姆很干脆,“你会有更好的未来,没什么舍不得的。”
——我当然会舍不得你啊,我不在可别犯傻了。
“你不在我会犯傻。”默特萨克走近了几步,他觉得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
“等我走了你也是前辈,可别犯傻被后辈嘲笑啊,”拉姆撇撇嘴,“国家队还要你来照顾呢。”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可别惹是生非啊!
默特萨克更加走近拉姆,他的眼眶红红的,语气也有些哽咽:“好歹我们也过了10年,你怎么还把我当小孩子,我只比你小一岁。”
拉姆眯眯眼笑了笑,他因醉酒而显得水气朦胧的眼睛勉强抬起来看着已经站在他面前的默特萨克,然后挠了挠头发,问道:“奇怪,佩尔,今天你是不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呀?好神奇……”
“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子啊,你们所有人在我眼里都是需要照顾的小孩子。”拉姆接着说。他费力地抬起手臂摸了摸默特萨克的头发,又自以为帅气地几下揉乱。此时他的肩膀上又突然跳出一个缀着霓虹灯的标语牌,默特萨克吓了一跳,他后退了几步,为了看清上头的字。
他看清楚了。然后他一把搂过有些不省人事的拉姆,低头吻住了拉姆的唇。
“我也喜欢你。”默特萨克又一次把拉姆搂进怀里,28cm的身高差让拉姆只能窝在默特萨克的胸前,他也因此听见了那有如擂鼓的心跳的声音。
默特萨克觉得自己真幸运,居然拥有这样的能力。
那个被霓虹灯照亮的灯牌上,写着让默特萨克一辈子忘不了的内容。
“可我喜欢你呀,佩尔。”

2014年巴西世界杯,德国捧杯。那之后,队长拉姆退出国家队。
其实要说起拉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默特萨克的,他大概会说,就这么喜欢上了呗。明明长了张英俊脸却喜欢犯傻,把自己抱入怀里的时候又那么坚定,让拉姆觉得那就是整个世界。
“幸好,我走之前能和你一起捧杯。”拉姆被默特萨克抱进怀里时这样说道,默特萨克只是用力地抱住了他,一言不发。
然后他把拉姆整个抱了起来。“旱地拔葱,”默特萨克看着拉姆笑,“网上的姑娘们都这么说。”
“你才是葱!”170队长瞪了默特萨克一眼,但满脸都是笑意。
“我爱你,”长颈鹿也笑得满脸褶子,“这比出唱片让人开心多了,更重要的是,我还有你。”
“我爱你,菲利普.拉姆,真幸运,我和你一起度过了十年。”默特萨克紧紧地搂住拉姆,拉姆恍惚间想起很多年前,当默特萨克还是美少年的样子,他也是这样把自己抱进怀里,紧紧的,像怀抱整个世界。
他觉得鼻酸,只能更用力地抱住默特萨克,把眼泪擦在他的衣服上。
“我也爱你,”最后他轻轻地说,“幸好我和你,度过了十年。”
这时一个标语牌从拉姆的背后伸了出来,五颜六色的灯光,正好立在默特萨克眼前。
——但其实我想和你过的更久。

“好。”
默特萨克轻轻地说。


Fin

评论(12)
热度(81)
  1. AMenYukirrrrrin 转载了此文字
    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向我打开……河北男模队群p大法好……【跪

Yukirrrrrin

ˊ_>ˋ

© Yukirrrrrin | Powered by LOFTER